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进入桐花
    许艾夭想的这些话也是十分好笑,她自己吃东西时那些虽是灵物,也是有杂质的,不论往日习惯好坏,都凭她自己心意评判,还要找个借口,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待休息充足,听到玉石敲击的声音,自打那日差点迟了比试,就托姜堰让人给她制了提醒时辰的法器,也没什么大的用处,就只是提醒个时辰,这法器内放了一只灵虫,到了时候就会发出声音,使得玉石相触声响。

    下了楼,同客栈老板说了要离开,老板心里还有些不舍,往日里仙子们虽有礼有节,可是对客栈里的人总师看不上。

    这位仙子虽然也不甚亲近,却能让人知晓大家都是一样的人,相处起来颇自在,打赏也大方。

    许艾夭出了客栈可是松了一口气,她如今还没找到赚灵石的门路,就先花了许多,要不是家里有矿,她都舍不得,希望等哪次到了秘境,那些功法灵植好物她也不求,只求能挖个下品灵矿,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诚不欺我。

    此时夜色已晚,街上除了三三两两的行人闲逛悠闲自在,其余人要不是收了摊子回家,要不是这才出来找乐子。

    许艾夭出来时时辰尚早,也一路慢悠悠的去往城门口,顺着出城的人出了城,也未引起旁人注意。

    到了约定地方,只看见了她们这边三人,四人相见,这样一看,都是互相一笑,没想到他们这些城主府编外的竟这么积极。

    趁此机会许艾夭同他们商议一番,去了桐花镇如何行事,

    “盛师兄,我……”

    盛明一听那里敢应,“许师叔怎敢这般喊我,我如何承受,不妥不妥。”

    话没说完就被许艾夭抬手制止,“师侄何须这般在意虚礼,一个称呼罢了,倘若都叫我师叔,岂不是让旁人看出端倪?这里也无外人,就以师兄师姐称呼又有何妨。”

    其他人一听也不再多言,能进执法堂也不是那等分不清轻重缓急的。

    “师兄师姐,到了桐花镇我想和留韦师兄在外接应,私下我借机找个机会暗中调查,你们帮我掩护,否则人多眼杂,怕是轻易无法查探。”

    盛明不愿意,“这种事情危险,怎能让你去,应是我去才对。”

    兰香也觉得不妥,跟着应和,她是清肃峰出身也是剑修,自小在清肃峰长大,也是知道他们峰内有一个小师叔,虽是第一次见,也是要护着一二的。

    许艾夭头一次见兰香时她温婉柔顺,却坐姿笔直,脊背直挺,一身清朗正气,却不苟言笑,以为是个冷情的人,却不想会开口说话,担心自己。

    心里高兴许多,谁不喜欢漂亮姐姐关心自己,“师兄师姐不必担心,我敢说要论剑法精湛我不敢说自己一二,可论身法诡变,我敢说就无人比的上我,我到时寻个机会伪装成当地人,我们约定记号,到时候再商议行事。”

    韦昌本来有些不满一个小丫头跟着去,怕她胆小误事,如今见了她行事有章法,心里也是暗叹,清肃峰出来的,就没有不好的。

    四人一番商议,等其他人到了,互相见礼,听二小姐李念雅安排,便出发去往桐花镇。

    那日城主府内也没人在意许艾夭,见她骨龄不过二八年华,也没在意,只以为小孩玩闹,到了桐花镇听到韦昌接应,又留许艾夭在一旁,也没人反对。

    李念雅和李念阳相视一眼,心里有些不快,这虽说是勇都城的事,但也属苍穹派管辖,结果只派两个能用之人,多少有些少了。

    盛明和兰香两人都不是多言之人,也不曾出头安排事情,李念雅这才脸色好了点。

    离笙却不觉得许艾夭会不去,多留意了几分,又想着她既事苍穹派的,年龄小,修为也不高,这一趟也确实不平安,留下也好,也放下心。

    其余人休整过后天光渐亮,城主府来的两个随身护卫大东小西二人,其中大东先去探查一番,早起出入桐花镇的人也有三两行人,看起来并无异常,还旁敲侧击一番问过,没有异样。

    许艾夭在旁一听心里一沉,这种毫无异样才是令人心惊,说明这桐花镇已经被人掌控,要想探查,得小心一二。

    除韦昌,许艾夭两人,其余一行七人,两两一组,余下离笙一人一组,分批伪装入了镇。

    等他们走后,许艾夭也不曾动身,和韦昌在这镇外细细搜寻探查一番,昨夜来此,期间也无烟雾围绕,一切顺利,说明镇外是安全的,许艾夭也放心韦昌在此等候。

    找了处绝佳的观测点,布了阵法,二人就销声匿迹在镇外丛林里。

    韦昌在一旁修炼,许艾夭轻手轻脚,果不其然,看见离笙又回来一趟,看到做好标记,这才进入镇中。

    许艾夭一撇嘴,这人还真是谨慎,将韦昌叫醒,许艾夭叮嘱一番,这才走了,也不是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周边村庄。

    一路打探,又通过嗜血藤知晓这村庄里有一个孤女,时常去桐花镇买些花,又或是赁些贝珠,做成簪子,或是首饰戒指,买给指定的铺子,赚着钱,虽说是凡物,但好歹做些这个能保温饱。

    许艾夭使用月弥秘法,布置幻境,并护其魂魄,读取了记忆,将其陷入睡眠,安置好对方,确保对方安全,这才将脸幻化成这孤女模样,又询问嗜血藤自己的行为举止是否妥帖,足过了一日,这才准备好。

    嗜血藤还嘲笑,觉得她这般多此一举,许艾夭不搭理对方,这傻藤还不知道,与其从外部打破,不如内部塌陷来的快些。

    先不提许艾夭这边,李念雅一行人入了镇,寻到城主府安插的探子处,众人碰头,在一座院子里待了下来。

    如今他们进镇已经两日,白日里观察,晚上暗查,是毫无异样,交鸡鸣狗盗之事都少有,一派安宁祥和,这让李念阳对盛明和兰香越发不满。

    觉得他们危言耸听,明明他爹爹将勇都城隶下城镇管的极好,这些人真是吃饱了撑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