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流启明 > 第二十章英雄救美
    “对了,怎么不见雪娘和豆娘?”

    孙传庭心里宽慰了些许,然后奇怪道。

    “石氏、陆氏、陈氏,带着她们两个,去逛庙会了。”

    张氏笑了笑,说道:“去大慈恩寺为你祈福呢。”

    “烂怂的大雁塔,有什么可看的。”

    孙传庭摇摇头,他眼前,只想要搞钱粮,其他的并无多少兴趣:“西安粮价六两一石,民生多艰,庙会也没什么看头的。”

    “你看多了,我们这些女儿家,难得有空,就不能去看看?”

    张氏也不怵他,见其气消了许多,忙嗔怪道:“你出狱后就来西安,一家子为你担惊受怕,好不容易有空闲,你还说闲话。”

    “好,夫人有理!”

    孙传庭不由得苦笑:“我做个父亲不合格。”

    张氏这才转怒为笑,柔声道:“你知道就好,两个女儿及笄之年,你也不得为她们考虑考虑。”

    “天下大乱,哪里顾及儿女情长啊!”

    孙传庭叹了口气,道:“还是劳烦夫人吧!”

    张氏默然。

    这个乱世中,女子更加受苦,地方混乱,哪里又及得上总督府安全?

    ……

    而这边,朱谊汐带着朱静、朱谋二人,以及朱依、朱双、朱参几人,来到了大慈恩寺庙会。

    大慈恩寺,乃是唐朝时玄奘法师归来主持的寺庙,亲自督造大雁塔,并翻译经书,创建了佛教八大派系之一的唯识宗。

    但,唯识宗晦涩难懂,曲高和寡,唐后衰竭,如今以净土宗主持佛寺。

    净土宗宣称,就是只要心诚,口念阿弥陀佛就能成佛,太过亲民,逃过了武宗灭佛,再次复兴。

    待他看到大雁塔时,虽然不说摩肩接踵,但也是行人如织,西安城仿佛活了过来。

    杂耍的,说书的,算命的,不一而足,可谓是热闹非凡。

    大量的人气,让朱谊汐恢复了几分好心情,闲逛中,颇有几分轻松。

    “有人讲经呢——”

    突然,有人一喊,许多信徒忙放心心思,跑了过去。

    朱谊汐无所谓道:“讲经有何可看的?”

    “听说是个道姑,声音好听,也也俊俏!”

    这下,朱谊汐也忙快了几步,跟随而去。

    “宗主,讲经有什么看头?”十三挠了挠头,不解道。

    “佛寺前有道姑讲经,佛道泾渭分明,这怕不是要打起来?我去制止一番。”

    朱谊汐义正言辞道。

    随即,一行人赶去,也只能屈居后方,身边人越来越多,约莫两百余人。

    只见,在一处高台,一位高挑的少女,束起秀发,腰肢纤细,模样看不得清,只是明眸皓齿,极为美艳。

    这位道姑毫不畏惧,拿着拂尘,就站在那讲念起来:“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其意就是,天与地之间,看起来,好像就是空的,本来就没什么形体可言……”

    先是一道古经,然后就是平常话解说。

    虽然许多人听的模糊,但美人讲经,再枯燥,对于男人来说也是津津有味。

    《清静经》说完,道姑行了一礼,不理会众人,直接离去。

    “这?”朱谊汐懵了,讲完经就走?好生奇怪。

    “宗主,这是揽香客!”

    朱谋走街串巷多年,经验丰富,忙道:“净土宗因庙会赚取太多,香火鼎盛,所以其他寺庙,教派,若是来庙会讲经,都不会驱逐,但也不能长留。”

    “像这般的女道士,想必是香火太少,只能抛头露面了。”

    “这是哪家的女冠?”朱谊汐随意一看,就见两三个眉目猥琐,面露淫光的男子,悄摸摸地跟了过去。

    “应该是金仙观的。”

    朱谋随口道:“市面上粮食紧,就算是道观,怕是也难咯!”

    “是吗?”

    朱谊汐目光流转,随即果断道:“人家讲了道经,咱们也算是有些因缘,大个,跟我走——”

    “啊?”朱谋愣了一下,随即招呼朱依几人跟上。

    这边,女冠脚步轻盈,觉察到了后方的两三道人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但,怎么也甩不掉。

    “道姑,走那么快干嘛!”

    这时,街口突然插出一人,流里流气道。

    后方两人,前后夹击。

    “你们要作甚?”

    女冠目视左右,还有些许的百姓,不由得冷静道。

    “光天化日下?还敢为非作歹不成?”

    “为非作歹?”地痞咧着嘴,说着,就笑了起来:“哪个敢管闲事?我八爷可不是吃素的。”

    “嗯?哼——”

    说着,他左右看了几眼,路上被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走开。

    本就不宽的街道,瞬间就无人人影,都去看庙会了。

    “小道姑刚才讲经不错,要不去我家讲讲,咱们好好的说说?”

    女冠美眸一冷,直接从衣袖中掏出匕首:“贫道出家之人,居士自重。”

    “呵?小娘皮,敬酒不吃吃罚酒!”

    随即,几个地痞齐上。

    哐当——

    几个招式,女冠手中的匕首就被打落,被迫瘫坐在地。

    这时,不远处,一辆那马车缓缓驶来,见到这般场景。

    “娘,那里有人被欺负!”

    豆娘梳着双丫鬓,小脸圆嘟嘟的,挑起车窗,目光一愣,急切地说道。

    旁边,另一少女,梳着双刀鬓,鹅蛋脸,略微清瘦一点的少女,皮肤较为白皙,明眸皓齿,她闻言,也不由得抬头望去:

    只见,一个女道士,与几个地痞对打,但双拳不敌四手,一会儿就打落在地。

    “没错,姨娘,有个女冠被欺负!”

    少女轻柔地说道。

    “是吗?”石氏忙望之,果真如此,她不由得愤怒道:“光天化日下,如此无礼,你们去助她!”

    “好的,夫人!”几个护卫点点头,忙准备去。

    这时,突然跑出一位俊俏的男子,其一个健步,直接将为首的地痞踢倒,然后身后的仆役也跟上。

    三下五除二,几个地痞就被打地哀嚎。

    “你小子,报出名来,八爷我可是不是好惹的。”

    “八爷?”朱谊汐笑了,随即又是一脚,直接踢到了其下体,后者一阵惨叫。

    “老子都不敢称爷,你也敢放肆?”

    朱谊汐直接对一旁的朱谋道:“把这群废物,送到长安县衙,吃吃牢饭。”

    “女冠,你没事吧?”

    说着,他忙扶起女道士,问道。

    “多谢居士!”

    女冠这才感激地看了一眼救命恩人,心中感叹:好个俊俏的恩公。

    而朱谊汐,也看清了女冠的样貌。

    鼻梁高挺,唇红齿白,面相较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谢了一声后,女冠低着头,直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