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接盘聚宝斋的便宜老板 > 第67章 它还在跟着我!
    忽然,那影子动了起来,同时,地上开始出现一个个黑色的脚印,就像是有人在哪里走过一样。

    影子拖在地上,陆和屏住呼吸,翻身滚下床,用手肘撑住,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他蹲着一步步远离影子,这时,他的被子被按压下去,压出了一个手掌的形状,还在不断移动,就好像有人在哪里摸索一样。

    陆和立刻掌握了一天关键信息,对方似乎看不见他,陆和蹑手蹑脚靠近窗户,不高,陆和一翻就能出去。

    陆和手按在窗台,轻松一翻,下面是泥地,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他回头一看,对方似乎生气一般抓着自己的被子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陆和额头一阵冷汗,心想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陆和又放轻脚步,想了一下,爷爷还在屋里,他得去叫他。

    忽然又打了一下额头,爷爷年纪大了,手脚不利索,难免不会拖累自己,陆和一愣,摇了摇头,怎么能想着爷爷会拖累呢?

    陆和权衡一下,立刻有了盘算,既然这东西看不见,那自己可以去充当诱饵勾引他离开。

    陆和敲了敲木头做的窗户,发出咚咚的声响,屋里一片寂静,陆和看到那影子忽然动了起来,速度极快!

    陆和心中大惊,连忙向院子外面跑去,跑出一段距离才找了户人家门口蹲着,捂着嘴巴,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那影子从院子里走出,这时,月光再次被厚重的乌云遮住,地上的影子隐入黑暗中。

    陆和这次真觉得害怕了,失去了目标,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离开,紧闭眼睛,一动不动,过了不知道多久,陆和就这样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娃儿!娃儿!”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把陆和从睡梦中惊醒,陆和睁眼一看,是王大爷。

    “王大爷早上好。”

    陆和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一站起来发现自己腿都麻了,没站稳一下跌倒在地。

    王大爷吓了一跳,连忙拽住陆和的脖子,给他提起来,“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怎么在我家门口睡了一夜?犯啥错了老陆罚这么狠?”

    陆和一愣,昨晚的事情如潮水般涌入脑海,连忙甩开王大爷的手,摇头像拨浪鼓一样,“没事没事。”

    王大爷奇怪的看了一眼陆和,“没事就好,走,娃儿我带你回家,老陆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不罚你的。”

    说完,王大爷拽着陆和的脖子就往前走,陆和回头看了一眼,地上没有影子,他松了口气,昨晚可能就是一场梦吧。

    王大爷拽着陆和来到陆和家,陆爷爷一脸严厉的站在门口,一看到陆和,先是松了口气,随后脸色铁青的呵斥。

    “臭小子!胆子肥了是不是?!居然敢晚上偷偷溜出去!”

    王大爷笑呵呵的充当和事佬的角色,挡在陆和面前,“诶,老陆,小孩子嘛,犯点儿错误是正常的,你看老华家那小孩儿,皮的跟个猴儿一样,老华不也没说什么?”

    老陆奇怪的看了一眼王大爷,心说你这老梆子,你家小孩儿犯点儿错你不是抡着棍子打的吗?现在过来充当好人?

    “去去去,老王,没你啥事儿!”

    “诶,别这样说嘛,教育小孩子我擅长,你看,我就教出了一个大学生……”

    王大爷又要开始吹嘘自己家出了个大学生的事了,他每次说这个没有半小时是停不下来的。

    陆和忽然想到了爷爷昨天说要去接妹妹,连忙说了句:“爷爷,我去接妹妹回来!”

    说完便匆忙跑开,爷爷被王大爷缠住,脱不开身,只能骂了句:“臭小子,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和一路狂奔来到了村门口的公交站,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坐在地上,等着公交车来。

    过了一会儿,一辆看上去就年老失修的公交车缓缓驶来,它的一个轮胎似乎出了些问题,转了两下便会斜着,好像会滚走一般。

    陆和走了上去,里面的司机看了他一眼,“往后走走,后面有两个人的位子。”

    陆和感到奇怪,什么意思,明明只有一个人啊……等等!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冷汗直流,凉意从脚底窜到头顶!

    他一转头,地上一道高大的影子拖在他身后,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站在那里!

    陆和咽了口口水,这时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似乎只有他看不见这个人!

    陆和迅速冷静下来,与其像一个神经病一样做一些别人眼里的迷惑行为,不如顺其自然,看看这个影子想要做什么。

    陆和特意在第二排找了个靠窗单人座,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嘴里嘀咕:“这小孩儿怎么回事儿,让自己哥哥站在旁边,不去后面坐。”

    陆和用眼角余光瞟到影子站在自己旁边,听到司机的嘀咕,心里苦笑,这要是我哥哥我还就不怕了,我真怕什么时候给我来一下嗝屁了。

    公交车摇摇晃晃的开动,窗外景色转换,过了一会儿,或许是太无聊了,那影子在他身后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陆和思考起来,据他多年听爷爷鬼故事的经验,脏东西不会无缘无故的缠上他,一定有某种媒介,或者是某一个不经意的小细节。

    陆和想了一下,要说是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就只有在灶房里摸的那块不知名的肉柱。

    他一惊,难道那还是人肉不成?!不对,人肉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

    越想越是心惊,爷爷不会是贪便宜从哪儿捡来的吧?

    这个想法一旦生出就难以遏制,如同雨后春笋般迅速生长。

    这时,车停了,陆和下车,眼前是一个福利院,上面写着希望二字,是县里唯一的福利院,最近才建起来不久。

    陆和站在门前,还有些紧张,因为他从今往后又会多出一个家人。

    陆和深呼吸两口,他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影子的事,抬头挺胸走进福利院。

    这里与外面的世界大不相同,阳光温暖明媚,沙坑处三两小孩成对堆起了沙子城堡,一个小女孩儿在树边踢毽子。

    陆和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坐在滑滑梯下面的女孩儿,他紧张的擦擦手,略有些僵硬的走过去。

    “那个,请问你是陆子寒吗?”

    陆和是不知道自己妹妹的名字的,但是在面前忽然就脱口而出了,导致他自己都有些惊讶,陆子寒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