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一百一十 二章 进军永州
    结社这种事情自古就有,明朝中后期更甚。

    读书人结社,官员结社,普通百姓也结社,甚至家奴妓女等社会最底层的人也纷纷起来结社。

    结社的本质是为了抱团取暖,互相帮助。

    沈墨现在提出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口号和执政策略,他需要更多的志同道合之人,将这些东西能够接纳吸收消化,然后去推广,让更多的人去接受,去信仰,来追随他,跟他一起践行。

    所以李元武等人提出的结社建议正好暗合沈墨的打算。

    不过理想社必须牢牢掌控在沈墨自己手中,所以他对于李元武等人的建议,并没有立即答应。

    理想社这种基于信仰基于理想,因为思想上的认同而结成的社团,其实就是后世党派的雏形。

    所以必须要有严密的章程和组织架构,这样才能成为沈墨达成志向的最有力的武器,绝对不能轻易的假于他人之手,必须由自己来亲自来筹办。

    不过李元武等人却有倡议之功,以后理想社壮大之后,他们只要自己不犯错,必然是其中的元老。

    沈墨对于李元武等人的倡议表示了极大的赞赏,不过也明确告诉他们结社一事事关长远,不能马虎行事。

    根据李元武等人的想法,理想社之中的成员都应该是跟他们一样读过书的富家子弟,家世好,年轻,富有才干。

    但是就凭这一点已经跟沈墨提出的“平等论”是相悖的。

    嘴上喊着人人平等,但是如果加入理想社都做不到人人平等的话,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沈墨自然不会同意。

    按照他的设想,任何人,只要接受并坚决拥护荡寇军的信仰和政策,并且努力践行,无论他是出身官员还是家奴,亦或是佃户甚至是妓女龟公,都是有资格加入理想社的。

    否则的话,理想社就成了一群富家乡绅弟子自嗨秀优越感的地方了,毫无意义。

    李元武等人虽然微微有些失望,但是却对于沈墨的胸怀有了更深的认识。

    这位沈先生是在真正践行自己提出的“平等论”,而他们这些人却依然抱有门户阶层之见,这让他们感道一丝羞愧。

    “总镇胸怀如海,是我等狭隘了。”

    众人鞠躬惭愧不已。

    在掌握了所有的工作流程之后,李元武等人带着沈墨派给协助他们分田的吏员以及农会代表回双牌县去了。

    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以及践行荡寇军纲领的决心,准备先从自家开始分田。

    李元武的父亲对李元武擅自杀了双牌知县去投贼,一开始是很不理解的,大骂李元武是要把李家代入万劫不复之地。

    但是李元武将怀里的《荡寇集》小册子放到他爹面前道:“沈先生志存高远,绝非一般反贼可比,你看看这个就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说完转身就走,带着他编练的乡勇去先分自家的田地。

    李老爷子也是个秀才出身,看了一宿《荡寇集》,终于明白了儿子为何对沈墨这个反贼头子如此推崇了,对心腹家奴叹道:”若此人能够坚持下去,日后驱逐鞑虏,得天下者必此人也。既然我儿已经有了抉择,那我这个当爹的也不能拖后腿。你去把所有的下人全部召集起来,我有话要说。”

    李元武分自家的田,李老爷子就释放自家的家奴。

    李家的家奴们也早都听说过零陵县那边的各种消息,此时得到自由身,也是惊喜不已,对着李老爷磕头谢恩。

    但是也有少部分人不愿意走,要留下继续伺候李家。

    李老爷子无奈,也的确需要有人伺候,道:“既如此,那就签订雇工契约,按月给你们发放月钱。”

    其他任氏,张氏以及萧氏的当家子弟,回到家中以后也纷纷想方设法说服了自家的长辈,开始主动从自家分田,释放家奴。

    对于这些主动投效主动分田释放奴仆的乡绅,沈墨当然是优待的,粮食财产商铺都给他们保留的。

    对于那些敢抗拒的,那就连同他们的命一起没收。

    由李元武这些人带头,双牌县的分田土改工作进行得轰轰烈烈,非常顺利。

    其中虽然也有一两个抗拒分田的地主,但是都被李元武带着编练的乡勇给干脆利索的收拾了。

    分田之后,其他一系列的政策也相继施行。

    除了释放家奴,所有的民间高利贷全部被废止;清廷官府以及地主乡绅们征收的各种苛捐杂税乃至一切盘剥百姓的手段都被禁止。

    两个县的所有妓院全部被查封解散,赌坊全部被封,各处的乞丐游民,只要手脚健全者愿意编入民户,就分给田地。

    如果不愿意辛勤劳作的,全部拉去挖矿劳改。

    沈墨还派了水师回去将姜寒酥和宣教司的人都接了过来,在那些被解放的妓女龟公之中选拔人才成立零陵县和双牌县的宣教队,排练《白毛女》,为下乡巡演做准备。

    同时,东安县各村农会也都选拔出了一批代表过来协助零陵双牌两县各村成立农会。

    李志远也派出了一些人手来充实沈墨手下的官吏数量。

    同时,沈墨从两县报名当然预备吏员的士绅大族子弟中也选拔了一部分去东安县实习。

    等他们实习回来,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另外,随着分田工作的结束,各村成立护村队以及守备军的进程立刻开始。

    零陵和双牌县土地肥沃,人口众多,比起东安县来要富裕,所以沈墨打算将编练村兵和守备军同步进行。

    零陵县编练守备军四千人,双牌县编练三千人,都是属于半脱产性质的军队。

    两个县合起来编练的村兵总数将两万人。

    为了尽快成军,沈墨将常远和孙翔两个人都调了过来,分别担任零陵和双牌两县守备军的统领,李元武担任零陵县守备军副统领。

    同时还从东安县守备军抽调了一匹骨干来担任新组建的两县守备军基层军官。

    装备充足,待遇丰厚,士气高涨,编练新军很快就进入了正规。

    在编练陆军的同时,沈墨下令荡寇军水师统领郑云龙搜集船只,扩建水师。

    扩建后荡寇军水师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以十艘炮舰为主力的主战舰队。

    第二部分以普通船只改造而成的普通战船组建的警戒舰队。

    第三部分则是辎重运输舰队。

    整个舰队加起来大小船只近五百艘,可同时运输人员万人左右。

    ……

    宝庆府和贵阳府的清军在相继进攻东安县失败之后再也没有冒头,都龟缩在城中不敢出来。

    刘光耀的所谓两面夹击的剿贼妙计也干脆利索的宣告失败,他躲在永州城中瑟瑟发抖,惶惶不可终日,生怕沈墨率军报复攻打永州。

    到了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的春天,三月,草长莺飞,万物复苏。

    二月,清廷福建水师提督万正色率官兵二万八千余名、战舰二百四十艘主攻海坛郑经水师,福建巡抚吴兴祚、连续击败郑经刘国轩部。

    郑经知势不可为,焚演武厅行营,率余众登舟返回澎湖。厦门总兵黄瑞面对清军强大攻势,率部投降。三月,福建沿海诸岛均为清军收复。

    二月,投降清廷的施琅之子施齐、施亥及其眷属七十三口被郑经下令全部处死,抛尸海中,原因为其秘密勾结清廷,准备里应外合助清廷收复琉球。

    三月十二日,沈墨亲率两千荡寇军正兵以及四千守备军,搭乘水师船只进攻永州城。

    永州知府刘光耀大骇,闭城不出,驱赶百姓乡勇近万人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