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龙抬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太吓鬼了
    怎么回事,她怎么跑了?

    看我一顿猛如虎的操作,把女鬼都惊呆了。

    继续快速前行了一段距离,身后也没有什么动静,貌似她真的被我的绣花操作给吓跑了。

    好吧,墙我都不服,我就服我自己。

    不过,内心里依旧很担心,担心她会突然杀回来。

    时不时的回头观望,好在她没有追杀过来。

    “哎呦……”

    正当我回头观望的时候,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摔进了河里。

    幸好关键时刻我反应比较及时,搀扶住了石壁。

    拿着手机,照了过去。

    一瞬间,我的眼睛,蓦然瞪了起来。

    吓的我菊花一紧,差点儿将手里的手机给扔了出去。

    地上躺着几个人,半坐的姿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瞬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如刘芳芳所言,之前进入这里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光了。

    在那些人的身旁,还有一些倒斗的工具。

    散落着洛阳铲,背包里也装满了东西,额头上还挂有头盔灯,看着行头,目测是一些倒斗的家伙。

    只是,这些个家伙点比较背,还未到达主墓室,就已经被水粽子KO了。

    这些家伙,明显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背包里面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估摸着是被后来的那些进墓人,或者是他的同伴取走了吧。

    留下的几包东西,都是一些食物,由于时间太久,都已经变了质。

    真是可惜,没有找到什么比较有用的东西。

    倒是发现了一个喝水的水壶。

    这玩意儿,虽然陈了,倒是可以解决我饮水的问题。

    于是,取了出来,在河水里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装满了水之后,双手合十,朝着尸体恭敬的拜了拜。

    虽然他已经死了,但刚才不小心踩了他的尸体,还拿了他的水壶,咱也要小心翼翼。

    默默的朝着尸体拜了拜:“对不住啊前辈,打扰了,打扰了。”

    然后,就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之前给爷爷喊魂用的纸钱,生怕火光吸引了周围鬼祟,没有点燃纸钱,悄悄放在了他们的身旁。

    低声拜了拜,又急忙继续前进。

    这里都已经躺尸了,足以说明此地的凶险,看来刘芳芳没有骗我。

    还没有到达墓室,就凶险万分,可见,墓室里面又会可怖到什么程度。

    警惕的看着周围,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太踏马吓鬼了。

    战战兢兢的往前走着。

    大概行走了吃一根香肠的时间,貌似前面已经到了尽头。

    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瀑布,深不见底,漆黑一片。

    只有诺大的水流冲击声,震耳欲聋。

    想不到这地底居然还存这种地下瀑布。

    也不知道这种地下河到底通向哪里,咱们半碗村也就一条小河流,也没有听说哪里有什么大江大河。

    这种暗无天日,深不见底的地洞,我可不敢跳下去。

    只怕是九死一生。

    既然这里有风出现,那么,说明,这个洞穴必定是和外界相同的,之时,具体的长度,谁也不知晓。

    若是能够像电视剧那样,从这里穿过去,对面就是外界的出口,或许我还有生的希望。

    不过,我可不敢豪赌。

    这里的水,极为的冰冷,在水里呆的时间太长,就算不被缺氧困死,也早都被冻死了。

    即便我有八块腹肌,在水里也坚持不了太久。

    看着下方那漆黑深邃的洞口,我望而却步。

    没办法,果断放弃了这一想法,继续向前走去。

    抬头一看,不远处,就看到了一对诺大的石狮,守护在洞口两侧。

    炸一看这两头石狮,貌似还不一样。

    通常,门口放两头石狮,眼睛都是睁开的,可眼前石狮的眼睛却是紧闭着的。

    瞎子的手札里记载过这方面的资料。

    说这种石狮,不仅是古墓的守卫,也更是古人的一种暗示。

    墓前的石狮,谐音就是死尸。

    寓意警告来者,闯者,死。

    见到这一幕,吓的我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古代的达官贵人为了防止古墓被盗,大多也都会设下这种类似的诅咒。

    走进一看,石门两侧,还刻着几个醒目的大字,开者,必死!

    果然不出我所料,墓主人为了防止那些盗墓贼的光顾,果断在门口下了毒咒。

    望着墙上的几个大字,我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想着刘芳芳跟我说的那些话,进入古墓里的人,全都死了。

    没有人能够活着从这里出去。

    看来,这座古墓,真的很恐怖。

    从这里的规格来看,墓主人肯定是一位非常有身份的人。

    必然在墓室里设计了重重机关,防止古墓被盗。

    前面路口的那些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种大门我自然是不敢开了。

    忽然间,发现,在石门旁,还有一个洞口,看那种痕迹,明显是被前面那些倒斗的人破开的。

    看的出来,这些个盗墓贼也十分忌惮这种远古的诅咒。

    毕竟石门上的“开者,必死”,深深的刺激着众人的心房。

    看的出来,那些个盗墓贼,也不想触动诅咒,这才不敢打开大门,所以,就从一旁破开了一个小洞。

    不得不说,这些人还真是为了古墓里的金银财宝,与墓主人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角逐。

    要说,在没有经历这些事情之前,我也完全不会相信这些阴阳咒术,一直认为这些东西都只是迷信罢了。

    可,最近经历了太多太多邪乎的事情,还有体内的金印,简直神乎其神。

    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不得不说,阴阳术这东西,确实神秘莫测。

    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瞎子说,阴阳术就像法术一样,远远超乎我的想象,那些厉害的阴阳师,完全可以利用术法,控制尸体,甚至是一些大活人。

    只要道行深,铁杵都能磨成针。

    而且,瞎子的手札里也有不少这样真实的记载。

    加之我也试验过爷爷传给我的金印,确实非常的神奇。

    念及于此,我也更加相信,这些咒术的存在。

    怎么办?

    那些进入古墓的盗墓贼,全部都死光了,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出来。

    用脚趾头也能够想到古墓里的凶险。

    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我又有些犹豫了。

    进去了,也是一个死。

    回去呢,依旧是一条死路。

    亦或者是那条暗河,运气好,或许还能够很快找到出口。

    不过,始终还是太过冒险。

    希望渺茫。

    怎么办呢。

    正当我徘徊不定的时候,后方的河流忽然间变得汹涌澎湃了起来,呼啦啦的,似乎水流都变得湍急了起来。

    与此同时,传来了一声尖锐的怪叫。

    “乌啊……”

    那声音极为的尖锐,异常刺耳,声音在这洞穴中显得极为空灵,相当渗人。

    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回头一看,不好,

    那个水粽子又追杀了过来。

    看来,之前应该是被白蜡烛的光芒迷惑了,误以为我往回逃去。

    所以,她才会沿着相反的方向追了过去。

    想不到,这么快她就又杀了回来。

    她的身躯竟是直立在水中。

    我靠,

    什么情况。

    下一刻,她身形一闪一闪的,几个闪掠间,就朝着我这边杀了过来。

    她的速度很快,一瞬百米。

    顿时间,吓的我两腿发软,心肝乱颤,局部地区都快要裂开了。

    要知道刘芳芳,身为厉鬼,身受重伤,战斗力依然爆表,这水粽子传言比起那些女鬼还要强悍不少。

    毕竟,阴鬼没有身躯,儿水粽子却是拥有真实的身子。

    面对这种级别的邪物,内心里完全提不起一丝反抗。

    逃跑那是不可能的了。

    如此快的速度,恐怕我的五菱宏光都追不上了,更不用说我的速度了。

    眼见她就要追杀而来,当机立断,面色一横,掏出瞎子给我的那张黄符,沾了一些口水,啪的一下就紧贴在了额头上。

    要知道,符篆是不沾活人的。

    比如镇尸符,可以轻而易举的沾上尸体,但就是贴不中活人。

    我想,这黄符也是差不多的吧。

    情急之下,我也没有像那么多,或许,我变成一具尸体,或者是伪装成一具僵尸,兴许还能够迷惑她的双眼。

    没办法,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实在是走投无路,只能出此下策了。

    水粽子几个闪掠间,就来到了水流的尽头,身体直立在水面上,远远的看着我。

    虽然她的脑袋深深的埋在秀发之下,但我能够感觉到,她正死死的盯着我。

    只是脚下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难道是她看见我忽然间成了一具僵尸,瞬间迷茫了?

    但我感觉,更多的,还是有些忌惮。

    因为水粽子在水中,战斗力爆表,可一旦上了岸,那就两说了。

    在岸上作战,她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

    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她也不敢冒险。

    不管什么原因,终究,她还是没有追过来,只是一直静静的矗立在水面上,冷冷的盯着我。

    艾玛,我终于是险而又险的摆脱了她。

    如今看来,之前这个水粽子是在那指路灯当中迷了路,所以才追错了方向。

    现在更是因为我装逼的气质,一时间,吓唬的她也不敢轻易上岸了。

    我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