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只想当亡国之君的我昏成大帝 > 第一百四十八章变味的太平女真
    王安石以为女真那边的暗流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激发出来,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秦构在大乾这里主动放了一些火苗,逼着那些官员去灭火,让他们趁早想办法把大乾境内干草之类容易引火的东西清理清理。

    可那火却传到了女真那里,却有了不一样的结果。

    女真百姓早就对他们现在的处境十分不满了,加上王安石在大乾报上断言,如果要改善大乾匠人的处境,只能是朝廷出力解决,靠商人是不可能的。

    大乾匠人还能从那上面看到一些希望,女真人可看不到,他们早就对完颜阿骨打的统治绝望了,王安石那么说,不仅他们这辈子没指望了,还是在说他们的子子孙孙都没希望了。

    乌春舍又是一个急性子,见机会来了他也不想着什么扩大势力,而是直接拿着印有王安石那篇文章的大乾报,四处传播。

    就给那些女真百姓一个选择的机会,你们是要子子孙孙都这么过苦日子,还是要跟着我们拼一把。

    生活在女真的乾人基本都不愿意参与,然而拼命拼习惯,生死看淡的女真人却极为踊跃。

    这时候女真那边亦民亦兵的弊端就显露出来了,那些女真人想反叛的时候,直接就能拉起来另一支女真军队。

    并且乌春舍的那套天下田,天下人同耕的理念,实在是对那些普通百姓太有诱惑力了,完颜阿骨打的兵源很容易就被乌春舍抢了过去。

    在开了一个好头之后,乌春舍也当场兑现承诺,从权贵手里的一切东西都被他们抢了个精光,全部平分。

    见乌春舍闹出来的动静越来越大,加上有实实在在的好处,不少乾人也动心了,纷纷加入乌春舍的队伍。

    也辛亏完颜阿骨打之前带着三十万人到辽国发了一笔横财,让一部分女真百姓对他们还有一点信任,加上那些被吓慌的女真权贵纷纷许下重利。

    完颜阿骨打才勉强召集起来了十万兵马和乌春舍对阵,不过乌春舍手下敢上阵厮杀的人足足有三十万,并且人数还在节节攀升。

    最后完颜阿骨打只能把辛辛苦苦建起来的镇宁府丢了,往大乾方向奔逃,乌春舍也因为要消化自己刚占下来的地盘,没有对着完颜阿骨打穷追猛打。

    毕竟现在的他看了大乾那么多史书,以及各类典籍,也是有脑子的,知道如果自己许下的承诺不能及时兑现。

    现在那些人对他说出来的条件有多么拥护,将来就会有多恨他,在抓紧时间把许诺的东西发下去的同时,他也在拉拢那些局势观望的人,比如刘二牛那一伙匠人互助会的人。

    “刘兄,你们一直在探讨怎么让普通人活得更好,还觉得我的想法太简单,现在看看我治理的女真,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产业,将来的产出也都是他们自己的,这还不够好吗?”

    刘二牛叹了口气道:“王上英明神武,我等不如,只是不知道像我们这些不愿意跟随王上上阵杀敌的普通人,在大金又是什么待遇?”

    在乌春舍反叛后,他就自封为王,立国号为金,想必秦构知道这个消息后应该会开心的。

    听刘二牛这么说,乌春舍笑道:“也会给你们分田,不过肯定会比愿意上阵杀敌之人少一些,寡人这里可不养懒汉。

    并且寡人将每个人的地都分下去之后,还有诸多公地,将来要是有功之人,寡人也不会吝啬赏赐。

    那完颜撒改所尝试之弊端,寡人虽然都想一一纠正,但实在是无人可用,还请刘兄,以及匠人互助会的诸位兄弟助我。”

    刘二牛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匠人,被乌春舍这么一个豪强左一个刘兄,右一个刘兄喊着,说不心动是假的。

    但是他对于乌春舍这么一个又平分田亩,又仿照耕战搞出来的四不像制度到底怎么样,还是有疑虑的。

    接着追问道:“王上,咱们这大金肯定有很多人不想专于农事,也肯定有人表现卓越,成为金国新的权贵,不知王上要如何对待这些人?”

    乌春舍对刘二牛口中那一声咱们大金十分满意,笑道:“若是有立功之人,那自然会赏功勋之地,不过那功勋之地只会在其主死后留存五十年,之后就要收回公田。

    我金国有权之人,必须是能用手中之权让我金国百姓过得更好,才能坐稳官位,才配受百姓奉养。

    寡人自己一年只需要两千石,宫殿什么的也无需大建,够住就行,寡人儿子一年只能拿五百石,三代之后就是庶民。

    至于不想为农的匠人,寡人也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安置,那就是效仿乾国市易司,所有东西一个价钱收,同样一个价钱卖,不允许商人低买高卖,私自交易,这样一来也能互通有无。

    不过以后要怎么鼓励我金国百姓努力生产,寡人还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所以务必要请匠人互助会的兄弟协助寡人,”

    刘二牛见乌春舍是真的想让百姓过得更好,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到时如果碰到什么问题,再想办法解决就是了,有这初心就够了。

    言辞恳切道:“在下愿助王上一臂之力,其他人在下也愿意劝其留下,只是若是有人不愿意留,王上又该如何处置?”

    乌春舍大喜道:“多谢刘兄相助,若是有人不愿留,寡人当亲自劝说,若是还要离去,也绝不为难,还会派兵护送。”

    刘二牛当即拜谢道:“多谢王上如此看重,不过在下已成王上之臣,当不起王上一句刘兄。”

    于是在女真的诞生匠人互助会正式分裂,一部分留在乌春舍麾下,另一部分流转到了完颜阿骨打控制的底盘,甚至回到了大乾。

    这些人境遇如何暂且不提,乌春舍反叛让乾国上下都颇受震惊。

    乌春舍一独立,大乾与高丽之间的陆路已经是断了,女真那里也购买不到多少原料,并且还有颇多大乾商人的产业直接被乌春舍给收了。

    然而大乾商业利益的冲击还只是小问题,另一个问题远比那大得多,乌春舍所立的金国从各种政策上看,好像要比大乾这边好不少,毕竟那金国是一片白纸好作画,大乾这里还有不少陈年陋习,改起来十分麻烦。

    不过女真人好像要过上好日子了,大乾这边被秦构放的那些火苗,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