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宋 > 第252章 我看你适合当皇帝
    赵枢不听一群大儒的意见,自己编了个“永乐”的年号,实在是让人非常无语。

    不过横竖以后的皇帝是他,大家怎么说也没用,也只能由他永乐。

    现在朝中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过渡,只是北边的快马一封一封的书信不断南下,明显是那边又开始出大事了。

    王永忧心忡忡,非常担心赵枢的登基典礼遭到破坏。

    他建议赵枢最好先跟金国好好谈谈,不妨先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冷静一下。

    不然赵枢不在,若是北境有失,又偏偏是登基时传来噩耗,那对新皇帝的声誉肯定是一个重大打击。

    这点,赵枢倒是觉得无所谓。

    “往好的方面想一想,我大宋当年就是因为能打,才终结前代乱世一统天下。

    太祖、太宗哪个不是在兵马中登基,之后多年不战岁岁太平,反到被人一直骑在头上。

    打起来好啊,打的一拳开,省的百拳来。

    这一战,就当是我等的立国之战,一定要打的金人彻底失去南进的念头!”

    ·

    十月底,北疆已经冷得厉害。

    平州知州、临海军节度使张觉向燕山路总管宗泽汇报了一件大事。

    金国再索要平州不成之后,已经开始缓缓向平州增兵。

    金国东京路副都统完颜阇母督军张开阵势,大有南侵之意,张觉认为自己手下的士兵估计顶不住金国强兵,赶紧向宗泽求援。

    而另一边,大辽宰相万俟卨又一连四天,每天给宗泽传信,声称金国已经和耶律延禧达成了一些合作的意向。

    赵枢一直没有什么明确的指示,现在是考验宗泽智慧的时候。

    儒州是居庸关外的重要防线,有儒州在,居庸关可以一直保持少量的兵员,等待敌军来袭再从燕京调兵。

    如果儒州不在,宋军就被迫在居庸关一代的山地驻扎大量的守军,光是占用的兵力就足够让人头疼。

    宗泽沉思片刻,叫来手下重臣一起商议这次的应对之策。

    姚古认为耶律延禧现在还没有将此事通报给大宋,明显是有些膨胀,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失去了大宋的支持,金国怎么会容他?

    他想死,就让他们死,大宋再想办法扶持新的流亡朝廷就是。

    就算金军攻破了儒州,宋军已久可以坚守居庸关,

    可如若平州被金军攻破,燕山防线就会被撕开一角,这将严重威胁宋军的侧翼。

    所以现在应该全力防御平州,对儒州的金军尽量以防御为主。

    何灌和韩世忠的思路也跟姚古差不多,只是两人更加激进,他们认为平州一带当年就是汉军抵抗外地入侵的前线,金军入侵必走渝关(山海关),不如引一军先在渝关附近埋伏,等金军到来直接迎头痛击。

    宗泽又把目光投向王禀,王禀沉思良久道:

    “下官斗胆请教诸君一件事。

    金国为什么会扶助耶律延禧?”

    “此人在儒州建立朝廷后,已经招募了不少契丹人投效,金人因为此事多次向燕王抗议,这次估计要用送还耶律延禧家属的手段偷袭此獠。”

    “也就是说,金人对此人颇为忌惮,这次南下未必就是要跟我大宋翻脸,便是要在乱军从中斩杀耶律延禧。

    下官认为,耶律延禧既然已经跟我朝翻脸,到不一定非得在意其死活,但冲着他之前的作用,又不能不救。

    背叛大宋的人活该死,可若是让金人来去自如,以后谁还敢为大宋效力。”

    众人都是一震,姚古大叫道:

    “王统制所言大善!”

    耶律延禧以前就是不逊于赵佶的昏君,他做事没脑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私自跟金人媾和,与背叛大宋无异,当然是要严惩。

    不过这绝不能让金人随意杀了他,然后施施然离开。

    不然以后谁还敢投效大宋,为大宋效力?毕竟这不是大宋故土,大家投宋都得图点什么,大多数反复摇摆一下也是可以理解。

    宗泽严肃地道:

    “既然如此,咱们就稍作准备,一边等待燕王的指示,一边准备跟金人作战便是。”

    众人齐声称“喏”,抓紧回去准备。

    姚古稍稍落后,一把扯住王禀,压低声音道:

    “王统制刚才说的是自己想出来的?”

    王禀在老友面前倒是非常实在,他压低声音道:

    “这是我麾下统领岳飞所言,此子当真多有谋略,识得进退。

    他得知此事后有言上奏,又怕人微言轻,与诸位上官意见相左,故请我上奏。

    此子勇谋兼备,倒是罕有的人杰啊。”

    姚古点头道:

    “我记得,便是上次独斗完颜娄室的人杰,燕王也颇为器重此人。

    此番我准备打帅旗亲赴平州,让金人以为我我大军果然被调动,由王统制督岳飞等人参战如何?”

    上次大战基本没有捞到什么像样战功的王禀赶紧点头:

    “姚太尉放心,某此番定竭尽全力!”

    ·

    “邢先生以为,宋人会不会识破我等声东击西之计?”挞懒忧心忡忡的问。

    他很担心宋人看不出来。

    不然完颜阇母偏师偷袭平州得手,后面就是跟宋人的全面开战,这下麻烦大了。

    邢焕盘坐在地,用不算熟练的辽语风轻云淡地道:

    “放心,这次我等已经做的很明显了,宋人一定能看出来。

    此战陛下和勃极烈必然声望大涨,大宋和大金也不至于撕破脸皮。”

    挞懒憨笑着点头道:

    “好,以后宗磐当了太子,陛下自有重谢。”

    邢焕摇摇头,轻叹道:

    “勃极烈与大宋的燕王交好,在朝中也颇有人望。

    为何总想着让别人的儿子当太子,难道……斡带、乌达补便做不得?”

    斡带是挞懒的长子,虽然勇力一般,但是智谋还是相当不错,在乌达补重伤之后,他和两个女婿希尹、浦察鹘拔鲁三人就成了挞懒的左右助臂,渐渐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

    现在大金国上下都在仿照宋国官职搞改革,乌达补也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在一群勃极烈中,挞懒的地位已经仅次于斜也,甚至隐隐在宗干之上。

    挞懒呆了呆,哑然笑道:

    “怎么可能?我又当不得皇帝。”

    “哦,是不想还是当不得?”

    挞懒脸上的表情一瞬间非常纠结。

    他看着面前一脸从容淡定、高深莫测的邢焕,嘴张了张,终究还是摇头道:

    “不可能,我当不了皇帝的……”

    “如何当不了?

    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

    当年先帝反辽时,难道便知道他日后必为大金天子?

    现在先帝诸子不贤,屡屡欲生祸患,令天下生灵涂炭百姓倒悬。

    倒是勃极烈为人勇谋兼备,且仁爱之名播于天下,若是做了天子,实乃天下万民之福。

    当然,邢某人只是随口一说,勃极烈姑且一听便是。”

    挞懒低头沉思半天,终究是一言不发起身便走。

    邢焕也不强求。

    现在一切都看这次作战的成败了。

    ·

    宗干争取了元帅之位,为这次南下作战的总指挥。

    这次作战,他和几个弟弟都是拿出了真本事。

    宗翰也随军参战,仅女真兵就出动了两万,其他的仆从兵也有接近四万。

    大宋之前给了不少钱,但这些钱被指定花销,现在大多已经买了羊羔。

    宗干好说歹说,那些分到钱的女真贵族才不情愿地掏钱支军——条件是攻破儒州之后要把劫掠的成果全都分给他们。

    真是没出息……

    宗干在心中暗骂,却又无可奈何。

    他的威信别说跟父亲阿骨打相比,现在跟挞懒相比都颇有不足。

    此番挞懒能支持他南下作战已经非常不容易,这些细节自然不用太担心。

    “我们现在果然不适合跟宋人翻脸……”宗干喃喃自语,突然觉得挞懒之前的政策有点道理。

    已经披上铁甲的宗翰听了微微皱眉,叹道:

    “阿兄,你告诉我,我等现在兵强马壮都斗不过宋人,以后我们还怎么跟宋人斗?”

    宗干心中咯噔一声,一时竟无言以对。

    他们的前途是靠着不断的战斗、劫掠,用战功积累声望博取地位。

    可如果战斗不利,对外扩张停止,别说争取皇帝的位置,就算调动几个拥有广阔牧场的贵族都非常困难。

    “先不说了,先抓了耶律延禧,咱们跟宋人好好斗上一斗。”

    ·

    耶律延禧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恍若不闻。

    逃回来的辽国宗室耶律慎思近来不断地在他身边灌输大辽正统观念,叫耶律延禧疏远宋人。

    时间长了,耶律延禧也开始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宋人对自己缺乏起码的尊重。

    他甚至已经计划好,准备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在辽国和宋国之间左右摇摆,看两国谁出价高就投靠谁。

    在这个小朝廷里,万俟卨都像个忠臣。

    他苦口婆心地劝说耶律延禧不要搞事情,如果离开了大宋的保护,什么耶律延禧根本不值一提。

    万俟卨警告耶律延禧,金人恨他入骨,如果金军率军前来,他又得重蹈之前的覆辙,到时候想要大宋再帮他就没这么容易了。

    但耶律延禧要是听劝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口头答应地极好,说他的命都是大宋给的,怎能背叛大宋,可一转眼还是暗中嘱咐耶律慎思抓紧跟宗望联系。

    “我手上有精兵三千,都是一等一的勇士。

    大金国若是愿意放我一条生路,我以后可以做大金的先锋,何乐不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