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谁言西风自冰凉 > 第九十一章 离开也是解脱【完结】
    龙言冰慢慢的闭上眼睛,感受着顾西凉的温暖,自己一定不会让顾西凉离开,哪怕生灵涂炭也要守住她。

    “我不会让你死的。”这是龙言冰睡着只前的最后一句话,顾西凉越过龙言冰,将被子给龙言冰盖看好好后,小心翼翼离开了房间,顾西凉关上门龙言冰便睁开了眼睛。

    “凉凉,饿了么?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吃些东西吧?”顾西凉看见门口的香秀,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守着自己,只要自己起来就会看到她在门口守着自己。

    “香秀,除了左翼你可还有心仪之人?”顾西凉没有拐弯,没有含蓄直接问出了口,香秀有些羞怯,顾西凉知道她的羞怯不是因为自己问她有没有心仪之人而是因为自己提了左翼。

    “凉凉,你怎么知道我……”顾西凉看着香秀羞怯的模样,这才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美,美的浑然天成,美的不可方物。

    “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就算你不说,你的眼睛早已经出卖了你。”香秀低头不语,顾西凉知道这里女子注重名节,注重门当户对,想必香秀不说埋藏心里就是因为身份悬殊吧?

    “凉凉,我不是你,你是楚国公主,是楚王的手心宝,还是六国命脉心银鱼后人,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定国皇帝爱你入魔,王爷为你几番生死,左公子誓死守护你……而我只是一个丫头,一个命贱的丫头,我知道我配不上左公子。”顾西凉拉起香秀的手放在手心,不管这里现代也不是如此?注重门当户对,注重家世。

    “香秀,晚些我会向王爷要了你的卖身契,还你个自由,到时候你是想留在王府还是离去都随你,可好?”香秀看着顾西凉眼泪汪汪,顾西凉吓了一跳。

    “凉凉,香秀不离开你,香秀只要在你身边就行了。”顾西凉不明白,难道赎身不该是她们最好的待遇么?

    “香秀难道你不喜欢自由么?有了卖身契你就自由了。”香秀一边哭着一边摇头。

    “香秀宁愿一直跟着凉凉,香秀不离开!”顾西凉有些懵。

    “香秀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恐怕时日无多了,我能给你的只有送你离开,要不我给你物色一个好男人吧?”香秀不明白顾西凉为何这样做,顾西凉也不明白香秀为何不接受。

    龙言冰听着门外的对话心中一阵紧缩,她知自己时日无多尽然在安排后事?

    顾西凉让下人物色了几个城中的秀才,顾西凉都没怎么相中,要知道自己还活着可是若是自己死了,他们还会好好的待香秀么?而且这里的男人都是三妻四妾,香秀没有家世没有背景以后会很难过吧?

    司阮看着一直在忙的顾西凉,她脸色越发的难看,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凉凉,我们出去逛逛吧?我来几天了,你还没有带我去逛过。”司阮看着有些劳累的顾西凉,顾西凉放下手中的画轴。

    “九公主想去哪?我也没有逛过寻国,走吧!”顾西凉很喜欢玩,无论什么时候这是无法改变的,顾西凉出门只带了香秀和一个侍卫,暗中有暗卫,从顾西凉出府,暗卫就如影随形。

    出了王府顾西凉才发现这寻国也是一片祥和昌盛一点也不输定国,顾西凉看着繁华热闹的街道,到处都是小吃,只是顾西凉如今却是吃不下了。

    司陌川站在酒楼上看着人群中的顾西凉,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在相见?司陌川嘴角淡笑,一个飞身从酒楼跳了下来。

    顾西凉看着从天而降的男人,顾西凉有些颤抖,司阮看着突然出现的司陌川。

    “皇兄?你怎么在这?”司阮也很惊讶,顾西凉眼神中透露出的惊恐是难以掩饰的。

    “朕的皇后,好久不见?”顾西凉看着司陌川,他一如自己初见时的模样,没有一丝改变。

    “是啊!好久不见!”顾西凉故作镇定,虽然身体在颤抖嘴却还在逞强。

    “不知道朕的皇后玩够了么?玩够了就可同朕回宫吧?”司陌川一步一步像顾西凉靠近,司阮见顾西凉后退挡在了顾西凉身前。

    “皇兄,你在干嘛?你吓到皇嫂了。”司陌川眼底露出杀气,大手一挥司阮被打出很远,顾西凉吓得一哆嗦,刚要上前去扶起司阮,却被司陌川一把抓住。

    “凉凉,这是要去哪?还想跑到哪里?”顾西凉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被司陌川捏碎了一眼。

    “你疯了么?她是你妹妹,九公主,九公主?”顾西凉看着地上昏迷的司阮用力挣扎却如何也挣扎不出司陌川的钳制。

    顾西凉心中真的是很恐惧,司陌川他疯了,有时他会有意的伤害身边的人来达到自己的快感,这个人真的太吓人了。

    “凉凉,你知不知到知道你葬身火海我有多痛苦?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你知道当我知道你还活着的时候是多么的开心?你看看我?看看我啊?”司陌川逼迫顾西凉看着自己,顾西凉看着眼前失去理智的司陌川。

    “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顾西凉用力挣扎,司陌川却抓的更紧了,顾西凉没有了力气,最后还是放弃了,任由司陌川如何摆弄。

    司陌川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顾西凉,怎么感觉她仿佛生病了?司陌川逼迫顾西凉面对自己,顾西凉没有看司陌川。

    “你生病了?嗯!他没有给你治疗么?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司陌川看着顾西凉,顾西凉一脸的不情愿。

    “和你没有关系,放开我。”顾西凉想要逃离这个让人压迫的恶魔。

    龙言冰一掌向司陌川而去,而司陌川很轻易的躲开,依旧没有放开顾西凉,顾西凉被司陌川拉扯的有些迷糊。

    “龙言冰,朕还以为你不敢出来了?看来你恢复的不错嘛?”司陌川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放开顾西凉,顾西凉就这样被司陌川拉扯着。

    顾西凉看着龙言冰的眼神有些无奈,的确很无奈,这个男人是他的兄弟,虽同父异母,虽有血缘,虽不在一国,都为君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水火不容。

    “我们之间的事,不要牵扯凉儿,放开她。”司陌川诡异的笑了,笑的有些让人害怕。

    “她是朕的皇后,怎么会是牵扯?龙言冰朕还没问你,你把朕的皇后拐来是何用意?”顾西凉手都被司陌川撰红,龙言冰却不敢轻易出手,顾西凉如今体质虚弱怕伤了她。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的皇后?你用什么方法娶的凉儿你心知肚明,若你依旧执迷不悟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司陌川皱眉,他每一次都是这样,仗还没打就仿佛已经赢了一样。

    “龙言冰……这次我就永绝后患。”司陌川放开顾西凉,像龙言冰而去,二人打了起来,顾西凉刚被放开就被司陌川的人紧紧抓住。

    顾西凉不懂武功,内力,只知道龙言冰好像并不占优势,司陌川一味攻击,龙言冰却一在闪躲,顾西凉有些着急,一激动嘴里再次涌出一口鲜血,侍卫吓得赶紧送开了顾西凉,邱云上前。

    “凉凉姑娘?皇上皇后受伤了。”司陌川头也没回,龙言冰听到顾西凉受伤分了神,一掌被司陌川打出很远。

    “这么久没见,你也没什么长进。”司陌川再次开始攻击,龙言冰因为顾西凉吐血整个人都不在状态,想要快点到顾西凉的身边,司陌川却一味的拦截,几个回合下来龙言冰便体力不支,被司陌川打成重伤。

    “凉儿……”趴在地上口吐鲜血的龙言冰眼神一直没有离开顾西凉。

    “司陌川不要伤害他,不要伤害他……”顾西凉的声音很小,邱云不忍将顾西凉抱到了二人身边,司陌川回头看着邱云,一掌将邱云打出很远,顾西凉被掌风震得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谁允许你带她过来的?”邱云趴在地上微微抬头后便昏迷不醒。

    顾西凉一口鲜血都吐在了司陌川的衣服上,在司陌川的衣服上开出一朵娇艳的彼岸花,顾西凉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既然这样就用自己的命来化解这场恩怨。

    “凉凉……凉凉你怎么了?”此时的司陌川才如梦初醒一般看着顾西凉,顾西凉摇摇晃晃仿佛醉了酒。

    “我好怀念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个时候冰雕虽不善言辞,却处处对我照顾,黄龙虽天天被我欺负,却从不生气……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顾西凉嘴里吐出的血似是泉水涌出,司陌川满手都是血,颤抖着擦着顾西凉的嘴,抹了顾西凉一脸。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不要……”司陌川紧紧的抱着顾西凉,顾西凉声音越来越微弱。

    “凉儿……”龙言冰挣扎着起身到顾西凉身边,顾西凉看着顾西凉,顾西凉淡笑,脸上鲜红的血液是点缀,似有花开。

    “冰雕,黄龙……不要争了好不好?银鱼还海……守护六国只是为了天下苍生……不要因为自己的仇恨让黎民百姓血流成河。”顾西凉不知道死后是不存在了还是会回到现代?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顾西凉看着远处昏迷不醒的司阮。

    “司阮……是个好女孩……照顾……照顾香秀……。”顾西凉闭上了眼睛,也许到这一刻顾西凉也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凉儿……”

    “凉凉……”

    左翼站在远处看着顾西凉闭上了眼睛,这一切就这样的结束了么?顾西凉……。

    左翼让时间停止,看着躺在司陌川怀里一身血的顾西凉,俯身抱起顾西凉,时间恢复正常,几人都愣了,顾西凉的尸体尽然消失了?

    寒萧带着顾西凉回到环海,顾西凉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到环海后顾西凉身体上的鳞片已经因为缺水而干结。

    “公子,她还有救么?”季化看着浑身是血的顾西凉,看到顾西凉裸露在外的皮肤满是疤痕不禁有些愕然,这一个美女浑身尽然都是疤痕?

    “没救了。”寒萧皱眉……她尽然有了身孕?寒萧让季化出去,抬手在将顾西凉的记忆抹去。

    寒萧底下头看着顾西凉还没有隆起的肚子,若是留下这条生命,就意味着还会引起六国纷争,若是不留,银鱼一族也许就在此停止,寒萧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顾西凉忘记前尘,永远留在环海。

    龙言冰知道顾西凉不属于这个世界,她的消失也许是回到了属于她的国家,只是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她大限将至还安排了自己与司阮,还要自己照顾香秀,唯独没有告诉自己要怎么才能找到她?

    “龙言冰,这是朕欠凉凉的。”司陌川离开的时候龙言冰将顾西凉留个司陌川的信交给了司陌川,随信还付上了当初司陌川给顾西凉的那把折扇。

    龙言冰看着自己手中的信怎么也不敢撕开去看,这是她先前交给香秀的,在顾西凉离开之后香秀交给了龙言冰。

    “香秀,你是想留在府上,留在皇宫?还是想自行离开?”这是龙言冰托付自己的,自己一定会办到。

    “王爷,香秀不离开,香秀想留在您身边。”龙言冰将朝中事物交给了弟弟龙向羽,一个人留在了王府。

    王府中的芙儿和傅婉柔都被龙言冰送走,傅婉柔被送回了傅府,芙儿龙言冰许了她无尽的钱财,唯独没有情爱。

    司陌川看着鳞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做出如此之事?怎么会伤了顾西凉?如今司陌川一闭眼就会想起顾西凉满脸鲜血的模样。

    “邱云,凉凉说他不是这里的人,你说她会去哪里?”邱云站在一边看着天空。

    “不知道,她应该回去了吧?皇后本就不是寻常女子,想必是回到她的故乡了吧?”邱云会顾西凉心存感激,这么多年只有她一个人从未把自己当过一个下人,只有她平等待人,还为自己说话。

    “回去了?你说我们还能不能找到她?”司陌川眼底露出一丝希望,她没有尸体想必一定是回去了,她一定还活着?

    邱云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顾西凉会去哪里,又该怎么找?

    左翼坐在悬崖峭壁喝着小酒,顾西凉活着的时候,顾西凉在哪自己便在哪!如今自己连想去的地方都没有,本就四海为家,如今只能浪迹天涯,只是在也没有了那一丝的牵挂。

    左翼掏出顾西凉留下的信,这是顾西凉离开后龙言冰交给自己的,不知道顾西凉会在信中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