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好药之后,喻莘莘让孟月帮她缠了一圈纱布,便将衣服穿了起来。

    收拾好药瓶,她抱着脏衣服要出门,却发现孟月拽了拽她的衣角,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娘是不是还在怪我?”

    之前,孟月都不肯喊她娘,如今一口一个,还真是甜的很。

    她牵过孟月的小手,笑道:“怎么会?怪你做什么?”

    “之前,我对娘……”

    不等孟月说完,喻莘莘低头捋了捋她细碎的头发:“傻丫头,你对外人有警惕之心是对的,若是哪天娘不在了,你也还是要这般警惕,不然如何保护自己呢?”

    “为什么会不在?你要去哪?还是要抛弃我们么?”

    喻莘莘吐出一口浊气,她一个穿越来的人,什么时候会离开,谁说的准呢?

    更何况,重生女主说不准啥时候就会杀上门,一切都是未知。

    “娘不会抛弃你们,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一定是被迫的。”

    孟月不懂她这话,只是抿着唇,眼里有些许不舍。

    出了房门,喻莘莘将脏衣服泡了起来,便转身进了厨房。

    正想着要找人生火,孟皓便笑嘻嘻跑了进来:“娘,是不是需要生火?”

    喻莘莘一愣,刚刚还哭得像个小花猫,现在就一副小馋猫的样子,不愧是吃货,果然比较粗枝大叶。

    “好啊,不过,皓儿不是说以后不吃肉了么?”

    孟皓委屈地撇了撇嘴:“真的要断肉啊……”

    见状,喻莘莘忍不住笑出声:“放心吧,肉,管饱。”

    孟皓笑着舔了舔唇:“那就好。”

    没一会儿,孟月也跑进来帮忙摘菜,一见喻莘莘要拿略微重一点的东西,便抢了过去,涨红着小脸问需要放哪。

    弄得喻莘莘都有些不忍了,小反派们不闹事的时候,还真是乖巧懂事又聪明,太惹人怜了。

    这边,喻莘莘刚杀了鱼,便听到有人敲门。

    “月儿,去开门。”

    孟月应了一声,便跑了出去,没一会儿,便抱着一块豆腐跑了回来。

    “隔壁王二婶给了一块豆腐。”

    “放桌上吧,正好等会儿下鱼汤里,千滚豆腐万滚鱼。”

    孟皓一听,便看着豆腐流起了口水,烧火也更加卖力了起来。

    喻莘莘这边将兔子杀好,孟月那边已经将葱姜蒜全部切好,省了她不少功夫。

    就这样,一大两小在厨房里忙了二刻钟的功夫,鱼汤便已经下锅了。

    “好香。”孟月指着那一盆兔子,眼里有些惧怕:“这个打算怎么吃?”

    之前,孟西风也不是没打过兔子,但是做出来的菜简直是臊气冲天,那个味道让他们几个毕生难忘。

    从此以后,孟西风便老老实实开始买猪肉,毕竟这是他做的最好吃的肉。

    见了孟月的表情,喻莘莘笑道:“该不会是爹爹之前做的很难吃吧?”

    孟月和孟皓异口同声:“特别难吃。”

    正巧这时,孟淮挑着水从外走了进来,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那次把老四都吃吐了。”

    老四指的是孟皓,能把吃货吃吐了,那得多难吃?

    不禁让喻莘莘有些好奇了。

    “家里有干辣椒没?”

    孟月跑到门口拿了一长串干辣椒回来:“够么?”

    “嗯,够了。”

    昨天,她就观察过,五个孩子都能吃辣,所以她打算多放一些辣椒,这样也好去腥味。

    等鱼汤煮的差不多了,喻莘莘便让孟淮架了一个小炉子,将鱼汤挪到了小砂锅里。

    这边立马起火烧油,将腌制好的兔肉下入锅中,炸至焦黄捞出备用。

    随后,下入辣椒段、花椒、葱姜蒜爆香,最后加入兔肉,再加入盐,翻炒起来。

    辣椒的气味充满了厨房,呛得几人都流起了眼泪,甚至把房内的孟芊和孟南都给引了过来,站在在门口跟着一起咳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将炒好的兔肉装入两个盘子里,便将孩子们全部赶出了厨房。

    然后,她将其中一个盘子递给孟淮:“把这个给隔壁王二婶送去,就说感谢她的豆腐。”

    孟淮擦了擦眼泪,点头端着盘子就跑了。

    孩子们在院子里摆起桌子,喻莘莘又炒了一个青菜,将汤端出去,便可以吃饭了。

    以前,在部队里,每日都很忙,就算休假,她也累的懒得动,以至于根本没时间研究菜式。

    如今,到了这一穷二白的地方,别的她都不喜,唯独这做饭自由让她很满足。

    不一会儿,孟淮便提着一篮子水果走了回来。

    “王二婶给的梨子,说是自家种的。”

    喻莘莘瞅了一眼,这王二婶也真大方,竟然给了满满一篮子,就算是六个人每天都吃,怕是也得吃好些天。

    “行,放那,先吃饭。”

    上桌之后,众人倒是乖乖喝了鱼汤,却是对那晚兔肉有些后怕。

    最后,还是孟皓这个吃货率先下了筷子。

    吃完一块又紧接着夹了一块,三块过后,便张着嘴‘斯哈’起来。

    “娘,这个好吃,就是有点辣。”

    喻莘莘帮他倒了一杯水:“还觉得腥么?”

    孟皓摇摇头:“一点腥味也没有,比爹爹做的好吃多了,以后,娘你千万别让爹下厨。”

    有了第一个试菜人,其余四人便也陆续开始尝鲜。

    哪怕是最不爱说话的孟南都开了口:“要是爹也能尝尝就好了。”

    喻莘莘抿唇笑了笑,心里却泛起嘀咕。

    一想起,那个大反派没事就威胁她,便心里发慌。

    甚至,她觉得,孟西风最好别回来了,这样五个孩子也好调教,她的负担也小不少。

    想着想着,喻莘莘便开始吐槽。

    之前,她也看过穿书文,别人都是丧夫,怎么她偏偏有个天天想杀她的反派相公?

    简直就是欺负人!

    此时,不远处的树上,站着一黑衣男子,见喻莘莘那蹙眉的模样,不禁冷笑一声。

    “喻莘莘,我看你何时露出狐狸尾巴!”

    只要她露出本来面目,他一定会立刻杀了她。

    虽然,她做饭很不错。

    毕竟,他隔着这么大老远都闻到了麻辣兔肉的香味。

    只不过……

    孟西风眯眸,他怎么记得上一世这个女人做饭很一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