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之所向之和光同尘 > 第四章搬家什么的容易掉东西
    小曹见小蕊不吭声了,料想是自己那句话呛住她了,生气了。于是转过身,一溜烟跑了。他是怕小蕊的,在他看来,小蕊是金尊玉贵的,穿着那样的锦罗绸缎,岂是他这般穷苦出身的人能多说话的。再者,这小蕊实在比一般女娃要好看上许多,他不敢直视。小蕊又是个爱捉弄人的,每次他送东西来,都要被她捉弄打趣。如今见她发了怔,还不知等她回过神来,用什么坏主意收拾自己,好男不跟女斗,而且无论两人发生什么冲突,师父责怪的总是他的,说不定还会揍他,还是赶紧溜为上策。

    第二天来送东西的是一个比小曹还小半个头的道士,小曹想着自己说的话,肯定是要被小蕊记恨的,挨一顿揍就不划算了,所以,指使自己刚进门的小师弟来。

    小蕊看着怯怯的小曹师弟,若有所思。

    她问修云:“云姐姐,你的师父在哪儿啊?”

    修云放下手中的针线:“我没有师父,要说有师父,那就是我的娘了。这些针线活,都是她教我的。”

    她就去问修月,修月也没有师父,她不但有娘,还有爹,还说每个人都有爹娘。

    她就问,那我怎么只有师父?我的父母为什么不要我?

    修月看着她半天不知道怎么接话。小蕊缠着她祈求她。修月道,“小姐,这事你不用太去计较。人生来是有父母的。你的父母一时不过是遇上了难事,逼不得已。我看了当时包着小姐的包袱,应是个大户人家才是。但大户人家有大户人家的难处。你虽不知道父母是谁,但幸得公子垂怜,如今也长这么大了。比谁能差呢?”

    蕊儿又点点头:“我自然不难过,自我生出来,就只是又你们,不知有父母,如今又有了师父,只要师父一人,我就觉得够了。”

    小蕊发了一阵子呆,去找师父,师父正在房间里看书。见她站着又不吭声。边说:“你若有事,别担心,可以跟我说。”

    小蕊叹了口气:“师父,为什么我有师父,但修云修月没有?”

    “唔,那是因为她们没有你好福气。”

    “那为什么,她们有爹和娘,我却没有?”

    “那是因为你没有她们好福气。”

    小蕊听迷糊了,歪歪站着,抬着头,可怜巴巴看着高伦。高伦扶她站好,理了理她凌乱的刘海。

    “我也曾托人去寻过你父母,但杳无音信。等等吧,等你长大了,自己可以弄明白。或者过几年,你父母就来寻你了。在此之前,我或者长风长富、修云修月都是你的父母。”

    这回小蕊听明白了。停了一会,又道:“师父,你不要门外那些人做你徒弟,是因为我比他们都好吗?因为我比他们聪敏,还是因为我比他们漂亮。”

    高伦说道:“谁说你长得漂亮?”

    “修月啊,她总说我会不会是山上的狐狸精生养的,如果我是狐狸精的孩子,那我岂不是长大后要吃人?”

    “修月逗你玩。”

    “师父,你见过妖精吗?”

    “没有。”

    “故事里都说妖精会害人,我看经常看到有人去道观里求符咒镇妖除魔。”

    “因为人们面对自己强大的力量,容易感到害怕,便认定那是坏的。”

    “人也有坏人吗?”

    “有。”

    “那坏人长什么样?”

    “你看外面那些人长什么样?”

    “都差不多,一个鼻孔两个眼睛,有的年纪大些,有的年纪小些。”

    “他们来这苦等,有的为了求识、有的为了修炼、有的为了攀附、有的为了名利,有的为了猎奇,甚至有的为了要我的命。一样的行为掩盖在一样脸庞下的是不一样的企图。你要记住,永远不要辜负了别人的善意,但也永远不要低估了人的恶意。”

    “那,师父,要怎么才能看清别人的心思呢?”

    “先要守住自己的心思。”

    “师父,我不明白。”

    “你还小,以后再说吧。”

    “那我是不是从树上掉下来的?”

    “这又是谁告诉你的?”

    “道观的小曹师父给我说的。他说我是从银杏果子成了精,从树上掉下来。他的师兄看得很清楚。”

    “那不过是他们胡诌。过的无趣时候,拿你打趣。我虽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但你肉体凡胎,不是什么精怪。”

    “恩。是的。明天,我就这样跟小曹说。”她想起园子里小男孩和他母亲的样子,便学着样用手抱住师父的脖子:“那师父,你会不会收一个外面的人作徒弟啊?小曹道士就有一个师弟,他还有几个师兄。”

    高伦被她的动作吃了一惊,小蕊从来不敢如此亲近他,看着她满眼的渴求。他答道:“不会了。”

    “为什么?”

    “因为师父有你一个就够了。”

    小蕊的脸上瞬间神采飞扬,这真真是世界上最好听的一句话。她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师父,我以后会更加听你的话。”

    公子也不是没有朋友的,能出入自由的,一个叫做韩资禹,还有一个叫做李元和。听修云说,一个是户部侍郎家的二弟,一个是兵部尚书的儿子。公子在府里时,曾和他们两个是同窗,算是京城里唯一唯二能和公子算是朋友。公子此次回来后他们也是得空就往山上跑,下个棋、聊个天啥的。韩资禹比较严肃些,对高伦毕恭毕敬,每次见到小蕊最多点个头。但李元和就和气多了,对高伦比较随意,每次看到蕊儿就笑嘻嘻的,有时候会给她带些小玩意,逗逗她。小孩就是这样,对方喜欢自己,她也喜欢对方。但对方对自己不理睬呢,她就会深感好奇。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月余,他们便连夜搬家了。新落脚的地方离这里百余里地的一处田庄里。原是县城里有个富户找了个好风光的地方盖个了处颇为风雅的院子,周边置办了一百亩田地,还未住进来,孩子就在南边做了官,这个富户便卖了这个院子,刚巧落在了公子手上。从十几日前,山上的东西便都悄悄地往那边送去了。这回他们出发,即带着随身物件就可以。可这些,小蕊偏一点也不知情。直到天黑,小蕊准备上床休息了,修云才告诉她。

    小蕊吃了一惊:“那我得收拾收拾。”

    “不用收拾,你的东西今天我们都给你置妥帖了,只剩些被褥什么的都不要了,赶紧走吧。”

    可小蕊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么急匆匆,肯定是有什么要被遗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