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户旅人 > 31.山形一桥概不要
    问题出口,德川家定的乳母歌桥和侧近大冈忠恕都迅捷的起身,在忠右卫门尚未反应出来的当口,就跑没影了。阿兰见他们跑路,于是也抱着拾丸往外走,很是乖觉。

    “你意如何?”

    德川家定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似乎都有魔力一般,原本是因为口齿不清才一字一顿,现在反而带上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臣弟……”忠右卫门原想着可能会有些试探,但是没想到德川家定的问题居然如此的“尖锐”,问的这么直白。

    “但说无妨。”德川家定笑了笑,他等闲对陌生人是从来不笑的。

    “如今国用匮乏,臣弟以为不宜再树大藩。”忠右卫门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缓缓道来。

    “这么说你是要一桥之十万石?”

    不想要幕府割二十五万石天领出来设置一个新的大藩,那只剩下两条路,现找一个没有继承人的诸侯藩国继承,或者直接领一桥家十万石的俸禄。

    “非也非也!”忠右卫门起身靠近德川家定,坐到了他下手。

    “臣弟以为,分割天领,抑或是支取幕府俸禄,都会影响国用。现在四方支应艰难,诸多匮乏之处。还当设法俭省,并设开源之处。”

    “天下田土开发已极,如何开源?”德川家定一时间想不明白了。

    既不要山形二十五万,也不要一桥十万,反而建议幕府需要开源节流。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嘛?他们两个讨论讨论就有用了?

    “臣弟早年间同德岛侯一道流放死刑犯往虾夷勘探,往昔间宫林藏曾绘制虾夷、桦太全图,图中有几处形貌,颇似金山。现在矿脉已然寻至,日产黄金数百两(他这里单指黄金的话,一两只有七到十一克),另有白银数贯。”

    “竟有这等事?”德川家定虽然久在深宫,可是他也知道现在幕府的财政几乎崩溃,完全就是寅吃卯粮。

    连带着世人满满的赞誉辞世的水野忠邦,在没有钱的时候,要么就是去抄豪商的家,要么就是去敲诈勒索诸侯。甚至还发行了天保当百钱,改铸了金小判,反正就是搞钱,为了搞钱已经算是脸都不要了。

    幕府最近这几代将军,包括德川家齐、德川家庆,以及现在眼前的德川家定,实际上都知道幕府没钱,所以德川家齐任用松平定信,德川家庆任用水野忠邦,都试图重整财政,恢复幕府的经济基础。

    有一说一,能够有这样的意识,还真的进行改革,虽然改革大多失败了,并没有使得幕府的财政好转,可幕府这末期的几位将军,光是这点来说,就算不上纯粹的昏君。

    “正是如此!臣弟以为现在应当继续流放罪犯去往虾夷,充实金山,开拓矿脉。然后再以此金山为本金,开拓实业,振作国用。”忠右卫门开始给德川家定画饼。

    咱们之前其实就有这个想法,但是当时的想法是靠鸿之舞金山那个年产黄金一吨半,白银好几吨的庞大财富,来给幕府补补血,最后好让幕府有多余的钱来整军经武。内修兵备,外御强敌,尽量的延缓幕府的衰亡。

    现在则更进一步,忠右卫门身份不同了,可以实际执掌的权柄也不同了。那么这个计划完全可以拓展开来,进行更加详细的操作。

    以庞大的现金来源为支撑,忠右卫门可以先行发展和培育缫丝业。在缫丝业扩张完成,出口大大增加,获得相应的收入之后。再将这些利润投入铁矿、煤炭、化学、金属、造船等事关军事的工业之中。

    尽快在幕府西国的天领之中,设置长崎制铁所,调用西国地方出产的铁矿石,以及佐贺长崎外岛上面质量不逊于威尔士白煤的煤炭,加大国内的钢铁产量。

    另外就是在横滨地方,也就是浦贺到江户这沿线的临海地区,设置制钢所和造船厂以及海军兵学校,充实幕府在海军上面的短板,加快幕府海军的建设。

    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有钱就要选拔留学生,往欧美送,不论是学矿山也好,是学机械也罢,都行。只要留洋归来,学有成材的人能有数千员,那么后续不论是办学还是实业,都将有足够的人才储备。

    蓝图很大,起码需要十年二十年才能有所成就!

    “不妥不妥!”忠右卫门的大饼画完,而且还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结果德川家定听了居然连连摇头,表示这么做不行。

    “何处不妥?”不应该啊,忠右卫门这都是为了幕府能够延续而设想的啊。

    对幕府只有好处,没有什么坏处的。顶多就是派遣留洋的学生多了,可能就培养出了几个脑子里塞满了什么自由平等思想的人,回来要造幕府的反。可这不是未来的事嘛,等发生以后再考虑便是。

    “于你而言,只是苦差,并未有奖赏,不妥不妥。”德川家定接着说道。

    原来如此!

    “臣弟愿取专卖权,结合诸方豪商,建立国产实业株式会社,自任总裁。到时所得之财富,不下千金万金,十万石二十万石之家业,不过尔尔。”

    时代变了,土里刨食能够刨出来几个钱。况且按照幕府的这个情况,就算给忠右卫门山形二十五万石,也不是说把山形附近的领地都封给忠右卫门,而是山形给个五万石,然后关东里面给个三五万,东海地方再给五万,畿内五万,西国五万,凑一起的样子货。

    根本不能够在领地内大展拳脚,甚至有可能都离不开江户,只能派遣家臣遥控领地而已。至于发展实业,进行贸易,那更是无从谈起了。

    所以与其要什么十万二十万的领地,不如问幕府要产业垄断经营权。先发展出一个托拉斯来再议,别管什么财阀弊病有多少,咱们先谈有没有,再谈行不行。

    啥狗屁都没有,只能出产绢和米的国家,还在这争论什么健全行业发展,扶持中小企业,那就是脑子有病。

    “如此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