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奇缘传一 > 六十一:白衣师叔夺丹药
    陈鸿立走进了自己老师的洞府了,只见自己的老师正在闭目打坐呢,陈鸿立不敢打犹,连忙跪在一旁静等师父收功。

    许久之后,刘显龙才睁开了眼睛了。

    刘显龙朝着陈鸿立点了点头。

    “鸿立呀,炼丹炼完了么?”

    陈鸿立听了点了点头。

    “回恩师的话,练丹都练完了。”

    “都炼完了的话,你没事不在药园修炼,来到我的洞府又有何事呢?”

    陈鸿立听了笑道:“小徒今日前来,一是想念老师前来探望。

    二是想跟你学点儿新的本事。

    三是寻问一下老师,我都筑基四个多月了,虽身上的灵力有所增长,可怎么还不见突破的迹象呢。”

    刘显龙听了笑骂道:“你小子整天净想什么呢?四个多月你就觉得长了?告诉你说,你就是十年内突破到筑基中期,为师我都觉得是快的呢。

    以后没什么事儿别光来烦我了。为师我若不尽快突破到元婴期的话,最多还有不到四十年的活头儿呀。

    岳掌门、你的黄师伯存活的时间恐怕更短的。

    我红枫谷大有青黄不接的危险呀。

    所谓修炼就是逆天而行,与天争寿,我们几个老家伙若不在了的话,你们谁又能为我红谷枫撑起整个师门呢?”

    陈鸿立听了笑道:“师父莫要悲伤,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敢问师父今年多大年岁了呢?”

    刘显龙听了苦笑道:“多大年岁为师已经忘记了,估计怎么也有斤四百四五十岁了吧。”

    “师父,咱们这次采了这么多的灵药,老师你怎么不拿点儿回来用呢?”

    刘显龙听了摇了摇头。

    “哪些丹药都是些练气期、筑基期用的丹药,为师就是吃再多也没什么大的用处了。”

    “师父,这金丹期吃什么丹药才能突破金丹期进入元婴期呢?”

    刘显龙听了摇了摇头。

    “这金丹期所需的灵药倒不是太难寻,可是,需要灵草的药龄较长,大多以千年为记,如此好的灵药上哪寻找去呢?”

    “师父,能否将金丹期突破到元婴期所用丹药的名称告诉我呢?我愿意为师父寻找这些灵药。”

    刘显龙听了吃了一惊。

    “就你也想寻找这些灵药?为师我可是寻找了上百年都未曾寻得到呀。

    也罢,为师今天就费费事,将这灵药的名称及所需的品质都给你一一拉出来吧。

    这个也聊胜于无吧,这万一寻到一二也是好的。”

    说着刘显龙拿出了一个空白玉简,运用灵力在玉简上刻划起来,时间不大就刻划好了。

    刘显龙把玉简递给了陈鸿立。

    “说吧,你想学点儿什么呢?”

    “师父,弟子即开劈了这丹霞紫府,总得学会怎么应用它吧。

    要不岂非浪费了么?”

    刘显龙听了笑了。

    “确实如此,其实,不太重要的东西还是放储物袋中更方便一些。

    这灵霞紫府装东西非常简单,只要用意念将那东西罩住,心中默念一声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此东西就进了丹霞紫府了。

    事情就这么简单,你可记住了么?”

    “回禀老师,弟子听明白了。”

    刘显龙听了笑道:“听明白了还不快滚么?没什么事儿少来烦我。

    回去以后可要注意认真修炼呀。”

    陈鸿立答应一声退出了师父的洞府了。

    陈鸿立往回走着,忽然想起了张国莉了。

    心道:这张国莉现在怎么样了呀?修为可有什么进步么?

    想到此,陈鸿立纽转身形直奔张国莉所在的师门走来了。

    张国莉的老师是红枫谷的八大金丹的第八位,名叫白衣秀士王伦,据说是位很年轻的修士,只是自己还没有见过他呢,今天所兴没有什么事儿,我就见见这位师叔长什么模样儿吧。

    想到此,陈鸿立直奔这位金丹师叔的洞府奔来了。

    还没到得洞府门前,就见从洞府中走出一位漂亮小伙了,看样子也就二十多岁,身穿白衣,手拿折扇,一副文人打拌的膜样儿。

    陈鸿立见了紧走几步上前施礼。

    “请问这可是王伦王师叔的洞府么?”

    那个漂亮小伴闻听站住脚步了。

    “你是哪位呢?我就是王伦。”

    陈鸿立听了赶紧跪倒嗑头。

    “师侄陈鸿立拜见师叔。

    我是刘显龙长老新收的弟子陈鸿立。

    想求见师叔的门人弟子张国莉。请求师叔恩准。”

    “你找她有什么事儿么?她现在正在修炼呢。”

    “回禀师叔,那张国莉是我的未婚妻子。

    多日没见到她了,我很是想念她。

    求师叔恩准我们相见一次行么。”

    那白衣秀士王伦点了点头。

    一伸手拿出了一张传音符来,对着符纸说了两句什么话,随后把符纸往外一扔,这张符低顿时就燃烧了起来。

    时间不大,张国莉就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师父,不知道传唤弟子过来,可有什么事情么?”

    王伦听了用手一指旁边的陈鸿立。

    “国莉呀,你看这是谁来了呀?”

    其实,张国莉早就看见了,只是出于礼貌故意这样问的。

    那王伦见了微微一笑。

    “你们俩先谈着吧,等一会儿你俩聊完了,这位师侄,到我的洞府里来一下吧,师叔我有话要问你。”

    陈鸿立听了点了点头。

    “师叔你放心,弟子我记住了。”

    白衣秀士王伦听了转身回了洞府去了。

    张国莉望着陈鸿立笑眯眯地问:“说吧,找我可有什么事儿么?”

    “找你什么事儿?好事儿呗,国莉姐姐,最近我要潜修几个月,没什么大事儿你不用去找我了。

    今天我过来,特意给你带来了几瓶丹药了,你拿回去用吧。

    来红枫谷都半年多了,你的修为才突破了一层了,这修炼速度也太慢了吧。

    嗯,看样子你的功法又有所进展了,用不了十天半月的,恐怕你还得再次突破呀。”

    说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陈鸿立一伸手掏出了五瓶丹药递了过去,想了想陈鸿立又掏出了三瓶。

    “都拿着吧。

    你就好好地修炼吧,咱们又不缺丹药。”

    张国莉一见这么多的丹药,顿时喜出望外了。

    张国莉将这八瓶丹药装入了储物袋中了。

    “咱们红枫谷普通弟子一年才发一瓶丹药,你一下子给我这么多丹药?那你还有丹药用么?”

    陈鸿立听了点了点头。

    “有、有、有。你就放心拿去吧。”

    陈鸿立心道:我这是一百来瓶儿丹药,给了你这么几瓶还能没有了丹药么!

    张国莉装好了丹药,立刻转身离去了。

    陈鸿立叹了口气,迈步走进了师叔的洞府了,只见白衣秀士王伦正端坐在茶几前喝茶,陈鸿立知道,这是在等自己了。

    陈鸿立上前刚要跪倒叩头,白衣秀士王伦一摆手。

    “鸿立呀,算了罢,我最讨厌这些凡夫礼节了,赶紧坐吧。”

    陈鸿立听了尴尬地一笑,只好坐在了白衣秀士的下垂首了。

    “鸿立师侄呀,听说在这次灵药采集中,你为咱红枫谷露了大脸了。咱们红枫谷多少年来就丹药短缺,好多修士长年得不到几粒丹药。

    听说咱这次灵草的数量比往界多五六倍,这下子灵丹的缺少可以缓解下了吧。

    听说你是这次炼丹的参与者,所得的好外一定不少吧。”

    陈鸿立听了尴尬地一笑。

    “师叔你可真会开玩笑,哪有多少好处尼?只是挣二个卖命的丹药罢了。”

    “挣两个卖命的丹药?不至于象你说的那样吧。

    你给自己的未婚妻一次就给八瓶,鸿立呀!你可真够大方的。

    师叔我今天就耍一回没皮脸。

    我特意再向师侄讨要十瓶丹药吧,师侄你不会小气地啥不得给我吧?”

    陈鸿立听了心中一阵暗骂:“无耻,真无耻呀!

    强盗,真是强盗呀!

    下流,可真是下流呀!

    敢情我在外边跟张国莉谈话,这位师叔在旁边监听呢,亏你还叫什么白衣秀士呢,我呸,我呸!我呸呸!”

    陈鸿立心中这样想着,可嘴上却不敢说什么呀!

    “师叔说哪里话呢?我这里正好儿多出十瓶丹药要送给师叔呢。哪有啥不得之理呢?”

    陈鸿立乖乖地掏出了十瓶丹药交给了自己的叔师了。

    然后站起来身。

    “师叔,若没什么事儿的话,那我就告辞了。”

    衣白秀士王伦听了一笑。

    “鸿立,你随便儿吧。欢迎你常来叔师的洞府玩呀,咱们爷儿俩一看就十分投缘分呀。”

    陈鸿立逃离了自己的师叔白衣秀士王伦的洞府,一路直奔自己灵药园逃来。

    心道:“陈鸿立呀!陈鸿立,你今天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遇见了这么位师叔,这个儿事儿还他娘地不能往外说,说出去了更丢人了。”

    :  陈鸿立回到药园里,立刻关闭了灵力墙,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外出了。

    他在药园里潜心修炼,努力地提高自己的修为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