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513章 “节制”
    不对,原始月亮在第四纪就已经存在,大帝不可能是祂……

    莫非,大帝是被祂污染了,就和“被缚之神”逐渐被“欲望母树”取代一样,成了祂的化身,所以才被封印在了这座塔底部?

    哎,情报太少,推测不出太多东西。

    思绪电转间,克莱恩拿起了“黑皇帝”牌,他的层次,他的位格,瞬间变高,让灰雾之上被撬动的力量一一臣服。

    然后,他抓起一张纸人,手腕一抖,扔了出去,扔向了莎伦小姐对应的深红星辰。

    那纸人与灰雾之上撬动的力量交汇,飞快膨胀成了一个有十二对二十四只漆黑羽翼的巨大天使,与深红的光芒中的虚影重叠在了一起。

    紧接着,那股力量便与莎伦身上的红色罗塞尔身影剧烈地碰撞了起来。

    一开始,那如同绯红般色泽的力量还能和纸人天使携带的灰雾抗衡,但由于后继乏力,很快便败下阵来,一点点被“吞没”。

    不过,就在“污染”被彻底清除的前一刻,坐在“愚者”座位上的克莱恩却忽然听到一声声噪杂的呓语,让他感到一阵恍惚。

    这些呓语源于莎伦小姐身上被吞噬驱离的污染,它们通过与“灰雾”的接触传到了他的耳边。

    好在呓语经过“处理”已经无害,但和每次登上灰雾听到的“嘶吼”一样:

    “万能钥匙”……

    “满月呓语”……

    “灾祸印章给出的办法”……

    “大帝分离污染没有彻底成功”……

    “小心月亮”……

    “救我”……

    “找刘博救我”……

    “不要轻易踏足第一层”……

    “在能找到的刘博每一世的陵寝或藏宝地放重要物品,增加和他最新转世身的羁绊”……

    “灾祸印章和二五仔龙有合作,不可信”……

    “当初就该听刘博的”……

    “我不是我,我又是我”……

    “小心‘母亲’牌”……

    “我的话,可以相信,也可能存在误导,自己判断”……

    “相信我”……

    “和贝尔纳黛还有三光说声对不起”……

    ……

    这一声声杂乱、互不关联却还彼此矛盾的话语在克莱恩耳边嗡嗡直响,虽没有危险,但还是让他颇为不适。忍不住揉了揉额角。

    这是什么?大帝故意透露出来的信息?这感觉就和每次喝完魔药,总在我耳边嗡嗡的“霍纳奇斯……弗雷格拉”一样……“窥秘人”途径高序列的能力吗?

    而且,从那些杂乱无章的信息中可以看出,这位老乡的状态是真的很糟糕啊……

    想到这里,克莱恩心中有些振奋,毕竟哪怕状态再不好,也说明……他还活着!

    不过,现在并不是整理那些“呓语”的好时机,克莱恩只好将其全部记下,等回去后有时间再进行分析。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将莎伦小姐拉到灰雾之上,以确认她确实没有问题了。

    ……

    另一边,莎伦在举行过仪式后不久,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道绚烂的光柱。

    光柱里,一个沐浴着金光背生十二对翅膀的天使徐徐降临,用羽翼将她层层包裹住。

    见到这一幕,莎伦精致的脸上虽然依旧保持着平静,但一双蔚蓝色的眼眸却难以控制地转动起来。

    紧接着,她就看见虚空里涌出了无边无际的深红光芒,看见它们只是一个奔腾,就将自己淹没。

    等她的视线再次恢复,却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座巍峨雄伟的宫殿内,出现在了一张古老长桌的侧方,坐在一把给人威严庄重感的高背椅上。

    而斑驳长桌的最上方,一道人影被浓郁的灰雾笼罩,姿态悠然地后靠着椅背,似乎在俯视世间的一切。

    “愚者”……莎伦心中闪过这个名字后,便迅速站起身,提起裙摆行了一礼,视线也尽量低垂,不敢去直视这位传说中能与“真实造物主”对抗的伟大存在。

    “坐吧。”坐在上首的“愚者”轻点了下头,用低缓平淡的嗓音道:

    “我这里不需要太过麻烦的礼仪。

    “另外,你可以称呼我‘愚者’先生。”

    说完,他也不待莎伦回答,就将刚刚占卜得到的“0-08”写下文字的画面和后面祛除“污染”的影像先后具现在长桌中央,只是刻意在罗塞尔的脸上打满了马赛克。

    出于谨慎,他不准备把罗塞尔可能被封印在这座塔底部的事透露出去。

    虽然莎伦小姐值得信任,但难保她不会被“玫瑰学派”放纵派抓住……毕竟那是一个有着天使的组织。

    而且,知道这些,对她也并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可能遇到更多危险。

    看着那些画面,莎伦这才知道自己竟然差点被“原始月亮”的力量污染,蔚蓝的眼眸里渐渐出现了少有的情绪波动。

    克莱恩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虽没有“观众”的解读能力,但从情绪颜色上也隐约觉得她似是有点恐惧。

    原来像人偶一样的莎伦小姐也会后怕啊……就是不知道她能给我这一番表演多少反馈,毕竟祛除原始月亮的污染,这本身就是一场“难度很大”,“将不可能化作可能”的表演吧。

    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莎伦小姐却已经再次站起身行礼,并认真地道:

    “由衷地赞美您、感谢您,愚者先生。”

    克莱恩回过神来,轻笑一声道:

    “不用谢,我是一个喜欢等价交换的人。”

    “这一次是‘世界’请求我出手帮你祛除了那一位的污染。

    “他已经付过报酬了。”

    莎伦静静聆听着,除了在听到“世界”,“付出报酬”这几个词汇时有些眼眸有些波动外,其余时候一直保持着平静。

    待“愚者”话音落下,她才抬起头,低垂着视线问道:“‘世界’是指夏洛克·莫里亚蒂?”

    我还以为他是“皇帝”……

    “是的。”“愚者”漫不经心地给予了答案,他本也没想瞒住莎伦小姐,毕竟一旦她加入了塔罗会,怕是很快就能猜到。

    莎伦沉默了几秒后,又问道:“我能否获得一张塔罗牌作为代号?”

    “可以……不过,我还是先给你说一下这个代号的意义。”克莱恩对于莎伦的主动有些诧异,但也没多想,毕竟这位小姐很有见识,恐怕在念诵“愚者”尊名前就有了应对策略。

    “愚者”顿了一下,继而用颇为随意地口气道:

    “除了你和‘世界’,还有其他生灵因各种各样缘由被拉入这里。

    “他们恳请我在每周一下午三点召集聚会,进行消息的交换,材料的买卖,配方的交易,和彼此的互助,这能有助于他们快速提升序列。

    “而他们每个人都挑选了一张塔罗牌主牌作为代号,你也可以选一张。”

    说着,“愚者”先生具现出一副塔罗牌,放到了长桌上。

    莎伦看了那些牌一眼,随即嗓音飘忽而虚幻地回答道:

    “我选‘节制’。”

    “很好,欢迎你的加入,‘节制’小姐。”克莱恩轻笑一声,让具现出的纸牌重新消失,又指了指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长桌最下手处的人影,道:“‘世界’还有事找你,等你们说完,我再送你们离开梦境。”

    他刚一说完,便立刻“切换”到“世界”一边,站起身道:“感谢您,‘愚者’先生。”

    而“愚者”这时候已经替换成“假人”,只勉强点了下头。

    “节制”莎伦看向“世界”克莱恩,抿了抿嘴唇,还是问道:“你早就知道?”

    克莱恩知道她是在问“污染”的事,于是坦然地点头道:“是的,但那时没有证据,不好和你说。”

    莎伦明白他的难处,并没有怪他的隐瞒,反而还很是感激,毕竟以刚才的情况,他就算丢下被污染的自己独自离开,也是理所当然的……

    莎伦想了想,刚想问问夏洛克付出了什么代价,就被对方打断道:“这里不适合谈论这些事……先说正事要紧。”

    莎伦偷偷看了一眼那道被灰雾笼罩的伟岸身影,默默点了下头道:“什么事?”

    “你在梦境里了解‘0-08’了解的太多了,一旦回归现实,很可能被它关注……所以,得找人帮你遗忘一些事。”灵性已经不太充裕的克莱恩快速说道。

    “找谁?”莎伦思考了几秒就默认了克莱恩的提议,简洁说道。

    克莱恩见她没有异议,立刻向最上首的“愚者”请求道:“尊敬的‘愚者’先生,我希望您能将‘塔’先生召唤到这里。”

    闻言,莎伦心中一动,她听说极光会事件里有“塔”牌覆盖在被破坏的“血肉之渊”仪式上……那时候,会不会就是这个“塔”先生在出手?

    “愚者”闻言则不置可否地道:“需要‘塔’的同意。”

    当然,话虽说得漂亮,但灵性只剩小半的克莱恩还是直接就“点”开了“塔”的深红星辰,将他拉入了灰雾之上的古老大殿内。

    ……

    丹尼尔谷地边缘,狮子里昂在将丹尼尔迷宫和大帝的布置讲得七七八八后,终于感到了浑身舒爽,这才再次启动了“芬克斯雄狮”的“隐秘”提问模式,将简拉入了单独回答问题的环境中。

    艾布纳看着这一幕,正揣测着那狮子会不会问出一些诸如“江南皮革厂倒毙,老板带谁逃跑”之类的“黄氏”无聊问题时,便被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红色光芒吞没。

    还没等他的视线恢复,耳边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嘶哑声音:

    “‘塔’先生,我想请你帮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