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入赘大唐李家 > 第七十四章 我要和李白单挑作诗
    “就是,别说是三十万贼军,有秀宁在,便是有百万,千万,那也不在话下。”

    王老夫人特别给杨默面子,十分力挺。

    压根都不等杨默的话落地,直接就给托住。

    “而且我看这位壮士啊,说的也很有道理,从济州到太原,那可不是得有千里之远?那帮贼人哪里有那么多粮食。”

    老太太捧完杨默还不算,看向蒙恬问道:“敢问这位壮士...”

    蒙恬两世为人,一来到此朝就被盖聂撵着逃,上辈子虽然是统帅三军的大将军,但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这两件事让他的看清楚许多事,其中一点就是不能轻易得罪人。

    此时他只不过是杨默的门客——姑且算是门客吧,他也不懂现在叫以前的门客怎么称呼。

    而现在又在太原最大的世家王家的主场,对面的老夫人又这般客气,蒙恬有些受宠若惊,赶紧上前行礼:“老夫人言重了,蒙恬不敢当。”

    “哦,蒙恬蒙先生...”

    老夫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带着三分笑意:“蒙先生说的也很好,来人哪,赏。”

    这边吩咐,提着一个袋子的家丁走上前,恭敬的递给蒙恬一个荷包。

    杨默等人这才发现,合着这个家丁后边还拖着一个盛放着荷包的袋子。

    这老太太,真是够大气的。

    难怪王家在五姓十家中名声最好,这老太太和人交流,说话前先拿钱开路,谁不喜欢?

    “这...”

    蒙恬反倒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要说赏赐,他前世身为大将军,什么规格的赏赐没见过,但此时此刻,已经不再是彼时彼刻。

    身为杨默的门客,他有些不知道,这赏钱该不该接。

    “老夫人不知,蒙先生曾在边境上戍边,抗击匈奴立过功劳呢。”

    杨默不能让自己人尴尬着,主动出来解围。

    “是么?还是对国家有功之臣,那就更该拿着了。”

    王老夫人愈发的欢喜,转过身来看向王营道:“营儿,去,去奶奶的书房里,将那柄长枪拿来。”

    不光王营愣住,连杨默都跟着不知道该怎么圆了。

    这老太太,未免太热情了...

    常言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老太太殷勤的,连杨默有些胆颤,她到底图自己什么呢?

    图玻璃杯的制造工艺么?

    完全没有必要啊,即便不搭理自己,他杨默也得上杆子抱住王家的大腿啊。

    可除了玻璃杯的制造工艺外,自己还有什么好让人图的?

    图我长的好?图我长的帅?

    杨默自己都不相信,再说人家都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家了...

    王营虽然一愣,但却还是高兴的。

    在他看来,自己奶奶为什么对杨默这些人如此热情,那还不是为了给他王营长脸?

    一溜小跑蹿了出去,紧接着又一溜小跑蹿了回来,再回来的时候,肩膀上扛着一把两米长,黑如墨的长枪。

    太阳当头,又是中午,但这把长枪拿过来,杨默距离两三米都感觉到有些凉。

    好枪!

    不管周围的人识货还是不识货,看到这把枪的第一时间,心中不由得连连赞叹。

    “这把枪,乃是当年太祖皇帝用过的,后来太宗皇帝赏赐给了王家,老身年轻的时候,和秀宁这丫头一样,也喜欢耍耍花枪。”

    老夫人伸出手来摸了摸枪杆,语气有些感慨。

    “跟着老身,算是埋没了。”

    看向蒙恬道:“蒙恬先生既是保家卫国的壮士,那这把枪便送给先生了。”

    说着不等蒙恬推辞,用力一抛,长枪落在了他手里。

    “这...”

    枪杆入手,蒙恬浑身一颤,前世里什么神兵利器没有见过,但这等长枪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好兵器!”

    武人就没有不喜欢武器的,尤其是神兵利器。

    “蒙恬先生,既然老夫人也喜欢耍枪,今日你便演练一番,算是给老夫人助助兴!”

    杨默在一旁跟着拱火起来。

    他现在也已经想开了,不管这位王老夫人为何对自己等人如此热情,人家现在并没有坏意,那自己就承她的情。

    如果万一老太太真的是看上了谁,自己只能给他做做思想工作了。

    反正不可能看上自己,毕竟自己只收了两个荷包,蒙恬却送的一把上等好枪。

    两个荷包就想让自己就范,王老夫人也不是那样不懂行情的人。

    蒙恬也很高兴,听到杨默这么说,点了点头:“老夫人,蒙恬放肆了!”

    周围的人赶紧让开,蒙恬转了个枪花,而后耍的虎虎生威。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抗击匈奴十年的大将军,耍出来的枪法绝非那些等闲之辈可以相比的。

    杀气、煞气和凶气,扑面而来,让人胆战心惊。

    再看那王老夫人,却是满脸含笑,显然是十分满意。

    回枪收尾,蒙恬傲然而立,眼神向着旁边的盖聂看了一眼。

    当日若是有这把长枪在手,自己还畏惧你这个什么天下第一剑客?

    盖聂也感受到了来自蒙恬的淡淡敌意,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略微看了一眼长枪。

    蒙恬现在还不清楚,若论单打独斗,便是给他一柄二十米的长枪,他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自己练的是单人技,蒙恬走的是万人敌,路子不同,不是武器能够改变的。

    “好,好,好!”

    王老夫人连连叫好,而后道:“再赏!”

    赏钱工具人十分熟练的又掏出荷包来,恭敬的送到蒙恬手里。

    “谢老夫人的赏。”

    王老夫人又给钱,又给面,还给他上等好武器,蒙恬最近这些日子里受的憋屈一扫而空,只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当年最巅峰的时候。

    “好,好,好...”

    老夫人笑的合不拢嘴,招呼着蒙恬坐下,然后,视线落在了李白身上。

    “奶奶,这位公子便是最近在太原城内鼎鼎大名的李太白李白!”

    旁边的王营赶紧走过来介绍,拍了拍胸脯:“也是我请来给奶奶贺寿的朋友!”

    “便是前日斗酒作诗的李太白?”

    老夫人十分的惊讶,王营点头道:“没错,他便是那个人称诗仙的李太白。”

    李白赶紧上前,拱手道:“诗仙只不过是杨大哥酒后戏言,太白愧不敢当,李白见过王老夫人...”

    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柴绍笑道:“既是诗仙,那再好不过了,老夫人,正巧侄孙此番前来也请来一位人称诗仙的先生。”

    “今日乃是大喜之日,不如让两位诗仙比较比较,全当是给老寿星助兴了。”

    刚刚眼见得杨默等人大出风头,柴绍在一旁早就心急火燎了。

    一直想找机会插话,杀一杀杨默的锐气,一听诗仙,马上见缝插针。

    作诗?

    那可就撞到他柴绍的枪口上了。

    杨默和李白也是一愣,连王老夫人也略有些措不及防。

    作诗?

    要和李白抢诗仙的名头,还要比作诗?

    寿星公吃砒霜上吊也没这么作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