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七个异世界 > 718.路径依赖要不得啊,兄弟
    万兽宗的“兽神”铁山并不在意身后这些闯进大殿的人,以苦海大能的感知力,他肯定早已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事。

    他知道自己的门人在被屠杀,聪明的早就跑了,不聪明的还在抵抗。

    但铁山并没有出面去阻止自己的宗门覆灭,他表现的非常无动于衷,冷酷到绝情的地步。

    他一直守在这里,证明在他眼中,眼前这个怪异的玩意对他而言的意义,要比万兽宗存亡更重要。

    而在他身边,矗立着一把血红色的直刃妖刀。

    一抹抹萦绕的变幻血光,就在那似骨似铁的利刃边悬浮,在老江带着玄天剑器冲进来的时候,话唠剑灵一下子安静下来。

    它感知到了眼前这把妖刀的威胁。

    那是刘慧的家传灵宝,来自啸风妖圣在六百年前,以自身疯血狼牙,请钜子墨九为它量身打造的灵刀“血煞”。

    只有啸风家族中那些有疯血的狼妖们,才能驾驭住它。

    现在这把刀在铁山手中非常温顺,证明了铁山确确实实已经掌握了刘慧家族秘传的疯血神通。这让他本就夸张的威胁性,瞬间再上了个台阶。

    就像是所有大反派一样,在这对决时刻,身为大能的铁山还存有自己的威严,他背对着众人,在腥臭扑鼻的血池前方,背负着双手。

    用他那低沉浑厚的声音说:

    “自打五百年前西海魔灾落幕后,整个苦木境但凡有点心气的人,都在竭力自救。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就连你也是。

    江夏江梓恒,钜子墨九留下的三策中在五百年后才出现的“上策”。

    本尊也是最近才得到这个消息的。

    我当年还弱小时,也曾崇敬过墨九的雄才大略,在西海荡魔时,也以修行之力,与天魔鏖战。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你与我没什么不同,你我只是走的路不太一样。

    本尊不知道,你们今夜为何要来送死。

    但本尊也不在意了。

    你们将亲眼见到本尊亲手制作的完美造物...

    它所代表的意义,是你们很难理解的。

    它意味着从此之后,苦木境将能量产以妖圣为躯,还能融入荒主魔念中的大能修士。

    我们是赢不了荒主的,毁灭是必然会到来的。

    但有了我的秘法,在魔气翻天的天劫之后,苦木境不会消亡,它只会在荒主的魔气中重生为另一副姿态。

    这...”

    铁山抬头看着头顶被束缚的魔龙,他带着一种痴迷的语气说:

    “这就是本尊的救世之法!”

    这番话说的冲进地下大厅的人们面面相觑。

    这和他们想象中与铁山的鏖战场面可不太一样。眼前这么个坏事做尽的家伙,居然还敢宣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世?

    这个词,什么时候这么廉价了?

    随便是谁都能打上这样一个旗号,胡作非为吗?

    “所以,你的救世办法总结一下,就是‘打不过就加入’?”

    老江拄着玄天剑器,对兽神铁山问到:

    “你花了几百年的时间,就想出这么一个办法?我现在很好奇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玩意?拿出来给大家开开眼界吧。”

    “嘁,果然还是理解不了。”

    铁山转过身,伸手握住了妖刀血煞的刀柄,在眼前众人中扫了一眼。

    他问到:

    “我那‘好女儿’呢?怎么不见她来。”

    “别担心。”

    老江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说:

    “他们马上就来了,这也是我对你之前那一番疯人呓语的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这里等什么?但我确确实实是在等援军。

    另外,对于你这个计划,我要很遗憾的告诉你,就算你的造物能完美融入荒主在群星中释放的天劫魔气,那也不意味着你能在末日之后活下去。

    荒主是所有灾难的灾难,是一切末日的末日,是毁灭之后的毁灭。

    在它肆虐过后,不会留存什么‘新世界’。

    这是一场无量大劫。

    在劫数完成的那一瞬,荒主本身都会消亡于灾难之中。它将是最后一个被自己谋杀的个体。而你还奢望着在‘新世界’里重启文明?

    你说你参与过五百年前的西海荡魔,但我却很怀疑,你到底能不能理解‘荒主’这两个字的意义。

    别再粉饰太平,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扯大旗,找借口了。”

    江老板握住了手中剑柄,厉声说:

    “你不过是个目睹末日后被吓破胆又肆意放纵的懦夫,以救世之名行癫狂之事,疯癫都不能成为你所做的那些事的借口。

    还胆敢把你和我家钜子相提并论...这大概是墨九自修行以来,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了。

    之前我对你只有源于麾下员工们被伤害的敌视与仇恨。

    现在听你说完这番‘肺腑之言’,我面对你时的心态发生了稍稍的改变,我只能说,你让我感觉到恶心。

    打不过就加入,打不过就跪下当狗。

    笑话。

    你这样的货色...有资格给荒主当狗?

    哈哈哈哈。”

    这一番话极尽讽刺之能,让老江身后的一批人都有些忍俊不禁,牛憨憨在铁甲面具之下笑的合不拢嘴,其他人也绷不住那副嘲讽的笑意。

    眼前的铁山实力很强,但眼界实在太低。

    对于他们这群在各个世界里见识过荒主威能,更理解毁灭真意的人来说,眼前这兽神就像是一个蒙住自己眼睛,自我欺骗了几百年的疯子一样。

    他还真是单纯。

    他还真是把一切都想的那么简单。

    “多说无益。”

    被讥讽的铁山并没有太多的愤怒,他将手中利刃举起,在血煞妖刀如狼群嘶鸣的异响中,一股股狂欢的妖圣威能散发开,让整个地下大厅都开始震动。

    他也不想和眼前这群“无知者”再辩论下去。

    今夜的灾难毫无意义,只要他身后这头魔龙以他之前的方式完美“转生”,那么万兽宗就将有两位苦海坐镇。

    今夜失去的一切,不出半月就会重新拿回,而且会让他的势力在苦木境加速崛起。他手里已掌握了直入苦海的“捷径”。

    这份诱惑绝不是人人可挡。

    “你所谓的援军,是青兕吧?”

    铁山冷笑了一声,说:

    “我还就怕它不来呢,我与那大蛮牛的恩怨也几百年了,今夜就在这里捉了它,正好拿来再做一尊‘应劫妖圣’。

    到时三圣齐聚,杀入西海,把它麟主也拿下,再去镇魔塔将啸风炮制。妖族三圣皆落于我手,号令群妖,威震八方,谁能挡我?”

    “轰”

    铁山这狂妄之言话音刚落,众人头顶之上就有剧震连绵,好似整座山都要塌陷,连大厅顶部都有不断坠下的碎石砸落。

    “铁山!本尊来了!今夜,了恩怨,定生死!出来啊!”

    青兕大牛低沉的吼声依稀传来,带着一股果决之意,让地下大厅中的铁山长笑一声,他手中的血红利刃从众人眼前一一划过。

    说:

    “你等还不配当本尊的对手,且看我料理了那大蛮牛,再来观赏尔等绝望求死的场面。唔,我家夫人即将苏醒,她也需要点‘点心’填补饥渴。

    你们一个个,都非常美味。

    享受吧。”

    说完,铁山仰头嘶吼,那已并非是人族之音,倒更像是凶狼咆哮,作为对青兕大牛挑衅的回应,一股狂风卷起,把大厅之中的人吹的东倒西歪。

    在他们重新睁开眼睛时,眼前已再无铁山的身影。

    取而代之的是怪异血池中的腥臭魔血开始倒卷,从下而上,顺延着头顶魔龙被切开的伤口,带着某些怪异无形之物,反向涌回了魔龙之躯中。

    让那被放干净血的苦海魔物的身躯一点一点的充盈起来,让它暗淡无光的龙眼中,也升起两个血红光点。

    混着魔气的强横妖气在这魔龙周遭环绕起来。

    血池中的所有血液都被抽回那一瞬,被锁链吊在半空,魔化成百足虫一样的魔龙的身体抖动了一下。

    “哐当”

    巨大的锁链碰撞中,让大厅中的所有人都提起了武器,老江打量着眼前像是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凶戾魔物,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玄天剑器。

    利刃出鞘,环绕在江老板四周,昆玄剑鞘被抵在身前,手指轻触,厚重的昆玄八分封印,沿着地下大厅的轮廓展开。

    “对手是魔物啊,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有机会和我大老婆再次并肩作战。”

    江老板很不正经的从纳戒里取出厌战。

    也似感应到了眼前魔物身上厚重的荒主气息,一向沉默的厌战在被老江握于手中时,其上无数墨符便主动点亮。

    又像是回到了南荒星谷时,面对被魔气侵染的蔡城隍,厌战完成了“自我释放”,以最强的形态展现出身为除魔圣器的威严。

    江老板手中的枪包裹在墨符流转的光芒中,让他看上去手持一把明亮的火炬,在他身后,阳光涌起,雷电嘶鸣。

    这群人已到此处,眼前这头魔龙,就是阻碍他们完成必要之事的最后障碍。

    “嗷”

    被恶意刺激到的百足魔龙扬天怒吼,这原本高贵,现在却丑恶的荒主造物在半空中低下自己狰狞的龙头,血红双目扫过眼前众人。

    一滴滴恶心的涎水从龙吻嘴角滑落,滴在地上都带起可怕腐蚀引动的白烟。

    它身上的锁链被自身的魔气侵蚀,在脆响中一环环裂解开,它身躯之下近百只怪异爪子摇晃不休,让它看起来真像是一只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这场面真的太掉San了。

    核爆拳开到最大的憨憨挺身而出,在他身后,朱诺也唤引着无尽雷霆合身扑上,还有老江以七曜洗锋咒驾驭的斩天灵剑。

    这一剑倒是真打出了剑修该有的潇洒风采。

    而灵宝之力,威能非凡,在憨憨的核爆拳将魔龙打的头颅扬起的一瞬,斩天一剑也落在了魔龙躯体上,向镰刀横斩而过,一剑炸断了那百足龙十几根怪异魔爪。

    被斩落的玩意掉在地上,就像是黑泥翻滚,又化出各种稀奇古怪,长得非常“别致”的魔物,嚎叫着朝散开的战士们攻过来。

    “如月...”

    江夏提着厌战,扭头对身侧正活动着身体的小秘书说:

    “我还没见过你跳舞呢,清倌人肯定很擅长这个吧?为我跳一曲,以壮声势。”

    “好啊。”

    白泽小姐笑了一声,手指纳戒流光闪耀,黑色的天魔舞灵毯落在身前。她迈步踏足灵毯,摆出一个起舞前的优美姿态。

    又问到:

    “你打算把它送去哪里?”

    “阿尔法嘛。”

    江老板耸了耸肩,说:

    “这可是苦海,送去其他地方很难搞定,就当给机器人们再好好上一课,让它们看看苦木境的确切威胁。

    这样下次再召唤这群域外铁魔入苦木境作战时,它们才能更有动力嘛。

    说实话,我真的很想看看阿尔法世界最顶级的十八大战团出动的场面,那一定很震撼人心,或许会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吓尿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