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玉令 > 第826章 匪夷所思的离奇事……
    第时雍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

    “此刻杀我,于你而言,性价比不高。一,你的目的尚未达成,不想暴露。二,你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毕竟被另一个灵魂附体荒谬的说法,要想取信于人,必得有我是时雍转世这个前提的合理性,才能让你被另一个灵魂附体的说法立得住脚……”

    白马扶舟眼睛危险地眯起来。

    “听你说得头头是道,我几乎都要相信了……”

    他顿了顿,突地又是一笑。

    “不错。换了我,也会如此怀疑。罢了,不信便不信吧,姑姑就当没有听到这番话……”

    时雍道:“那日在东厂,你拿剑自戗,便是为了赶走他?或是与他同归于尽?”

    白马扶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这么说。

    峰回路转,他眼睛明显一亮。

    “你信我?”

    时雍不回答他的话。

    “我只问你一句,在庆寿寺找到药材,抓捕觉远大师,联合婧衣,在大殿上,指责赵胤谋逆篡位的人,是你,还是他?”

    白马扶舟并没有马上回答。

    沉默片刻,闭上眼,轻轻一叹。

    “我本可以一并推到他身上,但既然说好与你坦诚相待,那我便不必骗你。是我。”

    时雍神色复杂地一笑。

    “为什么?别告诉我,你当真相信赵胤有谋朝篡位的打算。”

    白马扶舟深深地看着她。

    “如果我说,我是为了给赵胤添一把火,你信吗?”

    时雍勾唇,“说来听听,添的是什么火。”

    白马扶舟说道:“当今天下有三个秘密,一在兀良汗,狼头刺,一在北狄,双生鼓。一在南晏……皆与身世有关。”

    他徐徐眯起眼睛,“若我所料不差,赵胤才是大晏皇子,先帝第三子。”

    时雍淡淡看他一眼,不承认,不否认,“然后呢?”

    白马扶舟道:“那个人,从狼头刺到双生鼓,一直在利用此事作妖。与其如此,何不由我来挑开真相的一角?化被动为主动又如何?”

    他笑着,眼风斜向时雍。

    “当然,我也有私心。为你。在我看来。赵胤对你,未必忠诚。阮娇娇这事,无须本督提醒,你心自有衡量。”

    时雍不置可否,“厂督很会为自己开脱。但这些话,很难自圆其说,你可不是这么好心的人,会出手帮赵胤?”

    “我不是帮他,是帮我自己。”

    白马扶舟不与她争辩。

    “不过,赵胤的做法是我没有想到的。他似乎并不乐意做这个大晏亲王?”

    时雍哼笑一声。

    “厂督不必来套我的话。皇室的事情,我不知情。倒是你今日说的这些,就不怕我告诉赵胤?”

    白马扶舟垂下眼帘,摇了摇头。

    “你可以说。但赵胤的为人,他更愿意相信证物。在没有能为我定罪的铁证之前,这种无凭无据的话,说不服旁人,更说不服他自己。”

    时雍目光微动。

    没错,赵胤确实是这样的人。

    锦衣卫目前在找的,就是证物。

    而白马扶舟敢于这般坦然地告诉她,想来内心早有准备,又或是,根本就不怕。

    “呵!”白马扶舟又是笑,“姑姑不用想得太多,我今日告诉你这些,实则是,这些话在心里埋藏许久,我找不到人诉说,并不好受。更紧要的是,这次受伤,让我突然醒悟,若是我就这么死了,这个秘密带入棺材也就罢了,若是……我死了,他还活着,那我一世声名,俱是被他所毁。说不得,他还会假借我之名,害我义母,不知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不得不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据实相告。”

    他一再说“信任”。

    这让时雍内心的天秤不停地摇摆。

    事实上,时雍对白马扶舟的话,并非完全不信。

    从她的角度来看,白马扶舟往前的行为确有矛盾之处。

    而他今日这番解释,恰是最好的解释。

    如果他所言非虚,那他的情况与后世精神科所说的“双重人格”极其类似。不过,如果白马扶舟的另一重人格是那个心狠手辣的邪君,那么,他又不单单只是双重人格。

    因为邪君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人,他拥有来自后世的记忆与个人能力。

    时雍甚至有一种恐怖的猜想。

    一个灵魂同她一样来自异世的灵魂,“不完全地穿越”了白马扶舟。也许,在他穿越到白马扶舟的身上时,白马扶舟自身的灵魂复活,导致穿越者无法完全掌握这具身体,只能蜇伏下来,一个人,两个魂,共用。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白马扶舟说得对,时雍自己都是穿越之人又重生,接受度确实很高。

    不过……

    在白马扶舟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异事,才会导致这个结果。又或者,这些话全是白马扶舟编造的谎言,如时雍方才所说那般,仅仅只是他为了给自己脱罪找的借口,此时的时雍,没有任何办法去判定。

    她告辞出来,答案为白马扶舟保密。

    白马扶舟只是笑,那双眸子里,分明就写满了不信。

    “多谢姑姑!你慢行,我身上有伤,就不送你了。”

    时雍走出门,感受着背后如影随行的目光,突然茅塞顿开。

    白马扶舟不怕她告诉赵胤。

    他要的,就是借她的嘴,告诉赵胤。

    ……

    回京前,时雍特地叫上杨斐和朱九、娴衣几人,去了一趟成格被劫的大兴寺。

    现场已经被寺中僧侣打扫过,血迹也都擦拭干净了。

    娴衣看时雍在原地走来走去的观察,不由奇怪。

    “郡主。你在找什么?”

    时雍道:“看看有没有线索。”

    娴衣皱眉,略带遗憾地道:“可惜没有留下活口。”

    时雍抬眼看着她,轻轻一哼。

    “雁过留痕,只要做了,就一定会有线索留下……”

    朱九左右看看,“我们一起来找吧?郡主,主要是找什么?”

    时雍目光扫过去,阻止他。

    “你别动。站那儿。”

    朱九:“哦。”

    娴衣瞄他一眼,有些好笑。

    杨斐默默地站在原地,好一会,走到时雍的背后。

    “依属下看,劫匪并不想伤害成格。”

    时雍抬头看着他。

    ……

    成格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回城的马车是第二天卯时出发的。

    时雍来时骑马,回去的时候,同陈红玉乘了同一辆马车,就为了同她说说法。

    这姑娘,漠北回来,更沉默了。

    时雍一路逗她笑,陈红玉都只是应付,愁眉不展。

    “唉!”时雍无奈了,“红玉,你的心事,是因为哲布亲王么?”

    ……

    ------题外话------

    读宝们,你们信不信白马的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