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道从封神开始 > 第二百零六章 结束,开始
    处理完诸般事务之后,杨拓随即离开了镐京。又开始周游列国,行道天下。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检查了一下乾坤图之中的物品。

    最显眼的,当属那阿修罗魔将的尸体。这阿修罗修为高深,肉身强大,有三面六臂,几近不死之身。

    杨拓以身化道剑,斩灭其元神,这才将其杀死。不过阿修罗虽死,这尸体依然散发着强大的气息,隐隐还影响着周围的变化。

    这阿修罗被斩灭元神而死,躯体自然没有半点变化。只是其眉心处,有一道竖长的血痕,宛如第三只眼睛一般。

    杨拓看了看尸体,暂时没有什么想法,就将这尸体收入山河珠之中,并将其镇压在地底深处,使之不会对外界产生什么影响。

    随后,杨拓又从乾坤图中取出了一柄镰刀。这镰刀造型奇特,很是古怪。

    镰刀也算是一件奇门法宝,一般很少人以此作为武器。阿修罗既然以这镰刀为武器,想来其本质怕是不凡。

    杨拓仔细摸索一番,这镰刀是一件后天灵宝。其乃是一种寒铁所铸,质地坚硬,祭炼的手法也很是不错。

    这种材质,杨拓也是第一次看见,想来是幽冥血海之中的特产。其大小如意,运用随心。虽是一件法宝,却也可以作为神兵使用。

    不过杨拓如今使用的,是其证道之宝——紫竹杖。紫竹杖威力非凡,却也不太用得上这件法宝。

    杨拓只是简单的摸索一番,就将其收起。如今一件后天灵宝,对于他来说,早已不算什么。

    他将其收起,作为自己的库藏,等将来再看能不能用得上。这些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他心中基本都有些谱。

    不过乾坤图中的另外一件物品,他却是也摸不着头脑。

    他取出乾坤图中的血池与血茧,仔细观察起来。血池虽然有许多的符文刻录其上,不过依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池子,只是材质略微有些不同。

    这个池子虽然普通,但是其中的液体却有些特殊。全是血液,还是不一般的血液。

    是经过高度凝炼的血晶,血晶所蕴含的元气比之血液,不知道强上多少万倍。

    以杨拓估计,一滴血晶当可使人多活百年,也可使一老者重返青春。

    虽算不得多么贵重的宝物,不过这一池的血晶,那可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其蕴含的生命之力,简直不可想象。其中有数十万将士与百姓的鲜血,又有一众修士的精血,最主要的是从幽冥血海之中流淌而出的那无穷血液。

    这么多的血液加起来,也不过才凝炼出这一池的血精,其中蕴含的元气可想而知。

    以这无穷的生命力,不论孕育什么,都不是简单的事物。杨拓看着这血茧,仔细观察起来。

    血茧有三尺大小,呈椭圆形,宛如一颗巨大的蛋。血茧之上遍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云纹。

    这些云纹不似人为,应该是天然生成。茧壳十分厚实,完全看不清内中的详情。

    从血茧散发出得强大生命力,以及时不时传出的心脏跳动之声。

    可以知道,这血茧之中,孕育的是一个强大的生命。而且血茧隐隐透出丝丝清灵之光,不像血液那般污秽浑浊。

    不过此时,血茧之中的生命还没有完全成型。从此次事件来看,这血茧跟脚不凡,应该与冥河教主有着不小的联系。

    最后想要跨界而出的那个阿修罗,就已经有着不可小觑的实力。就算在阿修罗一族之中,这样的人也不会是平凡之辈。

    不过血茧落入了杨拓的手中,不论他们有什么谋划,都已经是镜花水月。

    杨拓看着血茧,心想要不要将其毁灭。最后,他还是放下了这个念头。

    他觉得自己以后,或许会用得上也不一定。污秽之中,也是能生出纯净的。

    就如那生长在淤泥之中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反而圣洁异常。

    这血茧虽是血池孕育,给他的感觉却不是那种污浊之物,反而散发着隐隐的清香。

    既然作出决定,他也就不再多想。杨拓拿出了一副阵图,却是许久未曾动用的三绝阵阵图。

    这阵图自从发现了一些缺陷,就几乎没有再怎么动用过。他在紫微宫中,虽然又添加了一些神材。

    并以周天星辰重新祭炼过这副阵图,不过这阵图的根基,却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依然是以水火风三才为根基,红水阵、烈焰阵、风吼阵三阵为补充,以日月星三光祭炼,融合为一。

    其品质已经是大大增加,威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各种不足之处,也得以补全。

    不过其中的红水,依然还是没有处理。这红水,也即是血水,乃是王天君数千年的积累。

    杨拓一直都没有找到这红水的用途,又不想随意舍弃。如今得了这血池与血茧,却是刚刚好。

    杨拓将血池收入阵图之中,阵中的红水,立刻就朝着这血池汇聚而来。

    杨拓也不阻止,这些血水对于如今的三绝阵来说,却是有些多余。

    其被血池吸取之后,正好给日月星“三光”神水腾出空间,使三绝阵的阵图更加的完善。

    这些血水用来滋养血茧,也不算浪费。

    杨拓随后将阵图收了起来,这血茧一时半刻估计是不能孕育成功。

    不过听那幽泉道人所言,好似又费不了多少时间。想来那幽泉道人还掌握着什么催熟的秘法,又或者是他根本不打算将其孕育成熟。

    这血茧就算没有孕育成熟,也是一件难得的异宝。不论是用来炼法,还是炼宝,都是一等一的神材。

    杨拓随即缓缓起身,又看了一眼已经是断壁残垣的镐京城。高大的城墙与无数破损的房屋,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

    这偌大的镐京已经完全没有人烟,一点生气也无。杨拓缓缓走入其中,这镐京不止没有人烟,连一个地袛也无。

    想来在犬戎破城之时,这些地袛或许就已经战死了吧!在这混乱的世界,即便是神袛也不是那么保险。

    杨拓本体如今也不过是太乙金仙之境,在这洪荒天地之中,还远远不足以自保。

    证得太乙道果已经百余年,是时候为下一步修行,做些准备了。

    他抬头看向东方,旭日高悬,又一个只存在于历史之中,波澜壮阔的时代即将到来。

    这是人族历史上最璀璨的时代之一,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先贤。他们的百家学说,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

    “不过这一世,诸子百家之中,必然有我一席之地。”杨拓如此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