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后,纨绔大佬每天都在撩我 > 第68章 没有问出口的问题
“哎,姜沫,到时候带着你那口子一起来参加婚宴啊。”小姑娘看到姜沫,一把拉住了她:“虽然咱们不是一个部门,可都在一个楼层,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一定要来啊!”

姜沫艰难的笑了笑:“他工作忙,没时间的。”

“是吗?”小姑娘笑嘻嘻的说道:“我们都想见见你老公长什么样呢。”

姜沫只是尴尬的笑,不接话。

暗暗下定决心,找人捎个红包过去,自己还是别去给人家扫兴了。

抱着咖啡杯回到工位,将自己投入进繁重的工作之中。

只有这样,才能逼着自己不再胡思乱想。

下午的时候,对面的同事嚷嚷了一句:“啊啊啊,好消息!咱们子公司设计部,推出了今年的新款,对内部员工来了个团购优惠。你们有没有人跟我一起拼单啊?”

“这次拼什么啊?”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道。

六洲国际一直都是特别的人性化,只要是子公司分公司做出来的产品,只要不是限定款,新品都是先给内部员工们内定后,才会正式推向市场。

这项福利,一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优点。

以员工内部折扣买到尚未正式上市的产品,这简直是每个员工都无法拒绝的福利。

“是新款的领带夹。你们看!”那个员工把信息群发到了工作群里。

姜沫打开群,也看到了那个领带夹。

非常的精美、精致。

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那种。

“哇,老客户优惠价八千六百块,咱们内部团购价才九百!一折啊!我要一个!”

“我也要一个!”

“给我定一个!”

“姜沫,你不给你老公定一个啊?咱们家的产品,可都是顶奢!”

姜沫愣了一下,随即附和:“行,那也给我定一个!”

“好嘞!大家把名单给我,我这就去下单!”

临近下班,大家订购的领带夹都送到了。

姜沫也领到了自己购买的领带夹。

拿着领带夹,她却是有点茫然。

这个领带夹,该送给宴川吗?

他会喜欢吗?

算了。

还是别给他了。

自家的产品,他怎么会稀罕?

姜沫将领带夹随手塞进了包里,拿起员工证,打卡下班了。

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白媛媛正坐在沙发上补妆。

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堆在了沙发上。

姜沫眉头一皱。

白媛媛不等姜沫说话,抢先发难:“这么点的小破房子,连点东西都放不下!这个客厅我征用了!以后,你们都别在这里坐了!”

姜沫气急反笑:“搞清楚,这是我家!”

“将来还不一定是谁的家呢。”白媛媛将粉底放回了包包,挑衅的看着姜沫:“如果我是你,早就收拾包袱滚蛋了,留在这里,徒留笑柄罢了!”

姜沫懒得搭理白媛媛,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

领带夹的盒子,一下子从包里滑了出来。

姜沫捡起来,怔怔的愣了半天,最终塞进了抽屉的最深处。

这天晚上,宴川回来的极晚。

白媛媛都等烦了,早早回房间睡觉去了。

姜沫却是辗转反侧 ,怎么都睡不着。

听到门响,顿时坐了起来。

“吵醒你了?”宴川看见姜沫,一身的疲惫,仿佛瞬间一扫而空。

只要看到她,浑身就充满了动力。

“没有。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姜沫问道。

“海城那边的分公司出了点事情。”宴川脱下外套丢在了沙发上,往姜沫身上一靠:“当老板有什么好的?天天忙的脚不沾地。我倒是怀念以前做纨绔的那些日子了。”

姜沫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先去洗澡。”

“遵命,老婆大人!”宴川趁着姜沫不注意,啪叽,快速的亲了她一口,然后大笑着转身去洗手间了。

看着宴川的背影,抬手摸摸被偷亲的脸颊。

姜沫陷入了迷茫之中。

宴川,你真的对其他女孩子,也这样热情吗?

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还要撩我?

带着这个疑惑,姜沫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临睡之前,心底还默念着,待会儿要问问宴川,他既然不喜欢自己,为什么还要对自己这么好。

可是等她一觉睡醒,都没机会问出这个问题。

凌晨四点,天色还未亮。

姜沫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便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吵醒你了?”宴川轻笑。

“大清早的,干嘛啊?”姜沫迷迷糊糊的问道。

“今天要去海城出差,早点去才能早点回来。乖乖在家等我。”宴川抱住姜沫的鸡窝头,丝毫不嫌弃的亲了亲。

“哦。”姜沫又闭上了眼睛。

“这次出门要好几天,你自己在家好好照顾自己。我在桌子上放了一张卡,密码是你的生日。不用怕花钱,花完了,我会让秘书继续给你打款。千万别委屈自己。”

“喔。”睡梦中的鼻音,含糊的应了一声。

宴川再次轻笑了起来。

抬手捏捏她的鼻尖。

真是不想走啊。

可是,身为大老板,却不得不亲自走一趟。

只能快去快回了!

“等我回来。”

“哦。”姜沫翻了个身,继续睡。

宴川恋恋不舍的推开房门,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过了半个小时后。

姜沫猛地坐了起来。

坏了!

她忘了问宴川那个问题了!

啊啊啊!

简直纠结死了!

算了,等他回来再问吧。

姜沫赌气的再次倒头,呼呼睡了过去。

天色大亮,姜沫起来做饭。

就听见白媛媛在旁边尖叫:“什么?宴川走了?他去哪儿了?”

“姐夫出差了啊。”姜晟理所当然的回答。

“我怎么不知道?”白媛媛又是一声尖叫。

“你是他什么人啊,干嘛让你知道?”姜晟对白家人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因此怼白媛媛的时候,是毫不留情。

“你个小杂种……”白媛媛抬手就要打姜晟, 被姜沫一把抓住了手腕。

“白媛媛,这里不是你能撒泼的地方!你敢动他一根手指头试试!”姜沫冷冰冰的说道。

“你放手!”白媛媛用力挣脱了姜沫的抓扯:“宴川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大概要好几天。”

“什么?好几天!”白媛媛不停的翻白眼:“这个破地方,我真是受够了!我先回去住几天,宴川回来了,再给我打电话!”

说完,白媛媛气呼呼的拖着箱子,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