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贾府 > 第一百三十九章春闱
    隆治四年二月初九,春闱会试。

    天空中下着小雨,贡院门口人头攒动。

    不同于隆治三年恩科会试那样匆忙,今科赴京参加会试的举子更多,一群来自大江南北的举子打着伞站在贡院门口,恭敬的等候着龙门的开启,进了此门,榜上有名者才能推开仕途的大门,成为读书人中的精英,真正踏入统治阶级,享受种种特权。

    神京东城,古大力赶着马车送古道安前往贡院参加会试,原本这个时辰早就该到贡院门前等待的,谁知出门后不久马车便坏了,连忙让人去找马车,结果因为下雨天,又逢春闱,很多马车都被人提前租去了,等了许久才找到一辆马车。

    “大力,快点,时辰不早了!”

    古道安掀开车窗帘子,催促道。

    “啪!”

    古大力闻言,一抖手中马缰,让马加速跑了起来。

    “嘶,嘶!”

    就在快要出东城的时候,对面驶来的马车突然加速起来,车前的马叫了两声,跟着发疯了似的冲了过来。

    “马惊了,马惊了,快闪开,闪开!”

    赶车的汉子死死抓着手中的绳缰,企图让马停下来,眼见马儿失去控制,顿时大声喊道。

    街道上的行人立时慌乱起来,惊叫着四处躲闪,古大力用力拉住马,将马车停了下来,随后受惊的马车便从身旁擦过撞进了街边的店铺里,发出巨响,正当古大力庆幸之时,突然马儿发起疯来,拉着马车冲了出去。

    古大力一面拽住马缰一面用马鞭抽打着马屁股,试图让马停下来,突然瞳孔一缩,他发现马脖子上插着一截断了的木棍,接着回头大喊道:“公子小心!”

    “轰隆!”

    一声巨响,马撞到了路边上的摊子,倒在地上,车厢跟着翻倒在地上,滚了几圈,古大力从地上爬起来,未查看自身情况,连忙跑到翻倒在地上的车厢边,将摔昏过去的古道安拖了出来。

    “公子,公子,你怎么样了?”

    古大力一面检查着古道安有无受伤一面叫喊着。

    “咳咳,我没事,快,送我去贡院,再晚怕误了时辰,咳....”

    少时,古道安悠悠醒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说道。

    “好,公子稍等,我叫辆马车!”

    古大力将古道安扶起靠在翻到的车厢边,又去路上拦马车,好在此时车多,很快便拦下了一辆。

    “嘿,我说两位,怎么个意思,撞了我的摊子,伤了我的伙计,不赔钱不说,一个招呼都不打就想走,还有没有王法了。”

    正在此时,回过神来的店主带着伙计围了上来,大声喊道。

    “大力,给他钱。”

    古道安看着围上来的店主说道。

    古大力摸了摸腰间,发现没带钱,小声道:“公子,出门急了,钱忘带了。”

    “怎么,没钱啊,没钱今个别想走,我告诉你们,巡街的军卒可是马上就到了,不要想着跑!”

    店主见状,伸手拦住二人,厉声道。

    “店家,行行好,我家少爷赶着参加会试,今日出来着急没带钱,待我送了我家少爷,定取了钱给你送来,你看怎么样?”

    古大力满脸堆笑对着店主说道。

    “没钱你拦什么车,耽误我做生意。”

    话音刚落,一边的车夫不高兴了,撂了句话,赶着马车便走了。

    “怎么回事啊?”

    少时,一队巡街的左五营军卒赶到了这边,看着混乱不堪的景象,带队伍长走了过来,问道。

    “军爷,他们撞了小老儿的摊子、伤了伙计,不赔钱。你可要给我们老百姓做主啊!”

    店主连忙上前说道。

    打量一番,又问了围观的人群几句,军官看着古道安两人说道:“既然撞了人家的摊子、伤了伙计,怎么不赔钱啊?”

    “军爷息怒,不是我们不赔,实在是出门着急忘记了,而且我家少爷还要去赶考,您看能否行个方便,钱肯定赔,而且少不了您的酬劳,帮帮忙。”

    古大力拉着军官小声陪笑道。

    军官闻言,惊奇道:“哦,贵公子难道要参加今科会试?”

    古大力连忙说道:“是的,还望军爷行行好,帮个忙。”

    军官想了想,将店主拉到一边商量去了。

    看着交谈的二人,古道安眼神闪烁,小声对古大力道:“事情有蹊跷,都这么久了,三伯他们怎么还没有来。”

    古大力也发现了情况不对,道:“那该怎么办公子?”

    “这位公子,方才我与店家商量了,你看要不你们押点什么在这,等方便了您在拿钱来赎,怎么样?”

    正说着话,军官走了过来,说道。

    古道安闻言,一怔,因为参加考试,所以自己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想了想,对店主道:“要不这样,你跟随我们去贡院,我伯父在那边,到时候让他赔你钱,可好?”

    店家闻言,道:“行吧,看你进京赶考也不容易。”

    .......

    贾政回头看了眼香炉,对着文安道:“文大人,香已燃尽,按制要关闭龙门的。”

    “再等等。”

    文安看着外面的人群,眉头紧皱,说道。

    贾政沉声道:“文大人!”

    “老夫说了,再等等!”

    文安不耐的回了一句。

    礼部一郎中上前对贾政说道:“贾大人,还有位苏州的举子尚未赶到。”

    闻言,贾政立时面色一沉,道:“不管他是哪里的举子,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能坏。”

    说完,对着边上的军卒大声道:“关龙门!”

    见一众军卒看向文安,贾政厉声道:“你们没有听见本官的话吗,关龙门,否则本官定会向皇上参尔等失职。”

    此话一出,军卒顿时大急,也不理会文安同不同意,转身推动大门,开始封闭贡院。

    文安大怒道:“贾政!”

    贾政迎着文安愤怒的眼神,道:“文大夫喊本官何事?”

    “朝廷开科取士,是为朝廷延揽人才,怎能如此呆板行事,这个举子乃是江南众多举子中的佼佼者,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此放弃定会给朝廷造成损失的。”

    文安不满的说道。

    “等一等,我们少爷还没进呢?”

    正在此时,古大力搀着古道安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快,快停下,人赶来了。”

    文安看见赶来的古道安,连忙大声说道。

    然而军卒却如同未听到一般,缓缓的推着大门,直至“轰”的一声,大门彻底关死!

    ........

    忠勇侯府,书房。

    “下官多谢侯爷栽培。”

    王文海躬身道。

    贾琦道:“快请起,本侯当初既允诺了你,定会兑现的。些许小事,不要放在心上。”

    王文海闻言,连忙再次躬身向贾琦施礼道:“下官今后以侯爷马首是瞻。”

    贾琦点头微笑道:“你的才能本侯知晓,可惜得罪了小人,不过不用担心,大汉朝是皇上的,只要王大人用心办差,为皇上效力,没人能将你怎么样的。久别归乡有什么想法?”

    王文海道:“自从被贬,下官在神京就没了亲朋,此次若不是侯爷,下官可能会客死他乡,休息几日便前往吏部上任。”

    贾琦笑道:“既然这样,你好好休息几日。对了,我找人将你调到了我二叔麾下办差,没问题吧?!”

    王文海闻言,面露惊喜,连声道:“能在国丈手下办差,是下官的荣耀!”

    贾琦道:“这就好,等春闱之后,我给你引荐。”

    两人聊了许久,贾琦亲自将王文海送出了书房。

    “二爷,事情办好了!”

    就在这时,贾福走了过来,小声说道。

    贾琦闻言,点了点头,走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