笔趣阁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难平众怒
    白卿言刚到董氏的寝宫,便听到里面是婶婶们欢快爽朗的笑声,白卿言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听到外面太监唱报说白卿言到了,五夫人齐氏转过头来,瞧向白卿言,笑着同她招手:“阿宝你快来看!这两个小家伙儿在这儿吃手呢,谁都不理吃的特别专心,快来看啊!”

    白卿言穿过垂帷、珠帘,绕过屏风,瞧见婶婶们和小八,还有望哥都坐在底下铺着一层象牙席,上面铺着毯子的软垫上。

    两个穿着四婶亲手做的百家衣的小婴儿被围在中间,背对着背吃手,果真是吃的十分认真的模样。

    周围立了一圈的宫婢和嬷嬷,还有四个孩子的乳娘,都笑得合不拢嘴。

    董氏用手中的金玲逗着两个孩子,低声哄着两个孩子说:“喜乐、康乐,阿奶都摇了半天铃铛了,你们俩也瞧一瞧阿奶啊!”

    可两个孩子只顾着吃手,谁也不理,逗的婶婶她们又是一阵大笑。

    小八倒是噘起了嘴:“小外甥小外甥女不好玩儿,都不和小八玩儿!”

    “喜乐和康乐还小,还不能和小八玩儿呢,等再过一年或者一年多……喜乐和康乐会走路了,肯定会追着小八玩儿的!”二夫人刘氏笑着摸了摸怀里只顾着啃点心的笑望哥儿的脑袋,“不过还好,现在有望哥儿陪着小八玩儿啊!”

    小八看着吃的满嘴点心渣子的小望哥儿,正要伸手去摸小康乐,小八连忙爬过去拍开小望哥儿的手,有些嫌弃自己的小外甥有口水,做出一副大人的模样,板着脸教训仰头望着她的小望哥儿:“望哥儿,可不能碰弟弟妹妹哦,弟弟妹妹还小,你手上有口水……”

    “呀!我们小八都知道护着年纪小的小外甥和小外甥女了!”三夫人李氏用帕子捂着嘴直笑。

    白婉卿一脸认真道:“康乐和喜乐是长姐早产生下的,要用心保护,嬷嬷都同我说过的!”

    刘氏笑出声,从嬷嬷手中接过热帕子给小望哥儿擦手:“我们小八已经有小大人的样子了!不愧是望哥儿和康乐喜乐的小八姨。”

    白卿言见状,眉目间全都是笑意,倒是想起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人小时候,他们年纪小不懂事时也是这般……年纪大的欺负年纪小的,嫌弃年纪小的,可是……自家的弟弟妹妹自己怎么欺负都成,出去之后却不允许别人欺负嫌弃,别人要是欺负嫌弃了弟弟妹妹们,他们可是要揍人的!

    佟嬷嬷笑着上前伺候白卿言脱了鞋子,扶着她挨着董氏坐了下来,她抬手摸了摸坐在五夫人齐氏身边小八的小脑袋,又捏了捏望哥儿的小脸,回头瞧见康乐和喜乐两个孩子吃手吃的正香眼底笑意更浓了些。

    这些日子多亏了黄太医和母亲还有各位婶婶,嬷嬷们的辛苦照料,女儿康乐的身子一天一天的好起来,虽然还比不上哥哥喜乐,但好歹吃奶不吐,也不像之前懒懒的不愿意动动手脚。

    白卿言瞧着喜乐和康乐的模样,想着回去给萧容衍去一封信,将这画面画下来给萧容衍也瞧瞧。

    “小八,今日晨起长姐让你写的大字都写完了吗?”白卿言笑着问妹妹。

    白卿言给小八布置的任务并不多,都是笔画极为简单的字,写上五张便好。

    “都写完啦!”白婉卿冲白卿言露出大大的笑脸,“还多些了两张呢!”

    白婉卿身边伺候的嬷嬷听到这话,也笑着道:“是呢,八姑娘今天多写了两张,说是下次陛下检查她课业的时候,她便能写的更好了!”

    “哟……这性子,怕不是跟了阿宝了吧!”二夫人刘氏忍不住笑开来,“我记得阿宝小时候也是这样的,你让她做三分,她能做到六分七分,我们小八长大后又是一个小阿宝!”

    秦嬷嬷用小银盏端了一碗酪浆送到白卿言手边:“大姑娘用一些吧!”

    白卿言笑着接过银盏,摸了摸白婉卿的小脑袋笑着说:“我们小八长大后,一定比长姐更厉害!”

    白婉卿听到这话,一双黑亮的眼睛亮晶晶的望着白卿言,用力点头,暗暗下定决心明天要多写三张!

    “听说宗族又有人闹事了?还闹出了人命?”董氏转头看向白卿言。

    “这事儿我也有所耳闻,这宗族太不像话了,若是不严惩恐难平众怒!”五夫人齐氏听说这件事儿的时候,气得不轻,一边轻轻用团扇给康乐和喜乐扇凉,一边道,“都已经脱了奴籍那就是良民了,这宗族子嗣还敢强占良家妇女,又将其丈夫打死,还当这里是朔阳呢,扯着皇室宗亲的大旗……干的这都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现在在咱们大周推行新法,若是处置不妥当,这事情要是闹大了……百姓只会说皇室包庇宗亲。”董氏同白卿言柔声说,“一定要妥善处置。”

    白卿言点了点头。

    这件事的发生,倒是让白卿言想到了姬后留下竹简之中留下的,废除贱民制度的那几句话。

    在姬后所遗留的竹简之中曾记载,姬后将燕国从奴隶制度改变为贱民制度,不过也是历史发展的一种过渡,真的想要达成人人平等,需要在燕国一统天下之后,再次进行改革,废除贱民制度,从而再次进阶到一个人人平等的制度。

    姬后的竹简里留下的不过是只言片语,但却给了白卿言启示。

    白卿言觉着,此次的事情给白卿言提了一个醒,要废除贱民制度了。

    如今大周的奴婢、奴仆分为两种,一种是良籍,一种是贱籍……贱籍奴仆虽然相比最初的奴隶,每个月有月钱,且攒够了银子或是得了主子的恩典有机会赎身,但在还未赎身时主子能随意打卖,甚至主子打死了也是命中该死,无人能追究,且贱籍奴仆生的孩子便是家生子,与当初的奴隶区别其实并不大。

    若是贱籍奴仆遇到了好主子也就罢了,若是遇见心黑手狠的下场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