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母一听当场就立即站了起来,对警官道,“警察兄弟,你们是不是误会了。我们文萱很善良的,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的确,许文萱隐藏得很好,平时都把自己最坏的一面藏起来,让人看着就像好人似的。

    谁也没有想到,她背地里会做谋杀陆景骐的事情。

    “大妈,我们警察做事情是讲究证据的。我们有查过了酒店的监控器,而且,我们也已经查到了她抛弃的旧车,那的确是她的车,上面有她的指纹,也符合当时车祸现场留下来的车轮印。证据确凿,不会有错,法律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陆母这才心虚地坐了下来,心里盘算着,自己当初抱走了苏晓晓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被起诉?

    警察给许文萱戴上了手铐。

    陆景骐的脸色也阴冷到了极点,“许文萱,我真是错看了你,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险恶,想杀我!”

    “不是这样的,景骐,我疼你都来不及,又怎么舍得伤你。我是想要杀苏晓晓,她这个贱人,我不许她把你抢走。”

    许文萱失去理智地哭了出来。

    “她是我的妻子,你什么也不是……警官,麻烦你们带她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她一眼。”

    “景骐,景骐,我是爱你的,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警察将许文萱带走了,她仍旧不甘心地哭喊着。

    苏晓晓慢慢地蹲下来,紧紧地抱住了陆骁。

    “老婆,我们走,以后你不用再看他们的脸色了……”

    陆景骐拢着苏晓晓的肩膀,大步走出了陆家。此时,陆家人没有一个敢出来阻拦。

    三年后……

    陆骁八岁那年,苏晓晓给陆景骐生了二胎,这一胎生了两个双胞胎女儿。

    此时,已经升为龙城首富的陆景骐为了庆祝女儿们的诞生,而大摆满月酒……

    作为苏晓晓的好闺蜜叶蔷薇自然也到位了,还有久别的蓝月。

    三个女人凑在一起,聊得很开心。

    苏晓晓刚出月子,穿着白色的睡衣,身材微微有些发胖,但脸上是幸福的光晕。

    虽然有保姆照看着孩子,但陆景骐依旧不肯放心,喂奶换尿布等细节也是亲力亲为。

    叶蔷薇在旁边竖起了大拇指,“不错,爸爸果然是个女儿奴啊!”

    苏晓晓道,“薇薇,你什么时候生二胎?”

    “哎,带娃好累人的……我是怕了,不过看着你家小公主挺可爱的,我也想要一个了。”

    “蓝月……你跟你们家的夜公子什么时候要一个?”

    蓝月笑了笑没有说话。

    “对了,蓝月,你当初不是不肯嫁夜少爷的吗?怎么后来就想通了……”叶蔷薇摘了一粒葡萄往嘴里塞。

    “就是有一个心结,当初我流产的时候他没在身边……后来才知道是那个喜欢他的女人搞的鬼,后来就原谅了他。不过,因为那次流产,我怀孕比较困难,可能过两年去做个试管婴儿吧!”

    “晓晓,你哥呢……他今天怎么没来?”

    “他带我妈去美国动手术了……”苏晓晓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你哥年龄也不小了,那啥时候结婚啊?”

    对于苏澈的事情,苏晓晓也是无能为力,几年前就跟张海青一起,后来张海青怀孕生了一个儿子……

    “不清楚,海青姐暂时不想离婚,所以,我哥可能还要煎熬几年吧!”

    夜色渐渐深了……

    等宴会散了之后,薄云笙亲自驾车来接叶蔷薇回家……

    “老公,晓晓的一对小公主好可爱呀!”叶蔷薇赞道。

    薄云笙停下车子,解开安全带,然后欺身压了过来,“老婆,我们现在也来生一个,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