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还没上台,经纪公司就倒闭了 > 第485章 嚣张大牛(求月票,求推荐票!)
    那把嘹亮的嗓子,吓得林泛一个哆嗦,差点儿给自己手上开一个洞!

    “好!”

    就连强悍如姜育鹤,也没法用琵琶给易小波配乐,为了缓解尴尬,只好假装喝彩,然后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小波你这山歌的调子,味道很正啊!”

    易小波很高兴:“是吗,鹤哥,我跟你说,我以前是学民族唱法的。可惜这个圈子太难混了,我的声音不够稳定。”

    易小波叹息一声,有些遗憾。

    姜育鹤点点头,向林泛,也是向观众们解释:“民歌一般会很尖亮,在声音比例中,高频多,低频少,头声多,胸声少,因为这样的声音会传得最远。

    所以稳定是第一要务,核心是声音位置的稳定,与此同时和传得远的特性共同塑造了民歌演唱中高音区为主,喉位更高,以假声和混声为主的特点。”

    简单来说,就是在不依靠任何外部条件,如话筒、音响的情况下,将一首歌尽可能的唱清楚,让听歌的人哪怕是隔着一段不小的距离,也能够听清演唱者的每一个歌词。

    其中,山歌是对声音传递距离要求最高的一种,隔山对唱那是基本要求。

    林泛在《天籁》节目的时候,就听过易小波呼麦,那个时候就觉得很惊艳,没想到易小波还是学民族唱法的。

    据林泛所知,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蓝星,民族唱法这个圈子里,凡是能出名的,都是大神级。

    说起这个话题,姜育鹤也有些怅然:“随着现在音乐形式越来越多样化,民族唱法的受众却越来越少了。”

    林泛知道,姜育鹤一直致力于为古诗词谱曲,想让这些民族文化的精粹再次焕发生机,虽然也有一两首获得了成功,传唱率并不低,但是没能够形成一种风格,或者说是潮流。

    大家可能在听到这样的歌的时候,会感叹一声“原来古诗词还能这样唱”,然后就没有了。这也是姜育鹤如今面临的最大困难,他一个人难以支撑起这么大一个摊子。

    只有很多歌手都加入进来,让为古诗词谱曲这件事成为一种潮流,慢慢培养受众,才有长久发展的可能。不然仅凭姜育鹤自己,就算是有那么几首比较出彩的作品,大家也只会觉得姜育鹤写的歌好听,而不会将“为古诗词谱曲”这件事放在心上。

    所以姜育鹤想要找一个帮手,而林泛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才华横溢,写出来的歌曲风格多样,不会将自己局限于某一个领域里不思进取,更关键是林泛年轻,他还有大把的时间进行试错,而且林泛的性格也很稳,不像是其他那些刚刚踏入娱乐圈的人,一心只想红。

    而林泛却能够脚踏实地,通过一个又一个作品来奠定基础,不骄不躁的向上攀登着,看着似乎走得很慢,但是不知不觉的时候,林泛已经走在了很多人的前头,登上了高处。

    所以姜育鹤觉得,如果能让林泛对这件事感兴趣,他一定能够写出非常好的作品来!而有了林泛的加入,一定能够带动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也能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想是这样想,但姜育鹤却没有跟林泛开口,因为这件事对自己是有利的,但对林泛来说却不一定。

    这注定不是一条好走的路,林泛现在正如日中天,如果一头扎进来,反而耽误了他的发展,这是姜育鹤不愿意看到的,所以除非林泛自己有想法,否则姜育鹤是不会主动提起此事的。

    ……

    下午五点钟,依旧休息了大半天的三人,终于决定出门了。

    林泛还是骑着那辆心爱的电动三轮车,车后拉着两人一狗,每个人都戴着一顶草帽,唯独大牛戴了一副墨镜,那一副稳坐C位的模样,活脱脱把三个人给衬成了自己的三个保镖。

    画面喜感十足。

    到地方了,易小波还抖了一个机灵,对着大牛点头哈腰的:“本哥,您慢点儿下,别动了胎气!”

    姜育鹤没忍住,给了易小波一脚:“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贫的?”

    林泛本来还担心,大牛一到地头就会撒欢,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大牛居然文静了一次,没有一下车就撒手没,反而昂首挺胸的走在田埂上,仿佛正在巡逻自己的地盘。

    林泛狐疑:“大牛难道是被墨镜封印了洪荒之力?”

    易小波没听懂:“什么东西?”

    “不重要。”林泛挥挥手,“大牛不乱跑就行,这一块就是我的地了,今天咱们的任务就是把地里的杂草清理干净,明天早上过来施肥浇水。鹤哥、波哥今天辛苦一下,晚上回去给你们做好吃的。”

    “好嘞!”

    林泛提醒他们:“看清楚些,这样的是杂草,这样的是小苗,可别把小苗当杂草给拔了啊!”

    “放心吧泛哥,这我们还是能分辨清楚的。”

    易小波都这样说了,林泛也就只能放心了,自己找了一条苗陇,挥舞着小锄头将杂草连根带土的翻起,一边翻一边对着镜头解释:“如果是大片地一般都是用化学剂除草,不过这块地小,人工除草的工作量不算大,忙得过来的话还是不使用化学除草剂的好。”

    当然,那些大规模种植的就不行了,人工除草的工作量太大,还是使用除草剂更方便快捷,经济实惠一些。

    三个人在地里干活,大牛这个监工就站在边上看着,一开始还只是看着,没一会儿,大牛就按捺不住了亲自下场,一顿狗刨,就将杂草都给刨起来了。但同时,站在大牛不远处的易小波就遭殃了,被大牛刨了一身泥!

    “大牛!看着我点儿,你对着那边刨!”

    大牛一回头,看了一身狼狈的易小波一眼,口鼻里“嗤”的一声,转回头来,继续刨坑。

    易小波不干了:“大牛快停下!你还刨!呸呸,泥都进我嘴了!”

    大牛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刨得更起劲了,前爪刨坑后爪蹬土,直接扬起了一小片泥沙,全部都扬到易小波身上去了。

    易小波忍无可忍,直接一个飞扑,扑向大牛!

    但是大牛就跟后背长了眼睛一样,突然往前一窜,堪堪避开了易小波的飞扑。只听“噗”的一声,易小波直接扑倒大牛刨出的坑里,差点儿又吃了一嘴泥!

    大牛得意洋洋的冲着易小波“汪汪”的叫了两声,仿佛在嘲笑易小波。

    “波哥你没事吧?”林泛憋着笑,赶忙跑去把易小波扶起来,训斥道:“大牛,不许欺负波哥!”

    大牛不屑的看了一身狼狈的易小波一眼,一扭头,跑了!

    易小波抓狂:“啊啊啊,它鄙视我!”

    “哈哈哈!”

    姜育鹤再也忍不住了,响亮的笑声响彻了田野,间或夹着几声嚣张的狗叫,和易小波无能狂怒的咆哮声。

    分外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