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逢恶岁 > 第二章 笑鬼六缺
    半面妆,江湖中成名已久的恶人。

    这江湖,听过她名字的人有很多,但见过她的人大多已经死了,可马车里的人,一眼都没看她,就一语道破了她的身份。

    半面妆又问道,“你究竟是谁?”

    马车里的人没有回答她,只是道,“既然都来了,就都出来吧。”

    一直在耳边的鬼哭狼嚎声有片刻停滞,但接着就更大声了。

    马车前方四周的草丛直挺挺竖起来五个人,和半面妆一起,老中青三男三女共六人呈半圆将马车围了起来。

    背微驼杵着拐杖身着朱紫衣的老妇,白胡子金衣的矮小老太爷,水红衣的贵妇,镶宝金扣的蓝紫衣中年男,身着桃红裙子从头到脚一堆长命金饰的少女,玉扇金冠的蓝衣小公子。

    都是一身的绫罗绸缎玉佩金饰,端是富贵气派。

    这六人站在一起,活像哪家高门大户三代同堂出门春游的一家子。

    可那老寿星一样的老妇瞎了眼,富贵老太爷雪白的头发下没有双耳,那通体气派的贵妇少了半张脸皮,富贵的中年老爷左边才有胳膊,一身长命的少女杵着双拐,只那摇着玉扇的小公子看起来是个完人。

    若他们真是一家子,那可真是太不幸了。

    刚刚一个半面妆就将那赶车的少年吓得失魂落魄的的尖叫,如今多出来五人,还都顶着那半面妆如出一辙的诡异妆容和诡异表情,那少年却不叫了,而是怔怔的盯着这六人身上的衣服。

    他们身上的衣服华贵异常,但那衣服的样式却都是寿衣样式。

    寿衣,死人才会穿的寿衣!

    可这世上绝不会真的有鬼。

    这六人站在那里,随着他们更卖力向耳根扯去的嘴角,那鬼哭狼嚎声也更大了。

    这让群鸟惊飞、瘦马跪地的鬼哭狼嚎,竟就是他们几人的笑声!

    “你既然认出半面妆,想必也猜出来我们是谁了。”没耳朵的白胡子老头道,“现在我们已经出来了,把东西交出来吧!”

    “夫人,夫人。”见马车里半晌没动静,不知何时躲到马车后的少年抖着嗓子急切的叫道,“把东西给他们吧,是笑鬼六缺,笑鬼六缺啊。”

    刚刚只看到半面妆一人,又被突如其来的鬼哭狼嚎吓丢了魂儿,这杏花村出来的赶车少年或许一时反应不过来她是谁,但如今这六人一起站在他面前,饶是他再孤陋寡闻,怎么也该将这造型诡异的六人和江湖上恶贯满盈的坏人笑鬼六缺对上号了。

    笑鬼六缺,如今江湖排名第二的大恶人罗生门门主陈凉的四个得力助手之一娇小姐养的六个恶鬼。

    这世间的人,但凡踏出过家门槛和准备踏出家门槛的,就没有没听过这样一句忠告的,人间莫管鬼神事。

    这鬼,说的就是罗生门的门徒。

    江湖叫得上名号的恶徒,八成在罗生门,罗生门,非恶贯满盈者不能进。

    笑鬼六缺,能在恶徒遍地的罗生门都叫出名号,该是何等的恶。

    都说死者为大,但笑鬼六缺,杀人手法凶狠残,令人死前受尽折磨死后还不肯留人全尸,死在他们手下的人,无一不死相惨烈面部全非。

    遇见他们,还真是不如去见真鬼。

    真真是应了那句话,鬼哪里有人可怕。

    马车一阵沉默,那笑鬼六缺都准备动手了,马车才有了动静。

    “好啊,给你们,可是....”马车里的人说,“你们敢来拿吗?”

    这可真是嚣张极了。

    笑鬼六缺近两年还没遇到过这么嚣张的人。

    没耳朵的长胡子老头道,“你给,我们自然敢拿。”

    他说着就要上前去,半面妆捏着受伤的右手提醒道,“小心,她有暗器。”

    没耳朵的长胡子老头闻言停下来,想了想道,“那瞎婆子陪我走一趟吧。”

    那瞎了眼的老妇人就过来跟着他朝马车走去,她眼睛看不见,却能准确的跟在白胡子老头一步远的地方。

    待他们走到马车边,马车内才不疾不徐的递出一只三指宽的旧木盒,那拿着木盒的手指若青葱,洁白无瑕且细嫩,是一只好看极了的手。

    真是想不到,这马车中声音苍老的妇人竟有这样一只精雕玉琢的好手。

    但那白胡子老头却没有看这只手,而是直愣愣的盯着木盒子上雕刻的一朵红色曼珠沙华。

    木盒已经很老旧了,连木头本来的颜色都退去微微有些发白,但上面那朵雕刻红色曼珠沙华却娇艳欲滴,新鲜得像是刚刚才从枝头摘下来镶在这老旧的木盒子上一样,衬着那拿着木盒的白嫩手指,漂亮极了。

    白胡子老头却没有赏这美景,反而目露惊恐,接着运起轻功朝后飞掠逃去,那瞎了眼的老妇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多年的默契让她也跟着也朝后退去。

    那白胡子老头退后三尺远才站定,对着马车恭敬道,“小、小人不知神使在此,多有冒犯,还请神使恕罪。”

    其它五人听他这般说,也面露惊恐,对着马车求饶。

    一直充斥在山野中的鬼哭狼嚎声终于消失了,笑鬼六缺那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脸上终于有了新的表情,诚惶诚恐。

    “怎么,东西你们不要了吗?”马车里的人轻声问道。

    “小人不敢。”六人低头道。

    “你们不敢,却又不滚,那么,是要留下来变成真鬼吗?”

    “小人......小人这就滚。”这六人说着,那小公子和半面妆一左一右架着双拐少女,一溜烟朝马车后逃去。

    这六人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躲在马车后的少年却丝毫没有放松,他结结巴巴道,“你、你是彼岸神宫的人。”

    彼岸神宫,就是‘人间不管鬼神事’里的神。

    “快赶车。”马车里的人说。

    敌人退去,但她却有些紧张。

    罗生门和彼岸神宫齐名,仅伸出一只手就吓走罗生门中让人闻风丧胆的笑鬼六缺,那这马车里的人必然也是个惹不得的狠角色。

    满嘴抱怨的少年再不敢多嘀咕一句,哆嗦着去拉跪在地上的瘦马,可这瘦马在旧道中顶着烈日辛苦开荒了大半日,好不容易歇下来,哪里还愿意起来干活。

    少年好说歹说,许了两斗高粱五个豆饼又挥舞了好一阵鞭子,连哄带威胁的,好不容易才把这躲懒的瘦马哄得站起来,那远去的鬼哭狼嚎声却又响了起来。

    这么一会儿工夫,天地间的光线又比刚刚暗淡了许多,这一天就快过去了,连晚霞都要散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