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婚总裁每天都在追妻 > 第47章 傅璟钰认出了她?
    金銮16楼VIP包厢。

    顾洛夏今天穿的比上次还少,但是脸上依旧戴着一张狐狸面具。

    她局促地站在包厢里。

    面前不远处坐着的就是李曼丽,据说她对单纯的小姑娘特别感兴趣。

    更主要的是,她认识金銮上面的经理。

    “小可爱,你想做我身边的人?”

    “嗯。”

    “为什么?”

    李曼丽抱着一个清纯的女生,直直地看着顾洛夏。

    顾洛夏按照早就说好的套路来:“因为我需要钱。”

    “钱?”李曼丽不觉一笑,“这个世界上谁不需要钱?”

    “先生……我……我什么都会……”顾洛夏用练习了很久嗲嗲的嗓音喊她。

    两个字先生让李曼丽一瞬间响起了上次遇到的女孩儿。

    现在仔细一看果然是!

    “你过来。”

    李曼丽让怀里的女孩子离开,朝着顾洛夏招手。

    顾洛夏走过去,但没有坐下。

    李曼丽也不生气,抬手要拿掉她的面具,顾洛夏却后退了一步。

    “先生,如果可以我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样貌。”

    这也是齐司铭教的,说是李曼丽这个人最喜欢神秘感。

    果然她落下了手:“好,我不看你,以后咱们慢慢看。”

    “但你想跟着我,可没有那么简单,去楼下唱完一整首歌再上来。”

    唱歌。

    顾洛夏答应,去到楼下。

    可到后她才发现这里可不止一个人唱。

    几个漂亮的女人站在台上,不是合唱,而是比赛,谁不好就会被人直接丢东西赶下去。

    顾洛夏想到父母的事要调查,她咬了咬呀,拿过了一个话筒,去到台上。

    没有直接唱,而是来到一架钢琴前,把话筒固定好,坐下。

    不少人的目光被她吸引了过去。

    那么多的人,顾洛夏不可能不紧张,她强使自己镇定下来,弹起了熟悉的那首曲子《故乡的原风景》。

    她缓缓开口,一时间四下寂静。

    “走过了岁月,千回百转……”

    以前顾洛夏不懂母亲为什么会喜欢这首歌。

    直到临死前,母亲才告诉顾洛夏,说已经十年没有回故里了。

    母亲说自己原本的故乡在澧州,还说最后的愿望就是回一趟故乡……

    可最后母亲都没有达成所愿。

    顾洛夏唱着歌慢慢平静下来,而台下不少浮躁的人也跟着安静下来,其中还有齐司铭。

    他坐在角落喝着酒,眼底尽是复杂。

    正当顾洛夏要完美唱完一首歌的时候,她的目光突然定在了门口,眸色一怔,随之声音一哑。

    门口傅璟钰一身深色大衣,戴着金丝眼镜,眼中却没了以往的柔和,尽是冷意。

    他的身后跟着保镖:“傅少,我们该上楼了。”

    傅璟钰却没有动。

    “嘭!”一瓶酒朝着顾洛夏砸了过去,还好只是砸到了她的脚边,但破碎的瓷片还是划伤了她的腿。

    “唱的什么鬼!!”

    随之更多的东西朝着顾洛夏丢过来,她回过神,连忙继续唱。

    也不躲,因为她知道如果现在躲开,那么李曼丽肯定不会帮自己。

    一个酒杯砸在了她的额头上,鲜血顿时落了下来。

    齐司铭眸色一紧,站起身正要带顾洛夏离开。

    可下一秒,他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先一步冲上去,护住了顾洛夏。

    随着琴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顾洛夏整个人落入了宽阔的怀抱。

    她愣住,不敢置信地看向面前的人,眼尾顿红。

    傅璟钰身后的保镖赶忙清场。

    这还是第一次闹事的人被赶了出去。

    “璟钰哥哥……”顾洛夏声音都在颤抖。

    傅璟钰闻言,抱住她的手不由得松开,他快速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了她单薄的身上。

    “谁让你来这里的?”他嗓音愠怒。

    顾洛夏喉咙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了一样,上下不得。

    傅璟钰弯腰将她直接抱起,而后抬头看向到二楼包厢看戏的李曼丽。

    李曼丽只觉冷汗连连,慌忙低下头,不敢看楼下的情况。

    经理不识趣的上前:“李总,这个小姑娘怎么样?要的话想办法给您送去?”

    “滚!”

    李曼丽擦了一把汗,希望傅璟钰不知道是自己让人唱的歌。

    迈巴赫上。

    傅璟钰轻轻地放下顾洛夏对司机吩咐:“去医院。”

    司机一愣:“傅少,您不是还有工作要谈吗?”

    顾洛夏听后连忙笑着拒绝。

    “我就是一点小伤没有关系的。”

    傅璟钰却冷着一张脸:“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来这里?”

    顾洛夏双手局促的放在腿上,额头还隐隐作痛。

    “我……我……”

    她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许久后她想到刚才傅璟钰对自己的举动,突然想起什么,直视着他:“你……你是不是认出我了?”

    顾洛夏想起来了,小时候她经常给璟钰哥哥弹琴,而且自己的钢琴都是他教的。

    傅璟钰眸色一变,没有回答看向司机。

    “老张你带她去医院。”

    语罢,他拉开了车门,快步下车。

    顾洛夏见状连忙也打开车门,无视司机的声音跟出去:“璟钰哥哥……”

    她还没走多远,就被一只大手拉住。

    “顾洛夏。”

    齐司铭剑眉紧蹙,攥紧了她的手。

    顾洛夏眼眶通红,挣扎着要甩开他的手:“齐司铭,你放开,我有重要的事要去确定。”

    “什么重要的事?你觉得确定了,傅璟钰就会娶你吗?!”

    齐司铭冰冷的声音将顾洛夏拉回了现实。

    她怔在了原地,双唇紧紧地抿着,眼泪欲坠不坠。

    “他好像记得我,可是他……”

    顾洛夏声音沙哑的可怕:“可是他……他装作不认识……”

    鼻尖很酸,喉咙更是疼的难受。

    这个时候,顾洛夏的手机铃声响起,她颤抖着手拿起一看,是阎陌熵打开的。

    她强忍着复杂的情绪接过电话:“喂。”

    “你在哪儿?”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带着不耐。

    可顾洛夏根本没有听出来:“我在加班,过会儿就回来……”

    她快速挂断电话,怕等会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好了,我送你回去。”齐司铭道。

    顾洛夏甩开了他的手:“不用,我自己回去。”

    她顶着额头的伤一步步往外走,这一刻冷风仿佛吹进了她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