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太太又闹离婚了 > 363 送份大礼(二更)
    “不,不是的……”姜然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姜久是霍家的女儿,她才是霍家的孩子!”

    “二少,我刚刚喝醉了,我在胡说八道。”姜然吓得语无伦次,急忙拉住宋少时的胳膊,心急的解释。

    宋少时冷着脸,一把甩开姜然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胡说八道?姜然,你以为,我今晚为什么请你吃饭?”

    姜然张大嘴巴,不敢置信的望着对面的男人,“你……是故意的?”

    “不然呢?”宋少时目光很冷,他已经得到答案,不想继续耽误时间。

    眼见男人转身欲走,姜然再度跑上前,拦住他的去路,“宋少时,你不能!”

    “不能什么?”宋少时面容冷冽,看着姜然的眼睛,冷笑道:“我劝你最好放聪明点,要是还想继续做你的大明星,就给我闭上嘴!”

    丢下这句话,宋少时冷着脸绕过姜然的肩膀,直接推开包厢门,大步离开。男人头也不回走远,姜然怔怔站在原地,彻底傻了眼。

    怎么办,她说了不该说的话,要怎么办?!

    刚刚被酒精混沌的大脑,此刻被一盆冷水彻底浇醒。姜然只觉得手脚冰冷,整个人瑟瑟发抖。

    傍晚,姜久回到家时,范华珍正拉着景初依依不舍的挽留,“景护士,你一定要走吗?如果你对工资不满意,我可以给你多涨些。”

    景初把范华珍搀扶到沙发里坐下,笑道:“老夫人,我不是为了钱。其实和您相处这段日子,我也不舍得走。”

    范华珍对于景初很依赖,如今看到她要走,必然不想放开。姜久换了拖鞋走过来,轻声道:“妈,小初要同丈夫一起去别的城市工作,一家人当然要在一起。”

    “一家人?”范华珍听到这三个字,目光暗了暗。

    姜久走上前,将母亲拉到餐桌前坐下,“我去帮小初收拾下,你先吃饭。”

    “好吧。”范华珍虽然无奈,但不得不答应。

    须臾,姜久帮景初收拾好行李,又把东西全部打包好,“谢谢姜小姐。”

    “客气什么。”姜久笑了笑,“还需要什么?”

    “不需要了。”景初连忙摆手,望着姜久的眼神充满感激,“这次正泽能重新找到律所的工作,还是姜小姐帮忙推荐的,我们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才好。”

    “我都说了,不要客气。”姜久握住景初的手,道:“你丈夫是个很好的律师,那些谣言很快就会过去。”

    “嗯,谢谢姜小姐。”

    姜久真心为景初感到开心,虽然她经历这些日子的折磨,可一家人还在一起,这比什么都值得。

    “好了,去吃饭。”姜久拉起景初往外走,道:“明天我送你们去机场。”

    景初见她态度坚决,只好答应。

    入夜,姜久洗过澡,穿着睡衣站在窗前。昨晚云市降温,今天的温度很低,她站在窗前望着夜空,脑袋里一片空白。

    不多时候,手机有提示音。她滑开屏幕看眼,是薛郁发来的消息。

    明天云市有件大事,陆家三少同夏家千金的订婚礼,将是全市人瞩目的焦点。姜久放下手机,起身走到床边坐下。

    她伸手拉开抽屉,打开丝绒盒子,目光落向那条红宝石项链。

    窗外月光皎洁,姜久侧身倚在床头,指尖一下下抚摸那颗圆润的红宝石,眼底的神情逐渐暗淡。明天那场订婚礼,一定会很盛大。

    翌日,天气明朗。因为冷空气的缘故,虽然艳阳高照,可温度却很低。吃过午饭,姜久准时将景初一家送到机场。

    机场大厅,杜正泽抱着女儿,礼貌的朝姜久道谢,“姜小姐,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以后如果有需要,只要我能帮忙,必然全力以赴。”

    姜久弯起唇,伸手捏了下杜童的小脸,“只要你们一家开心,也是我最开心的事。”

    分别在即,景初鼻尖酸了酸,“姜小姐,你人这么好,以后也一定会很幸福的。”

    很幸福吗?

    姜久笑了笑,明亮的黑眸暗淡下去。幸福这个词,好像一直都离她很遥远,以前是,如今也是。

    “好了,你们快进去吧。”姜久看眼时间,催促他们离开。

    景初依依不舍的告别,姜久心里也不是滋味,但还是强装笑脸,直到杜正泽带着她们母女转身走远,她才垮下脸。

    虽说相处时间不长,但她和景初一见如故。好在交通便利,纵然以后不在一座城市,见面也不是难事。

    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有些堵车。路边的不少广告牌,全都为今晚陆谨行与夏繁星的订婚礼做宣传。

    不多时候,姜久开车回到霍家别墅。她刚进门,手机就收到一条消息,随后她给薛郁打个电话。

    半响,姜久换身运动装,背着双肩包,开车离开。

    云市,江边酒店。

    傍晚时分,酒店门前陆陆续续驶来数不清的豪车。今晚陆谨行与夏繁星的订婚礼,将在这家酒店举行。

    晚上六点,宾客们陆续到齐。订婚礼定在七点举行,距离开始还有些时间,客人们衣着光鲜,相谈甚欢。

    偌大的宴会厅金碧辉煌,同时可容纳上千人。夏繁星今晚盛装出席,身上一袭白色晚礼服精致奢华,引得众人羡慕不已。

    夏繁星补好妆,从休息间出来。她沿着走廊来到另外一间休息室,正要进去,却被纪尘拦住。

    “我找谨行有事。”夏繁星笑了笑,可纪尘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夏小姐,三少头疼,刚吃过药,需要休息一会儿。”

    “严重吗?我进去看看。”

    纪尘高大的身影站在门板前,完全不给夏繁星半点机会,“不严重,三少吩咐过,不让任何人打扰。”

    任何人?也包括她?

    夏繁星沉下脸,有些不高兴。可想到今晚的场合,她不得不忍住脾气,“好吧,那我不进去了,如果谨行有事,你要立刻通知我。”

    “好。”纪尘点头,面无表情盯着夏繁星走远。

    从走廊出来,夏繁星脸色不悦,她没走几步,迎面撞见走来的男人时,脸色再度一沉。

    “夏小姐,恭喜。”宋少时一身黑色西装,帅气的脸庞格外迷人。

    “二少,你怎么来了?”

    如今,夏繁星对宋少时避而不及,根本没给他发请柬。

    “这么好的日子,我来给夏小姐送份大礼啊。”宋少时似笑非笑的开口。

    大礼?

    夏繁星抿起唇,眼皮狠狠跳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