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世不凡 > 第89章 卢三郎
    高不凡把单刀往柜台上一搁,淡道:“本公子像是开玩笑?”

    两名伙计面色微变,老掌柜皱眉道:“本店的成衣每种款式都只有一套,现做现卖,没有十套那么多。”

    高不凡皱起剑眉道:“你刚才不是说贵店乃百年老字号,想要什么衣服都有,现在咋没了?”

    老掌柜面色一黑:“看来阁下并不是诚心买衣服的,而是来捣乱的。”

    高不凡连连摆手,一脸认真地道:“不不不,掌柜的可不要乱说,本公子可是守法良民,才不会干捣乱的事,本公子是真心实意要买衣服的。”

    老掌柜黑着脸:“既然是诚心买衣服,那便把钱付了。”

    “每样来十套,拿出来,本公子自然不会少你的钱。”高不凡面无表情地地轻敲击着刀把,当看到窦线娘哭着被赶出来的那一刻,他就下定决心要治一治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市侩商人了。

    老掌柜冷笑道:“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咱们雲裳轩是哪家名下的产业,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识相的就把钱付了滚出去,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哎哟,好大口气,敢让俺们老大滚出去,俺看你这老东西是皮痒了找揍吧。”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二人怒容满脸地大步走进来。

    老掌柜皱了皱眉,忽然面色一变,本来挺直的腰也塌了下来,飞快地从柜台后面转了出来,点头哈腰地施礼道:“什么风把三郎您给吹来了。”

    高不凡转身望去,发现崔护正与一名白衣中年男子并肩走了进来,这名白衣男子约莫三十岁许,相貌俊朗,颌下留下着短须,双目炯炯有神,举手投足气定神闲。

    白衣男子没有理会老掌柜,目光倒是先落在了高不凡身上,抱拳微笑道:“这位想必就是作出《把酒问月》,计灭悍匪张金称的蓨县才子高长卿了?”

    老掌柜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局促不安地耷拉下脑袋,两名伙计更像见到猫的老鼠般躲到了角落去。

    高不凡有些意外,抱拳回礼:“不敢,在下正是高蓨长卿,敢问兄阁下如何称呼?”

    崔护连忙介绍道:“高公子,这位卢三郎名涛,表字洪波,出身范阳卢氏,乃卢太守的族弟,刚才在外面碰巧遇上了,这间雲裳轩便是卢氏名下的族产。”

    高不凡不由恍然,范阳即如今的河北保定一带,离这里并不算远,所以卢家把成衣铺开到蓟县来并不出奇,于是再次抱拳道:“原来是卢兄,久仰,在下不知这雲裳轩竟是卢兄的产业,实在是万分抱歉!”

    卢三郎笑道:“高公子言重了,敢问可是本店掌柜伙计待慢了两位?”

    高不凡摇头道:“并没有,掌柜和伙计都很热情,就是在下这位朋友少不更事,摸了看了贵店的衣服又不买,所以被贵店伙计请了出去,在下知道后便带她来赔礼道歉,顺便把她摸过看过的让服都买下,噢对了,贵店的伙计真是好记性,把在下朋友看过摸过的衣服都全部打包好了,在下正准备付账呢,真心便宜,每一套衣服才二两银子多一点,所以在下准备多买些,可惜掌柜说没货了。”

    老掌柜和两名伙计顿时脸都绿了,卢三郎则是面色阴沉,瞥了一眼穿着男装的窦线娘,显然已经猜出怎么回事了,不过此人的涵养端的是好,并没有立即疾言厉色地指责老掌柜和伙计,而是歉然地道:“误会了,本店并无摸过看过衣物就要买的规矩,天下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委屈这位姑娘了,万分抱歉,这些衣物就算送给这位姑娘陪罪吧,还望高公子和这位姑娘不要见怪。”

    高不凡有些意外,本以为有其仆必有其主,没想到这位倒是挺识大体的,心中的火气也顿时消了一大半,朗笑道:“既然是误会,赔罪就不必了。”

    卢三郎却正容道:“我范阳卢氏名下产业向来以诚信经营为本,错了就是错了,赔罪自然是必须的。”说完目光冷冷地瞥了那老掌柜一眼。

    老掌柜大汗淋漓,陪笑道:“高公子,窦姑娘,实在对不住,鄙人有眼不识泰山,这些衣服你们拿着吧!”

    崔护这时也打圆场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长卿你就应了吧。”

    “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多谢掌柜的!”高不凡笑道。

    老掌柜连道不敢,心里叫苦不迭!

    高不凡让高世雄兄弟帮忙拿衣服,一行人走出了雲裳轩,卢三郎拱手道:“今晚在下在翠园设宴一尽地主之宜,还望崔兄和高公子赏脸。”

    崔护和这个卢三郎似乎很熟稔,十分爽快地答应惠来,至于高不凡,他对这个卢三郎的观感还可以,而且崔护的脸子还是要给的,所以也客气地答应下来。

    卢三郎目送着高不凡等人离开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返身回到店中,老掌柜和两名伙计吓得大气也不敢透。

    卢三郎冷冷地道:“树大有枯枝,我范阳卢氏乃百年豪族,树大根深,但也难免出几个害群之马,你们两个滚吧,回范阳老家种田去,总不至于饿死!”

    两名伙计屁都不敢放一个,回去收拾东西默默离开。

    老掌柜讪讪地道:“三郎……”

    卢三郎打断道:“老叔,你年纪也大了,也该回老家享享清福,含饴弄孙了,从今日起,蓟县的生意不用你打理,收拾一下启程吧。”

    老掌柜面色惨变,不甘地道:“三郎,我可是你族叔,为了这么点小事,至于么?”

    “千里之堤,崩溃蚁穴,我范阳卢氏之所以能屹立不倒,靠的就是诗书传家,从严治族,去吧,老叔你体面些,侄儿也体面些!”卢三郎淡道。

    老掌柜面色变幻,最后一咬牙,跺脚道:“好,卢老三你等着,没有我们这一房的支持,我看你还能不能坐上家主之位!”说完愤然拂袖离去。

    “站住!”卢三郎低喝了一声。

    老掌柜站住脚步,暗松了口气,只以为对方改变主意了,谁知卢三郎却淡道:“记住,本人有今时今日的地位,靠的不是哪一房哪一支,而是凭本事!”

    老掌柜冷哼一声,气咻咻地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