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侯 > 第1596章 裙带圈子
    甄氏正打算套车出门,去何莲月那里,赴搓麻将的小聚会。

    却听门上的下人来报,她的娘家大嫂刘氏来了。

    甄氏还是小姑子的时候,她大嫂已经嫁进了甄家。那个时候,甄氏出于替大哥考虑的缘故,对她大嫂真的很不错,从来没有刁难过。

    然而,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中建伯死后,甄氏夫家的族人想侵夺甄氏的家产,无所不用其极。

    可是,这个时候,甄氏的亲爹和亲妈已经故去,她大嫂露出了狰狞可怖的面目,对她不理不睬,不闻不问,眼睁睁的看着甄氏滑向深渊。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何莲月拔刀相助,甄氏肯定撑不过去那风雨飘摇的动荡岁月。

    时隔了这么多年,刘氏的突然登门,令甄氏高度警觉了。

    野猫子进宅,准没好事儿。

    甄氏本不想见刘氏。只是,嫡亲的大嫂,连门都不让进了,外人看了难免会觉得甄氏理亏。

    刘氏进门之后,脸上堆满了笑容,对甄氏嘘寒问暖,关怀倍至,绝口不提往日那些不痛快的事儿。

    甄氏急着去赴小周氏的牌局,没时间和刘氏多磨牙,便笑着问她:“大嫂,您可是大忙人呀,怎么有空登我这座小庙?”

    刘氏听出甄氏话里带刺,却只当没有听见一般,堆着笑说:“哟,瞧你说的,你大哥说了,让我来瞧瞧他的亲妹子,过得怎样了?若是缺了什么,只管从家里拿。”

    甄氏太了解刘氏了,类似刘氏这种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会白白的送东西给她?做梦吧?

    “呵呵,大嫂啊,自从立了嗣子之后,我这里啥也不缺了。”甄氏绵里藏针的回答,戳得刘氏心里一颤。

    当初,中建伯的族人逼甄氏立嗣子的时候,甄氏的大哥和刘氏私下里收了人家的钱,楞是没敢替甄氏出头撑腰。

    结果,把甄氏坑得很惨,差点就要被人夺尽家产。

    甄氏自己是个寡妇,膝下只有个未成年的小嗣子,以她对刘氏的了解,恐怕是冲着小周氏或是何莲月去的吧?

    小周氏是未来的宫妃,这个消息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基本上,京城里边有头有脸的人家,大多知道其中的奥妙。

    何莲月顺利的和离之后,住进了左子光的宅子里,这也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了。

    如今的甄氏,可不比当年了。

    且不说小周氏的高贵身份,和可以通天的本事,就算是何莲月在左子光的耳边,帮着吹吹枕边风,何事不能办妥?

    甄氏就知道,刘氏必有所图。不然的话,以刘氏那见钱眼开的性子,至于送来近百贯的礼物么?

    刘氏干笑了两声,见甄氏一直没给好脸,只得涎着脸说:“你大哥想亲妹子了,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想让你回家去团聚一下。”

    甄氏沉下脸说:“我已经十几年没有过生辰了,还是免了吧?”

    刘氏见甄氏油盐不进,心下暗恨,脸上却依旧堆着笑,说:“我是外人,你大哥可是你亲大哥啊。”

    “哼,亲大哥,我让外人快要逼死的时候,亲大哥他在哪里?”甄氏彻底的拉下脸,防备着刘氏提要求,故意拿狠话堵死了余地。

    刘氏不愧是脸皮贼厚的女人,她只当没有看见甄氏的难看脸色一般,陪着笑脸说:“妹子啊,是这么回事,我娘家的亲兄弟,他犯了点事儿,叫警政寺的人,给逮了去。”

    甄氏挡了又挡,还是没有挡住刘氏把坏事说出口,她也不含糊,直接说:“我一个寡妇人家,有什么办法?”

    刘氏涎着脸,陪着笑脸说:“哟,瞧你说的,你现在可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呢。别的不说,上次,你帮扬远伯府出了大力的事儿,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了。”

    甄氏心里堵得慌,懒得搭理刘氏,便推托道:“我现在有急事要出门,改日再谈,如何?”

    刘氏使出无赖的手段,扯住甄氏的袖口,就不肯放手了。

    “妹妹,求求你了,就帮帮你大嫂吧?”

    “妹妹,你大嫂我再不是人,也替舅姑分别守了三年满孝不是?”

    “你大嫂我,再不是个东西,也替你们甄家,生了三个传宗接代的带把的儿子不是?”

    刘氏还真的是很厉害,一字一句,恰好都戳中了甄氏的要害。

    甄氏恨大哥大嫂,却不可能恨亲爹亲妈。刘氏的人品再坏,也确实替甄氏的爹娘,守满了三年孝。

    古语有云,妻替夫家的公公或婆婆守满三年孝,不许出妻下堂!

    “说吧,究竟是什么事儿?”甄氏心软了,又急着要去赴会,便想问清楚原由。

    原来,刘氏的亲弟弟,利令智昏,不仅暗中放高利贷,还想利用高利贷,逼纳良家财女为妾。

    结果,对方逼急了后,报了官,刘氏的弟弟就被警政寺的人给抓走了。

    据刘氏打听到的消息,警政寺虽然抓了人,却只负责初审。最终,此案会移交到缇骑司衙门查办。

    与何莲月一起待久了,甄氏也知道,开封府衙现在已经没有了治安和审案的权力。

    一般的民事或刑事案子,都归警政寺查办,再交由大理寺开封府寺审判。

    但是,涉及到豪门大户放高利贷的案子,则必须交由缇骑司从重从严查办。

    现在,刘氏显然知道了,甄氏和何莲月之间的关系,打上了何莲月的主意。

    甄氏秒懂了,点点头,说:“你也知道的,我是个没本事的,有些事情啊,还需要问问姊妹们的意见。”

    刘氏听出甄氏松了口,不由一阵大喜,慌乱说:“若是帮我弟弟脱了罪,愿出两千贯钱重谢。”

    甄氏一阵恶心,都懒得看她了,摆了摆手说:“等我问过情况,再给你回话吧?”

    这是下了逐客令了,刘氏再不识趣,也知道必须告辞了。

    等刘氏走后,甄氏去了何莲月那里,两人私下里把事儿一说。

    何莲月笑道:“姐姐,左郎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也就是帮你问问情况罢了,能不能办,还得看涉及的问题大不大,陷入的有多深?”

    何莲月没有丝毫推托的意思,满口就答应了下来,甄氏的心里异常感动,

    不管,此事最终办不办得成,甄氏都必须领情。

    圈子和裙带关系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此了!

    以甄氏和何莲月的铁杆关系,只要甄氏开了口,何莲月就得想办法,帮她在左子光的耳边吹吹风,说说话。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要苦主那边多塞点钱,让苦主不再闹了,也就天下太平了。

    晚上,牌局散了后,何莲月服侍左子光更衣就寝后,她就把甄氏说的事,完整的告诉给了左子光。

    何莲月自从跟了左子光后,从来没有因为私事,求左子光办过什么事。

    左子光想了想,笑道:“我明儿个问一下,若是事儿不大,重重的罚一大笔钱,让他的家产少一半以上,也就知道疼了。”

    何莲月很聪明,一下子就听了出来,这很可能是皇帝的原话。

    见何莲月听懂了,左子光不由微微一笑,说:“凡是放高利贷的,第一次被捉了,只要肯交出大半家产,令其失去继续做恶的本钱,也就可以给点喘息的余地。”

    这个是皇帝的亲自决策,看似留下了余地,其实也是不想把权贵们,都给逼急了。

    有些事情啊,必须慢慢的去办,不能太心急了。

    放高利贷这玩意,很早就有了,不可能完全禁绝,却可以被遏制。

    针对放高利贷的人,李中易采取的是三管其下的策略。

    在全国范围内,广建皇家钱庄,解决各地老百姓和商贾们,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这个是根本性措施。

    其次,只要抓住了放高利贷的人,至少要罚款一半的家产。必须让他们真正的疼了,才不敢继续图利作恶。

    草民们的抵押品,田地,只能抵押给皇家钱庄,而不允许抵押给任何个人。这个是抑制土地兼并的根本性举措,非常有针对性。

    总而言之,尽量不让朝廷最重要的财源之一,自耕农变成失地的流民。

    说白了,皇家钱庄拿到了抵押的良田后,照样可以租给欠债者耕种。等有了收成,再慢慢的还钱。

    反正皇家钱庄的利息极低,只要不是天生的好吃懒做,好逸恶劳,迟早还得清债务。

    把欠债还清了,再以当年抵押的原价,把田买回去,这个就是莫大的善政了。

    当然了,李中易的眼光十分长远。北宋灭亡之后,南宋能够撑百余年,靠的可不是江南半壁江山的田租,而是海外贸易的大量盈余收入。

    随着殖民海外的计划,逐渐落实到位。李中易有理由相信,有朝一日,甚至可以达到田税五十税一的地步。

    国强民不富,不可持久!

    皇权专制时代,朝廷的财政收入能力,决定了王朝的动乱周期。

    其中,在重农抑商的大背景之下,土地兼并是让朝廷财政收入持续性减少的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