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夜之主 > 第28章 退婚不让进家门
    念及此,丁野问:“这两个学院什么时候招生?”

    七公主正色道:“时机正好,两大学院每年招生两次,最近一次,就在两天后。”

    两天!

    丁野点了点头,“我去试试,正好,我对修行的了解太浅薄,能有人答疑解惑,再好不过。”

    七公主看了一眼丁野,建议道:“如果你打算主修剑法,金阳学院是最适合的,毕竟有剑王强者梅如海……”

    说到这儿,七公主顿了顿,“当然,如果你想追逐你未婚妻沫青伊的步伐,那就去紫霄学院,反正无论哪个,都有震慑皇室的实力。”

    闻言,丁野苦笑。

    追逐未婚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当然,他懒得解释,转而问道:“这两所学院,我印象不深,具体是什么情况?”

    七公主解释道:“这两大学院,历史悠久,存在的时间比靖国还长,它们有着无数修行典籍,功法、武技、灵宝,数不胜数,还有很多实力强悍经验丰富的导师,最主要的是,每个学院,都有特殊的修行秘境,对修行大有裨益,只要成为两大院的学员,就有可能享受到这些……就算靖国皇室,资源也比不上两大院,所以很多皇子公主在两大院修行……”

    顿了顿,七公主神色微凛道:“它们对寻常修行者的吸引力,很恐怖,当然,招收条件也很严苛,但只要能顺利从两大院结业,自身实力增强不说,还会被各大势力宗门招揽,异常优秀的,甚至能留在学院成为导师,万人敬仰。”

    丁野点头,明白了。

    不就是文凭吗?

    名校毕业,好找工作!

    “这两天,你跟你妹妹就先住这儿吧。”七公主想了想,道。

    丁野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也好。”

    客套话,也没多说。

    片刻后,丁野离开,走到丁卉的房间。

    小姑娘已经换了一身红裙子,身上的伤也被医师处理过了,听到推门声,吓得连忙躲到床后。

    丁野的心脏微微一疼,哄道:“别怕,是哥哥!”

    听到他的声音,小姑娘探出脑袋警惕地看了一眼,这才怯生生地走出来。

    丁野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抱到床上,“放心吧,以后哥不会让人欺负你了!”

    小姑娘还是不说话。

    丁野也不在意,哄道:“困了就睡吧,哥守着你!”

    小姑娘躺在床上,丁野拉开被子,将被角整理得严严实实。

    就在这时,小姑娘看着丁野,突然说:“哥,你能给我讲故事吗,就像小时候那样。”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丁野一愣,紧接着,惊喜道:“好,哥给你讲……”

    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讲到一半,小姑娘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丁野嘱托丫鬟照看好丁卉,写了一封退婚书,出了门,买了副帝都的地图,朝着沫家府邸走去。

    这份婚约,没有存在的必要。

    实际上,自从沫家上任家主去世后,沫家早就想悔婚了,在这些世家眼中,丁修文只是一介草莽,就算混了个将军的职位,也入不了世家的眼。

    丁修文死后,沫家火速撇清关系,为什么当时没有悔婚,丁野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总而言之,这份婚约名存实亡,就差走个流程通知一下,递完退婚书,就得全力准备加入金阳学院的事了。

    很快,丁野穿过一条繁华街道,来到沫家府邸。

    沫家!

    靖国第二大世家!

    府邸气势恢宏,坐落在帝都最繁华的城区,青铜门高达数丈,石阶两边坐落的石狮,颇具威严,占地辽阔,两边的院墙看不到尽头。

    财大气粗!

    帝都沫家,但论财力,比排行第一的季家,更富裕!

    丁野看着眼前碧瓦朱甍的沫府,丁野心中颇为感慨,要是真成了沫家姑爷,身家连带着暴涨啊。

    这软饭,是真的香!

    丁野摇头失笑,径直朝着大门走去,走上石阶,两名守卫突然出现,沉声问:“你是何人?”

    丁野抱拳一礼,“在下丁野,有事求见沫家主,劳烦通报一声!”

    守卫闻言一愣,皱眉道:“你是哪家公子?为何我从未见过?”

    丁野微微一怔,道:“散修罢了,你报我名字就可以了,相信沫家主会见我的。”

    “散修?”

    守卫眼瞳微凝,仔细打量了一眼丁野,旋即冷笑道:“全身衣服不超十个金币,又是散修,居然妄想见我沫家家主,滚,这里不是你招摇撞骗的地方。”

    丁野:“……”

    十个金币,寻常百姓辛劳一年,也就能赚这么多,尼玛还嫌廉价?

    丁野沉声道:“你只管通报,如果沫家主不见我,我立刻就走,如何?”

    “赶紧滚!”

    石阶上,守卫举起铁棍,指着丁野的鼻子,“我沫家家主何等身份?就算皇子要见,也得事先告知,你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散修,算什么东西!你这种人,每个月都有几个,我见得多了,赶紧滚蛋!”

    说着,用铁棍往丁野脸上一戳,要将他赶下去。

    丁野有点郁闷,世家优越感都这么强吗?

    他伸手一把抓住铁棍,轻轻一拽,守卫顿时一个踉跄。

    “放肆!”

    还没等丁野说什么,另一名守卫见状,直接举起铁棍纵身一跃,对着丁野狠狠砸下。

    嗤!

    铁棍破空,划出一道气爆声。

    紫府境!还是巅峰紫府境,一出手就下死手。

    丁野双眼微眯,有点冒火,右臂上,玉色浮现,他对着那道威势惊人的铁棍,伸手抓去。

    “找死!”

    守卫见状,眸光一寒,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这时,铁棍至。

    丁野探手一抓,将其紧紧握住,猛地朝前一拽,同时前提前冲,对着守卫一脚踹去。

    嘭!

    一道沉闷撞击声响起。

    守卫顿遭重击,躬着身子砸落在地。

    这还是丁野留手的结果,他是来退婚的,不想把事情搞得难堪,他要做的,仅仅是将退婚书交给沫家家主,然后走人。

    很简单的事,可惜,看情形,他似乎连沫家的门都进不去。

    远处街道上,不少人见到这一幕,脸色皆是一变,纷纷凑近看热闹。

    动手!

    居然有人敢在沫家门口撒野!

    这是在打靖国第二世家的脸面啊!

    果然,下一刻,十几名披甲守卫冲了出来,看见地上哀嚎的同伴,神色瞬间阴沉下来。

    躺在地上的守卫缓过劲来,指着丁野道:“统领,这人穷酸散修一个,居然指名道姓妄想见家主,我让他离开,他就暴起伤人!”

    那统领双眼微眯,“整个帝都谁不知道,我沫家家主这两年闭生死关,你这个时候来捣乱,是不是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