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岁月悠然 > 第109章 文斗
    被人扣上了好色、残暴、昏庸等一系列昏君帽子,且还在一定范围,特别是文人圈子内广泛传播,胤禛心里能不气才怪。

    他每天起早贪黑,连过年都少有休息的时候,基本上年年都轮转365天无休假的状态,就是为了治理好大清,好让治下百姓安居乐业。

    辛辛苦苦一场,结果还被人如此抹黑。

    无可避免的,如同历史上一般,胤禛准备亲自写一本书来驳斥曾静的言论。

    云兮得知此事后,不用想也知道,胤禛这个时候如果写,那肯定写的是那本传说中的“洗白不成还反被黑得更惨”的《大义觉迷录》了。

    这种事云兮自然不可能任其发生。

    先不说云兮因着对历史上那位雍正皇帝的崇敬,本身就想为胤禛洗清一生污名,好让他所做的那些功绩不被埋没。

    就算是处于自身利益考虑,云兮也不能让胤禛被黑啊!

    胤禛如果被人黑成是个十恶不赦的昏君,那弘晖将来继承皇位,名声能好?

    要知道弘晖可是从亲王世子再到太子,本身既嫡且长,从始至终都是胤禛的正统继承人。

    既然是正统,那自然就得背负起前任留下的,包括好名声坏名声在内的所有东西。

    再者云兮做为胤禛的皇后,胤禛名声不好,她的名声又岂能好?

    总之,无论处于何种考虑,云兮都不能让胤禛把《大义觉迷录》写出来。

    不过,曾静那边,如果就这样任其发展,亦或是直接将曾静处置了,都会给人畏战心虚的感觉。

    所以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也不行。

    针对这一点,云兮早已想好了对策。

    扬长避短。

    她直接装作怒气冲冲的去牢里看了曾静。

    “先生对当今皇上如此了解,以至于写了一大堆评价其为人的言论,想来以先生之能,为皇上立个传,也应是绰绰有余的了。”

    云兮身着皇后正装,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曾静面前,也不跟他废话,见面第一句话就直切主题。

    曾静很吃惊来的竟然是皇后而不是皇帝。

    不过出于对皇权的敬畏,面子他还是恭恭敬敬的冲云兮行了大礼。

    至于其内心怎么想的?从他抹黑胤禛的行为就能看得出来,他对云兮这第一个跳出来的“妇道人家”,定是极为不屑的。

    果不其然。

    行完礼后,曾静就一副铮铮傲骨的作态谁:“在下自幼熟读各类经史典籍,自认学问在当世也是名列前茅的,著书立传不在话下。但我为什么要一个昏聩无道的昏君立传?”

    啧!这话别说胤禛那个当事人了,就算云兮听了也气。

    不过气归气,她始终没忘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不,这可不是单纯的立传,而是……”

    云兮嘴角挂着自信的笑,一脸笃定的看着曾静,红唇轻启:“文斗!”

    闻言,曾静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皇后虽为一国之母,身份尊贵,但再怎么说也是一介女流。

    一个女人,区区妇道人家,也敢提出跟他文斗,究竟是谁给这位皇后娘娘的好胆,让她敢托大说出这种话的?

    然而,还不等曾静愣神完毕,云兮就又开口了。

    “先生对于当今皇上的评价,本宫并不认同,甚至觉得这是对其的侮辱。

    古有男儿冲冠一怒为红颜。

    今日,单纯的做为一个妻子,本宫也想为自家的男人讨个公道。”

    云兮淡淡的瞥了曾静一眼,轻笑:“曾静。我,乌拉那拉·云兮,代后宫诸嫔妃,特此向你发出文斗挑战。”

    “既然你觉得雍正就是你想象中的那样,那你不妨留在皇上身边,观察他的一言一行,来为其立个帝王传,如何?”

    “你不是觉得只有你所书写的雍正皇帝,才是最真实的雍正吗?那何不让它更真实,更有说服力一点。”

    “眼见为真,耳听为虚,你将你亲眼所见的书写出来,以防止黎民百姓再被雍正‘虚伪’的假象所迷惑。”

    “而本宫,乃至其余后宫诸妃嫔,则以我们那微薄的见识,集众家之长,也给曾静先生立一个传。”

    “届时,任由这两本人物传在市井百姓之间传播,看看究竟是谁立的传更胜一筹,更令一众百姓信服。”

    “怎么样?”

    云兮一脸挑衅的看着曾静,问他:“曾静,可敢一战否?”

    堂堂七尺男儿,被个女人骑在头上耀武扬威,怎么能忍?

    就算这个挑衅他的人是皇后也忍不了啊。

    “好,在下应战便是。只不知,皇后娘娘具有要怎么个比法?”

    云兮:“很简单,你跟在皇上身边,观察他的一言一行,从而为其写一本人物传记。而你这边,也请如实告知你的人生经历,然后本宫会派人实地走访。”

    “待到了解完先生这前半生所行之事后,给先生立的传,由本宫主笔,其余妃嫔在旁辅佐,共同写就。”

    “在文斗过程中,传记题材不限,可以是诗词歌赋,也可以是如同《水浒传》那样的话本子。

    且你我两方都不得故意隐瞒,务必将最真实的人物写出来,严禁刻意欺瞒抹黑,如何?”

    闻言,曾静想了想,同意了。

    虽说云兮这边不止她一个人会参与文斗,不过曾静考虑到云兮和其余后宫嫔妃都是女人,会一起上估计也是肚子里墨水不够,欣然同意,自信十足。

    如果是其他文坛上的人提出文斗,或许他还会犹豫,但是女人的话,在曾静看来完全不足一虑。

    不过,他却没注意到云兮说的是题材不限。

    云兮的《惠贞录》和《重菊》由于涉及隐秘的不多,早在很久以前,云兮就有将这两本书挂在自己名下的书店里,开个高价然后做为镇店之宝限量出售。

    自从接手那些进宫的宗室格格们后,云兮更是直接让人把这两本全国派发,其受欢迎程度,可比什么《三国演义》之类的高多了,销量更是仅次于四书五经和那些有关妖精打架的书。

    做为一个在古代把书卖得全国到处都是的畅销书作者,论起写小说,云兮的段位不知道甩了曾静多少条街。

    怎么在写实的过程中夹带私货,甚至让故事的主角臭名昭著令人厌恶,对云兮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至于为什么要拉上后宫嫔妃们一起?

    那就纯粹是,云兮在作词写诗方面不在行啊!

    要让一部作品成为堪比四大名著那样的经典,没有逼格足够高又令人印象深刻的诗词怎么行?

    所以,她这是把主意打到年氏还有其余后宫妃嫔上了。

    毕竟,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