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 第二百三十四章、耐人寻味的二傻子
    “小芳姐快生了吗?”

    “快了,大夫说就这两天的事。”

    “喔,我明后天回深甽。”南易说完,就转换了话题,“摸奖已经到了几个城市了?”

    “12个。”

    “可以把信寄出去了,记得把信封用酒精擦一擦,戴上手套。”

    “我明白。”

    “嗯。”

    十二个城市,陈伟云应该赚了不少了,是时候荡涤他自己的罪孽了。

    南易接着思考了一下,要是印剫有像自己这样的义士该怎么办,他最后决定把这个问题抛给现在还未知的未来合伙人,以印制印应该是个好办法。

    “莫说青山多障碍,风也急风也劲,白云过山峰也可传情,莫说水中多变幻,水也清水也静,柔情似水爱共永,未怕罡风吹散了热爱,万水千山总是情,聚散也有天注定,不怨天不怨命,但求有山水共作证……”

    人虽然在香塂,可南易已经许久没有好好陪过两个小丫头,在办公室里琢磨告一段落,南易就在晚饭前回家,陪两小吃了饭,吃完饭又陪她们看电视剧《万水千山总是情》。

    这电视剧南易没看过,主题曲他却是记忆犹新,曲子一响起,就会有种莫名的感觉。

    “爸爸,这部剧播完,就播《苏乞儿》咧。”

    “《苏乞儿》,谁演的啊?”

    南若玢这个小丫头,屁股在沙发上蹭了蹭,把自己给拱起来,然后抓着南易的肩膀一个翻滚,就瘫坐到南易怀里,“无线正当红的那个,爸爸,你猜猜。”

    “你都说的这么明白了,爸爸哪里还会猜不到,当然是烂口发咯。”

    “嘿嘿,爸爸你叫他烂口发,出门当心师奶们撕了你。”

    “我要别人撕,肯定就是你告的密。”

    “我才不会告密咧,要当心那边那个。”南若玢睖了眼范红豆,又冲南易眨眨眼。

    范红豆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南若玢,然后又转回去继续盯着电视机,无视,彻底的无视。

    “你啊,少欺负你红豆姐。”

    “我才没有呢。”南若玢不依的扭了扭身子,复又抱住南易的脖子,“爸爸,我们快放暑假了。”

    南易刮了刮南若玢的鼻子,满是宠溺的说道:“知啦,过段时间我们就出发。”

    “嘿嘿。”

    “咦,好久没看到演胡铁花的那个靓仔了,你说的《苏乞儿》有没有他?”

    “吴孟达啊,他靓仔咩?”

    “还好啦。”

    “爸爸,你out啦,吴孟达前年就欠了一屁股赌债,被无线给雪藏了,没戏拍,去年拍了一部电影,伟业公司的,是个配角。”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在学校,你和同学就聊这些?”

    “少少啦,你不是跟我说让我和同学打成一片么,我的同学不是说爹哋妈咪带她们去哪里旅游,就是哪里的东西好吃,不然就是哪个电视好看,哪个明星靓仔。

    爸爸,我其实不喜欢看电视,不过为了做功课,勉为其难啦,我命歹啊!”

    “好吧,爸爸真是难为你了。”南易抚了抚南若玢的头,手一滑,滑倒她的耳垂,两只手指捻住,“知道你最喜欢组合数学,你现在就回房间攻克寇克满女生问题,发篇论文,让爸爸面上有光啊。”

    “略略!”南若玢做了个鬼脸,“这个问题71年就被解开了,我的目标是霍奇猜想,爸爸,我解开了拿个诺贝尔数学奖告慰你的在天之灵好不好?”

    “好啊,你个臭丫头,不但咒我,还敢侮辱我的智商。”

    南易把南若玢翻了过来,手马上就要拍在她的稚嫩上,范红豆就说了句“爸爸等等”,屁颠屁颠的拿了一只南易的牛筋底布鞋过来,“爸爸,用这个打,我蘸过水了。”

    南若玢见到布鞋,就是一个激灵,挣扎着爬起来,就往范红豆扑过去,“范红豆,我跟你拼了,让你尝尝我的佛山无影脚。”

    范红豆从沙发上站起来,摆了一个虎鹤双形的起手式,“佛山黄麒英,请指教。”

    “占我便宜,让你好看。”

    南若玢双手的食指和中指抻出,其他的手指勾起,双手挥舞着就往范红豆的眼珠子挖去。

    “滚回来,过分啦。”

    南若玢一听南易的话,一跺脚,嗔怪道:“爸爸,你偏心。”

    “回来坐下,继续看电视,你再人来疯,我把你倒吊起来,吊个三天三夜。”

    “哼。”

    南若玢一哼,乖乖的回南易的怀里躺下。

    南易微微的叹了口气,两个都进了人憎鬼厌的年纪,虽然比一般的孩子好带点,可也有限。得带她们去海地见识一下吃土的孩子,再带她们去利比里亚见识一下娃娃兵。

    “下次不许再侮辱我的智商,听明白没有?”南易捏住南若玢的耳朵,耳提面命道。

    “知道了,爸爸,我错了。”

    小丫头眼角一挤,双眼就变得通红,眼眶里满是水雾。

    “嚯,有进步啊,现在眼泪说来就来,谁教的?”

    “嘿嘿嘿。”南若玢揉了揉眼眶,嬉笑道:“音乐老师啊,她读过无线训练班。”

    “你这本事不要在爸爸面前使,我不吃你这一套。”

    “爸爸,你不爱我了?”

    “别人都说打是亲,骂是爱,爸爸对你又亲又爱,说吧,你想让我打哪里?”

    “哼,爸爸大坏蛋。”南若玢嘟嘟嘴,不满的说道。

    “还我坏,你自己不坏,你可以侮辱爸爸的智商,但不要拿科学开玩笑,下次再说什么诺贝尔数学奖,我拍烂你的屁股。”

    “好嘛,菲尔兹数学奖。”

    “跟你说个故事,1938年,羙国停止对日夲出口高标号汽油,日夲呢,本来就是一个资源极度匮乏的国家,这样一来,军舰和战斗机所需的燃料供应就几乎断绝。

    这时候,突然出现一个自称掌握了水变油技术的科学家毛遂自荐,这个人的名字叫本多维富。

    这个人早年还声称发明了‘从稻草中提取丝绵’的技术,因为日夲纺织业当初也是世界闻名,他因这个技术募集了大量资金,结果就是不了了之。

    本多维富先是巧妙的骗过神户女子学院的一名博士,并获得帝国大学教授等专家的肯定。

    有了这些专家的背书和引荐,他就见到了军方的多位大人物。日夲军方等级制度森严,下级即使持怀疑态度,也不敢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

    当时,本多维富的水变油技术一直传到日夲首相的耳朵里,首先就问了军需局局长什么意见。

    军需局局长看都没看就说,这是胡扯,就是个江湖骗子。

    本多维富第一次就这样碰壁了,但他不甘心,又继续跑到海军航空部推销,结果航空部教育局局长同意为他站台,亲自写下长达58页题为《以水为主体,制造挥发性油发明相关实验》的报告,结果真的说服了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

    山本五十六那时候已经在策划偷袭珍珠港,油一断,他都快急疯了,就在这个时候,哎,本多维富跳出来了,为了他的虎虎虎计划的顺利实施,他也不管真假,先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再说。

    于是,山本五十六下令由航空部教育局局长带队,在航空本部地下室内进行试验,并成立由30名技术人员组成的实验委员会,全程监视实验进展。

    1939年1月,本多维富宣布试验成功。

    但是,之前就持怀疑态度的军方高层经过检查,发现所有实验瓶都事先做好标记,而本多宣布试验成功时,他所持的汽油瓶并非作有标记的实验瓶,因而揭穿了骗局,本多维富被海军移交警方处理。

    但是本多维富并没有受到很大的惩罚,这都是因为以山本五十六为首的日夲海军军部,并没有人站出来控诉或指责他。

    故事说完了,你来告诉爸爸,为什么本多维富能够骗过两个知识渊博的博士?”

    “干爹,我知道。这是因为海水变油的理论是靠谱的,利用电解海水得到二氧化碳和氢气做原料,然后利用催化剂把二氧化碳和氢气合成业态烃,进而制成燃油。

    可是海水里的成分和淡水不是一回事,而且,海水变油也不划算,转化过程中消耗的能量大于燃油燃烧产生的能量。”

    “哼,臭显摆,我不知道咩。”

    范红豆原来一直都让着南若玢,和南易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少说话,都把父女亲热的机会让给南若玢。

    不过,最近这些日子,范红豆变得和南若玢针锋相对了。

    “爸爸,海水变油只是给一些人提供了相信水变油的借口,本多维富能把这个闹剧持续到那种地步,最主要还是因为利益和面子。

    有的人能从中得到利益,有些人为了面子,就算后来发现自己上当了,可依然不会戳破,他们要拉更多的人下水,这样,陷在坑里的人就多了,就算最后被戳破,他们也不那么显眼了。

    爸爸,那个成语怎么说来着?”

    “法不责众!”

    “对,就是这个,法不责众,爸爸,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故事?”

    “没什么,最近,我看了一篇新闻报道,说太阳系里有颗行星叫灵神星,富含铁、金、铂、银、铜等重金属元素,整体价值超过上京美金。”

    “京?”南若玢掰着手指头算了算,“10000亿亿啊,好多。”

    “嗯,好多的,正因为多嘛,就有人找爸爸一起投资造一条梯子通到灵神星去,这投资挺大的,爸爸正犹豫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找爸爸投资,说是发明了点石成金术。

    这个投资少一点,不过他说每天的产量不高,只有区区的80吨。

    头疼啊,爸爸都不知道投资哪个项目好,你们两个帮爸爸一起想想,到底投资哪个?”

    南易话音刚落,南若玢和范红豆就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哼,把我们当二傻子呢!”

    说完,两人都转头看着电视,不再搭理南易。

    南易呵呵一笑,抱着南若玢改变了一下坐姿,津津有味的也看起了电视。

    “爸爸,无线出了一个女新人,好靓嘅。”

    “什么名字啊?”

    “芭芭拉。”

    “没听过,中文名呢?”

    “姓范的,芭芭拉中文名?”

    “哼!”范红豆先冲南若玢哼了一下,才对南易说道:“干爹,叫翁美玲。”

    “她啊,听过,她漂亮?”

    “靓。”

    “还好。”

    “皮肤忒黑。”

    “哼。”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