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财法仙途 > 一千零八十三章、 鲜明对比
    至于祁连云的遭遇,则成功的和林夕形成了鲜明对比。

    林夕所到之处,那可都是夹道欢迎。

    而他呢,则是处处吃闭门羹。

    “给我滚!再敢来影响我的生活老子打断你的腿。”

    “扰我清静,当诛!”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是谁派你来的?你属于哪方势力?”

    “想要我的传承,那你就永世留在这里陪我!!”

    各种恐怖的回复让祁连云头皮发麻,大多数情况他甚至都没有见到正主,然后就被可怕的力量笼罩,九死一生。

    若非梼杌护体,他恐怕真的已经死了。

    在此隐居的修士,隐世的原因五花八门。

    但有一个唯一共同点,那就是不愿意被世俗打扰。

    祁连云这么找上门去,自然引起了这些前辈高人的不满。

    吃闭门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气死我了,你们都隐居了,还留着传承功法干什么?留着带进棺材啊?还不如送给我让我发扬光大,你们这群自私的老混蛋!”

    祁连云当然不敢当面骂人,只敢在心中暗自发泄。

    他很郁闷。

    又没有多少时间,他当然只能开门见山。

    但显然这一套对仙岛上的人来说不起作用。

    “我都只能这样,那林夕还在讨好普通人,能有什么用?”祁连云一边嘲笑一边疑惑:“还是先去看看,说不定他有什么阴谋。”

    而当祁连云来到林夕几人身边时,林夕仍然在做着各种让他不解的事情。

    “大爷,您耳朵不好记得要每日吞服这个药粉,不出半个月就能恢复。”

    “王大哥,你家要修地窖?好好,我忙完就过去帮忙,哈哈哈哈,客气什么,都是小事。”

    “对了,谁家还没有照明石?我这里还有不少,害,赊账也没关系,不碍事。”

    “林婶你家那灶台可得换换了,都破成什么样子了,多危险啊。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您就在家好好等着就是了。”

    林夕坚持着在为这些凡人送温暖。

    祁连云仍然不解:“你这到底要做什么?”

    “你看着就是了。”林夕瞥了他一眼:“你不是找你的仙缘去了么,怎么又来找我了,可别浪费这来之不易的一个月时间。”

    祁连云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他心里憋屈坏了。

    “那些老家伙的传承也没什么了不起。”祁连云嘴硬道。

    林夕对此只是笑而不语。

    这些凡人所遇上的问题,对修士来说根本算不上事。

    根本没有耗费多少时间林夕就解决了众岛民的问题,并且得到了一致的好评,有不少热情的大婶留林夕吃饭,但都被林夕婉拒了。

    而就在所有事做的差不多的时候,远处一位少年牵着一头老黄牛慢悠悠的走来。

    少年似乎很惊讶于岛内的变化。

    “这照明石是你在卖吗?”少年好奇问道。

    林夕点头:“是啊,小朋友你要来一颗吗?”

    “我没有钱。”少年皱了皱鼻子,似乎对小朋友这个称呼有些不满。

    “要不了多少钱,你先拿着,到时候有钱了再给也不迟。”

    林夕很大方的将照明石塞到了少年手中。

    少年看着手中的照明石,眼中有几分迷惑。

    “放心,就是颗会亮的小石头而已,没什么危险,安心收下吧,这段时间这般漆黑,没有光亮摔着了可不好。”林夕温和笑道。

    少年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而此时少年注意到了站在林夕身边的祁连云:“咦,是你。”

    “干什么小子,别套近乎。”祁连云寒着脸。

    他当然记得这个小子,但是他误以为对方是什么前辈高人,结果去讨好人家,结果对方竟然真的只是个普通小屁孩。

    这简直就是他人生的重大耻辱。

    所以看到这小子再次出现,他根本懒得搭理对方。

    但没想到对方竟然还主动找他说话。

    少年笑了:“怎么我记得好像是你找我套近乎,还说什么要结为异姓兄弟。”

    “你记错了,别胡说八道。”祁连云冷声警告道。

    那化神修士的几分不善可不是凡人能承受的住的。

    一缕威压泄露出去。

    少年因此脸色泛白,那头老黄牛不安的踏步。

    林夕见状猛地瞪了一眼祁连云,低吼道:“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祁连云耸了耸肩,将外泄的威压收了起来。

    这才让少年脸色好看一些。

    林夕关切问道:“小朋友,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少年连连摇头,看起来有些惊慌。

    “不好意思,这个人脑子有点问题,你家住哪里我可以送你回去,如果你有什么需要也都可以和我说,我尽量满足你。”

    “不用了。”

    “不用这么客气。”林夕说道:“就当我给你赔礼道歉了。”

    少年微微摇头:“又不是你的错。”

    “不不,是我的错。”

    林夕的意思也很简单,既然是他要来到这座岛上,那惊扰了这里的民众自然也有他的错。

    少年见状笑了笑:“你倒是个好人。”

    “还凑活吧。”笑着说完这句话,林夕微微一愣,感觉到有几分古怪,因为对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俯视。

    有指点江山的意味了。

    林夕好奇了看了眼少年。

    很普通,并没有什么特殊气息。

    是自己感觉错了?

    但下一刻,少年的身影不知道为了骤然高大了起来,仿佛化作了云层深处那不可知的神像,若隐若现,恢弘至极,俯视着三千世界。

    林夕一悚:“你......”

    这少年不是凡人?!

    他竟然半点都没有察觉出来。

    不可思议。

    最重要的是,林夕并不想招惹在岛上隐居的大人物。

    但怎么就有大人物找上自己了呢。

    祁连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眼里满是惊惧,他望着少年的影子,就像当初在死亡的裂缝之中仰头看到了混沌一片的凶云,那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他怎么可能想的到。

    这个少年竟是那种级别的存在。

    “哞~~”

    老黄牛低鸣一声。

    声音中带着摄人心魄的力量。

    天地间的一切仿佛全都停滞住了。

    少年缓缓开口:“不管你要做什么,不要打扰岛上清静。”

    “是,前辈。”林夕低头回应。

    “至于你。”少年目光又落到了祁连云的身上。

    祁连云身躯僵硬,不知道被什么可怕力量包裹,浑身上下竟然动弹不得,只能眼中流露出几分求饶的神色,却说不出话。

    “哼。”

    只是冷哼。

    待众人回过神来。

    少年与老黄牛已经走远,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剩下惊恐的瘫坐在地上的祁连云不断的喘着大气,仿佛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