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捡了男频金手指 > 14方寸传闻
    大家经过商讨之后,大概把后续应该怎么样吃晚饭的流程给安排起来了。

    姜懿婷的简直无语,为什么这种事情都要商讨啊?

    不过后来听他们说了之后,也大概明白了要为什么,因为每个人的工作是不一样的,货物,哪怕空间里面还有外面的,也是需要看管的,不然别说丢了,心疼,就是在普通人看来,你会觉得他们的理由非常的奇怪。

    最后的安排是这样子的,游客,导游以及各三队的领队都无所谓,想在这里吃就在这里吃,想出去吃就出去吃,完全凭借自己个人的喜好也要求而已。

    但是普通人就不是这样了,普通的商队的人,他们就需要有其他的安排,必须分成两组,一组呢是要留在这边吃饭,顺便看守货物,一组导师可以出去自由活动,但是时间到了差不多了就要回来更换,因为其他的护卫们也需要出去看一下现在的情况,例如参观一下编程,古代的夜市之类的。

    关于这样子的安排,大家都没有什么意义。

    而导游和游客他们并不是一起吃饭的,这都看个人的调配的,他们这边的导游白丝丝和李佳艺家人,因为其实算的是两方,所以说沟通起来也比较容易。

    很快就定好了之后的活动,大家可以先在这边品尝一下当地美食,但是在此之前,正常也是要吃的。而姜懿这边只有一个人,所以也加入了,他们现在就是正常环节,正常就在酒店里面吃了,要求不是很高,随便吃一点,待会儿出去逛逛,再说其他的。

    于是他们一行七人,就到了旅店的政党来表示要一桌饭,已经有一些其他人的在这里吃了,一部分是各个地方的来的,行商的,或者是当地的人,总之就是来吃饭,还有两个导游带着几个游客,居然也在这边混了个大猪,不过双方也并没有很熟悉,三队的队伍那么长,自然不可能所有人都熟悉,当然因为标志的关系,大家还是认识的,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就好了。

    “老板!”

    虽然喊的是老板,但是这估计只是习惯了,掌柜的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倒是跑堂的很有眼色的跑过来了,问他们要些什么。

    将以笑眯眯的说:“这边有什么好吃的,推荐一下呗。”

    跑堂刚刚接待了几桌都是问的,同样的话,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仍然规规矩矩地告诉了他们,毕竟这些人都是随身带刀的,一看就不咋好欺负。而且他们在编程混的人,一般都是很上道的,可不会欺负别人,这种事情拿来做太不地道了。

    “咱们这个特色菜呢,就是羊肉多次了。”跑堂的态度非常的良好,热情有足,但是又不会显得过于距离太近:“再配上些馍之类的,吃的其实是比较多的,不过口味比较重,你们若是吃不来太麻太辣的,那可以给你们做的清淡一点。”

    虽然说导游和那家人都不太愿意多花钱,但是姜懿在这方面从来不会委屈,自己和人家直接说了第一顿他来请客,于是就也不等其他人同意,不同意吧,直接在这边点了吃的。

    他给的理由也很充分,自己的话,在这边也不认识,其他人有个伴儿也是挺好的,所以他请客,大家就先不要拒绝了,人家都那么说了,那谁还能拒绝他呢?

    而对于跑团的来说,这样子的结果显然更好了,他们就很担心那些人吃了,但是分站不清,不知道谁付钱的情况,现在这样一个人点赞,一个人付钱反而是最好的。

    而天逸这边也边跟他询问别人点菜单,反正就是要多点一些,吃不完没关系的呀,吃不完可以打包一下,明天接着吃,当然他自己是不会接着吃的,但是这一家人和导游倒是可以分享一下的。而导游他们和那家人也没有什么意见,因为看着他就不像是条件不好的样子,肯定是那些从家里跑出来做生意呢,再说了,你家人也不缺这些,因为虽然说旅游要考虑钱的问题,但是难得抽到了莱原始性旅游的名额,谁都不想控制这个控制那个的。玩也玩不爽。

    “羊肉多吃是怎么样的,多吃方法呢?”

    跑堂的给他解释:“这个还挺多的。”

    “咱们这的烤全羊,烤羊肉串,烤羊排,还有各种的烤肉都是不错的。”

    姜懿是个喜欢吃羊肉的,只要不是水煮的羊肉他都喜欢,所以对这些的话,干脆就让他弄个烤全羊,然后在另外上点烤羊排了,因为他觉得烤全羊的羊排不够他们这么多个人吃。

    顺便还喊了路过的阿科尔,坐下来一起吃,对方导师也没有拒绝,这种时候,大家都是前后三对的车的,那自然是需要处好关系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阿克尔和同桌的几人笑着点了点头,就大咧咧的坐下了,然后又让自己的下属去拿了两瓶好酒过来。人家请他吃饭,他肯定也是要分享一些美味的酒水的。

    而千亿这边还在点菜,虽然说他自己不吃除了烧烤之外的羊肉,但是别人是要吃的,那自然多弄一些:“水煮的一盆,然后再来个羊蝎子火锅。”

    “好嘞!”

    “客观还要些什么?”

    “弄些馍,然后酱菜再切点牛肉,把牛肉有什么做法呢?”

    比起羊肉加一堆牛肉更加的喜爱,相信只要烧的滚蛋,不管怎么样的做法,他都是喜欢吃的。

    “烤牛肉,酱牛肉,风干牛肉,手撕牛肉,咱们在牛肉的做法可更多了,当然了,牛骨汤跟烤牛肉串也很出名,咱们这个牛肉穿的可是超级大的,牛肉串,还有各种牛骨啊,牛腿啊之类的,也很齐全。咱们这旅店在滨江城之中,那个做饭的手艺可是出了名的好呢!”

    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一报出来,嘉义就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反正他们这里有六七个人呢,吃多一点应该也没关系吧,谁知道一份羊蝎子火锅有多大呢?每个人可以分散几口,虽然他个人不吃,但是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吃饱的嘛。

    这么一想,点起吃的来,就完全没有任何的罪恶感了。

    既然羊肉汤他不吃的话,那来一份牛骨汤也是不错的:“牛骨汤里面是哪一部分的骨头呢?带肉吗?”

    他问的是过是太过于仔细,连跑堂的都愣了,愣才反应了过来……

    “当然都是带肉的,至于骨头的话,那要看你要什么谈了牛尾汤,伟康是一样的,牛排汤就是排骨类的,差别其实还是比较大的。具体的还得看您需要什么,那就点什么,大概是这样的。”

    这么说了,姜懿就明白了,他并不害怕食材太多,他在穿越前就算出去吃那种大锅的火锅,那也基本上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吃一份的,现在那么多人哪怕有了羊肉锅,那再要两份也是可以的。

    尤其是在问询了大小的锅有什么区别之后,那就更是有了打算了:“那就来两个牛肉锅,不要牛尾,别的骨头随便你们选,然后再切一些新鲜牛肉,可以进来看帅之类的。”

    这就让白思思那边有点担心了:“这么多不会吃不掉吗?”

    “这倒是完全不用担心,反正吃下去都还是足够的。你们不知道我其实食量非常大的,所以多弄一些也无所谓,所以不用担心,一定能够吃完的。”

    他既然都那么说了,那大家也无话可说,毕竟这样子的情况下,肯定和其他时候是不一样的,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付钱的人又说自己能吃,那他们还说什么呢?

    结果锅子上来大家还是大吃一惊,毕竟郭不大,但是旁边的菜很多,他们之前又要了非常多的实物,展柜的也比较靠谱,直接给他们合并了一张桌子,这样子六七个人坐着才不会显得拥挤,所以说这是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餐,但是大家还有点担心吃不掉。

    不过这边这些东西的确是非常的有原汁原味。风光从味道来说,那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本身的滋味都十分的好,这种东西其实是并不需要有太多的材料的,不过近些年因为有了自然,所以味道变得更好了,听说这个自然全都是从方寸城那边来的。说到方寸城那些掌柜跟跑团的,顺便就跟他们聊起来了,所以以前没有自然的时候,很多人都吃不惯羊肉的味道,总觉得有点奇奇怪怪的味道。

    但是从后面从方寸城那边引进了之后就没有关系了。

    “听你们一直说方寸山方寸城的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反馈的笑眯眯的说,对于这些大方消费的客人,他们当然是愿意多说上几句的。

    “哎呀,你们不知道方寸城吗?说是里面有一座通天塔,就建在方寸乡下,然后方寸山呢,就在方寸城里面方寸城呢,就在广南城里面有机会,一定要去一次,那边听说有着最好的食物,最好的美酒呢,不过我老朽也未曾去过,所以真假还不得而知,但是咱们的资本啊,其他一些香料啊,的确是从这边出来的,所以假的也假不到哪里去。“

    毕竟自然这东西味道确实好,他们的心情上也没有。

    不过一座山寨做城里,这还是有点奇怪的,到时候去看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吧,总之听起来还算不错的样子。

    于是他又问了一下老板,这里有没有孜然这些东西嘛?因为看他使用的用量来说,这东西因为应该是不会很昂贵才对。

    掌柜的没想卖,说这边事情上有很多,你们去买好了,也不算贵的,毕竟是从发顺城那边运过来,虽然说路途有些遥远,但是其实也还行,人家本身就卖的低廉,现在最近这段时间山路不通,那边听说要打仗,所以大家也不太清楚后续会不会涨价,所以现在也就不卖了。

    阿克尔这边呢表示理解,具体的等之后去街上看看再做定夺,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异才对。

    不过因为这次的食物很多,一行人看着要吃很久的样子,还好阿科尔这边的下属很快就拿了酒过来。

    。这是两瓶玻璃瓶装的酒。看着就非常不错,而且是因为是彩色包装的关系,所以包装的非常华丽,就连掌柜的也看愣了,问了这酒多少钱.对方说不卖,之后他已在询问只能是做罢了,不过还是感慨了一句其他的。

    “之前只有方寸城那边有玻璃水,价格还比较昂贵一些,但是到后面没有想到完全不一样了,大元那边能造玻璃的也多,虽然价值是下来了,但是反而更稳定了,比之前是便宜,但是也没便宜到哪里去啊。“

    这么一说,大家更好奇了,没想到这边居然连玻璃都爆出来了,跟他们所想的原始世界,好像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哦!就连导游也很有兴趣:“那只有他们那里的人能够造玻璃吗?外面的人不会吗?“

    说到这个,掌柜的就来劲儿了:“外面的人还真不会听说,去选的人比较多,但是后面都发现学不会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的。这玻璃的东西啊,好看,那是真的好看。“

    这么一说,大家无论是对方寸城,还是对大源那边,都非常的感兴趣了,不过考虑到打仗的因素,那他们还是需要多问询一下的:“那边是哪里?跟哪里在打呢?适合周边的国家吗?“

    毕竟他们手上只有地图,对其他的那是一概都不了解的。

    那掌柜的说道,这个一拍大腿:“Hi,哪哪儿呢?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家是内里在打仗呢。大圆的皇帝跟他们的皇太女在争权夺位。“

    姜懿听的有些乐,从别人嘴里听自己的说法,那还真的是差别挺大的。

    不过掌柜说的话,其他人就非常的捧场了:“皇太女吗?他们那儿的楚君居然是一位女子,那整的又会弄的争权夺位呢,不都已经是皇太女了吗?“

    “哎呀,那就是一个噱头而已,他们这儿是把人给加上去当一个炮灰的,人家知道她是皇太女那颗不就什么都冲着他去了吗?偏偏就为皇太女呀,那不好惹,根本到现在为止,京师那边就抓不住他本来之前听说他们那边的太皇太后过寿来着,结果后续想把人留下也没能够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