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世小刁民 > 第1529章 烤鸟蛋
    这些年来,她这个王后也当得实在太辛苦,国王三十多岁了,一直没孩子,曾经一度认为是王后出了什么毛病,他自己在外面也曾经开个小差,希望能生两个私生子,日后也算后继有人。但家里不结果,外面也白费劲。

    王后也不是吃素的,你外面加班,我就在家里找机会。自己看上眼儿的猛男,先招为侍卫、司机,而后再慢慢调教为小情郎,不为别的,就只是为着要他们的种子。

    对于王后的这种做法,国王竟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也希望有个“儿子”,哪怕不是自己亲自栽种的成果,只要叫自己爸爸就可以了。那样王室就可以顺利延续。

    只可惜,这些年,两口子都费劲不小,但效果却不佳,别说儿子女儿,连个蛋都没有下出来。这让国王很是懊丧,等过了四十,再没有儿女,只好从近亲中挑选继嗣了,这是多么让人无奈的事情呢!

    两人又说些闲话,从后花园里出来。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中午,国王又邀请他们共进午餐,龙虾鲍鱼在他们这里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倒是喜欢吃一种烤鸟蛋。

    陈二蛋在席间也给国王提了一点建议:“陛下,这种烤鸟蛋吃一点倒是可以,吃多了恐怕会影响……这里的功能。”

    陈二蛋说着,朝自己下腹一指。

    国王笑了:“你这次倒是说错了。我原来并不是很喜欢吃这个鸟蛋,后来,有医生给我的建议,特意从非洲那边买来的这种小鸟,养在我的皇宫中,让它们生蛋。这种蛋吃了有特效呢……”说到这里,他往陈二蛋这边侧一下身子,小声在他耳朵说了两句,而且又腻腻的笑了起来。还要陈二蛋多吃两个,要知道,这在皇宫以外可是吃不到的。

    陈二蛋也笑了:“陛下说得不假,这个东西吃下去短期看来是壮阳的,但也是过度提炼了阳精,时间久了,会影响您的生育能力!”

    “真有此事?”

    “真的。我虽然不太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小鸟,但从我的经验上来看,它们应当属于‘火性’而您又用火烤,加入了一些佐料都使这种蛋火气过盛,不利用滋补***。”

    陈二蛋猜得不错。这种小鸟生活在非洲某处火山口旁边,自小不怕酷热,以火山灰为食,其肉质其蛋质都有强烈火性。

    国王听得将信将疑,又因为陈二蛋给他治好头疮的先例,他又不敢不信,那就说道:“以后,我就不吃这种鸟蛋了!”

    陈二蛋道:“吃还是可以吃的,只不过不能再烤了。可以用水煮食,我再加入一些寒凉的药性来调和一下,应当对身体大有帮助。”

    神医的话不敢不听,自此国王十三再不敢吃这种烤鸟蛋,他又邀请陈二蛋为自己王后把脉,说了自己的难言之隐。

    陈二蛋给王后把脉过后,随即说了病情,与医院给出的诊断大同小异,也为她做了一些按摩,帮其打通关窍,又嘱咐她少吃海鲜,按自己指导的方法,每日锻炼不出月余,自然会大有收效。

    从王宫出来,陈二蛋与凯特一起回到当年埃里佛所居的外交外长公寓。国王十三已经拨下款项计划把那里装修为首相府。两人在公寓中缱绻两日,而后作别。

    陈二蛋离开钻石岛日久,那边百废待举,一定要回去看看。另外,本次回去还要到飞鱼岛找马汀商议开发大油田的事情,都是非自己亲自己办理的事情不可……后者当然不能阻拦,只是一再叮嘱,依依不舍。

    陈二蛋也一再嘱咐凯特好好保养身体,国事再大也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体,何况现在“你不是一个人!”说到这里,陈二蛋还调皮的歪过头,在她肚皮部位,侧耳倾听,又用手作势敲门状,说要与自己儿子聊会天。

    凯特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破涕为笑:“你就知道是儿子啊!若是女儿怎么办?”

    “不是说了吗?是女儿就要倾国倾城,让整个南半球都拜服在我闺女的脚下。”男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就好!

    国王派了专机把他护送到钻石岛上空。居高临下,透过云层,陈二蛋有些认不出钻石岛的模样。原来这里只是一个孤岛,周围一片散水一下,星星点点一些小岛屿,而下面已经成为一片群岛,相互呼应,井然有序,一片片葱翠,生机盎然。

    飞机高度慢慢降低,岛上的树林也越来越清楚,慢慢陆地上的建筑,车辆也越来越清晰,从半空中已经可以辨认得出哪一片是工业区,哪一片是风景区,居民区,工业区。岛上繁华,人来人往,岛屿间,航道分明船只分排列阵,有顺序的通过船闸。

    渐渐的一个宽阔整洁,设施齐全的国际化大机场出现在眼睛,飞机慢慢降落……

    这次回来,陈二蛋并没有通知岛上的人们,他想自己随便转转自由自在。仔细看,钻石岛大体还是原来的形状,北港,东峰。那在原来都是战火纷飞的地方,现在成了旅游区,那些暗堡枪眼还在,平时对游客并没有开放,看来塞琳还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性,一旦战端开启,这些暗堡还能随时启用。

    黄金顶成了一个高级渡假村,一些巨富政要来到这里观光,都喜欢住到黄金顶上,据说这里的房价已经涨到一万五千元一晚上,还经常暴满。

    唐若雪在火云峰上盖了几间房子,做为岛上的办公地点,又修了两部电梯,可以从山下直达峰顶。这台电梯在修建的时候,提由自德,那位欧洲知名建筑高校毕业的专家,据说仿照了某元首的“鹰巢”所筑。

    电梯隐蔽的很好,陈二蛋找了半天找不到入口。最后,还是找来负责这里的警卫拜尔,带了上去。

    拜尔原来号称“恶魔拜尔”,只知道整天抱着一挺加特林,缠一身子弹见人就突突突。现在整个变得彬彬有礼起来。一座黑塔似的身材,穿了一身大红的保安服,两排长长的钮扣看起来,像中世纪的卫兵。头上戴了高高的圆桶帽,屁颠颠的跑来,远远的朝陈二蛋敬礼。

    他听手下说来了一位“贵宾”要坐电梯上去看看。他还不知道是陈二蛋,等看清楚之后,高兴的差点摔个跟头。过来给他一个熊抱,高兴的哇哇大哭起来:“头儿,教官,我才神啊,你怎么才回来,你不提前通知我们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