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我正邪之路最新章节 > 第2192章 止步!
    万魔深渊。

    离开界中界后,白泽还在皱着眉头不知思索什么,手中的灰色羽扇挥动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老者,一个看起来有些颓废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名平平无奇的少女。

    三人完全无视了白泽,嘀咕道:

    “灭掉人族我倒是蛮赞同的。

    毕竟之前被他们联手这么一顿坑,虽然借机突破到了真正的碎空境,但被封在棺材中的感觉可不好受。

    趁这个机会报复一下,杀他个几千万,感觉还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哦?没想到杀皇你这么快就决定做狗了,这说服自己的理由倒是很恰如其分。”

    “魔祖,你不想做狗,刚才为什么不反驳,还不是被那帝一给唬住了!”

    “老夫是深知生命的可贵,活得越久老夫越清楚不要主动对上那些常理之外的怪物!”

    “所以呢!说到底还不是要听他的!也就是你口中的给那帝一做狗,还是一条没了牙的老狗!略略略~”

    “你这黄毛丫头!别以为同为碎空境就可以对老夫不敬,老夫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

    “略略略~你一天喝一缸盐水,本皇修炼到先天境就已经辟谷了,那我确实比不上你。”

    “够了!别吵这些没用的。”站在二人中间的颓废男子有些烦躁道。

    他迈出一步,直接空间挪移到了白泽的前面,拦住了对方:

    “帝一如此有自信我们会帮助他灭掉人族,恐怕是因为我们被封印在棺木的这段时间,外界发生了一些翻天覆地的变化才对。”

    白泽点了点头,同为碎空境高手,他没必要对这三魔太过恭敬,他也清楚这三魔虽是帝一派出的帮手,但却不可能绝对听从自己的命令。

    说白了还是将这三魔当做搅屎棍,扔出去搞事情的。

    随即他先看向故意佝偻着身子,保持一副弱不禁风样子的魔祖道:

    “凶瞳魔国已经被灭了,魔主也已经死了。”

    魔祖微微皱眉,他也不接着与杀皇吵下去,反而神情严肃的看着白泽:

    “是谁做的?”

    白泽摸了摸下巴,从空间装备拿出一沓纸张,扔给魔祖道:

    “原因很复杂,直接和间接的凶手都有,这里有最详尽的情报。”

    魔祖点了点头后,便开始慢慢翻阅。

    而杀皇此时也不再是那人畜无害的少女模样,当她脸色愈加阴沉,四周的温度开始急速下降。

    “所以我的魔杀众同样也灭亡了对吗?

    你不用给我一堆有的没的资料,直接告诉我是谁做的!

    相信在这种事上,你应该不会做出一些愚蠢的欺骗!”

    白泽手中的灰色羽扇轻轻挥动,淡淡道:

    “杀掉天无名的是凤族凤赤,但根本原因是林陌。

    至于魔杀众,如今应该被大骷皇朝吞并了。”

    “大骷皇朝,凤赤,林陌......”杀皇握紧右拳,狂躁的杀气升腾而起,化作一道赤红光柱,瞬间将涌来的原始魔气冲散。

    最后的绝尊现在脸色也有些难看,他虽然没建立一方大势力,但却有他最在意的两个宝贝徒弟。

    “告诉我结果。”

    白泽认真的看向绝尊:

    “你的徒弟都还活着,但你不准备报复血帝吗?”

    绝尊沉默片刻道:

    “他的欺骗我自然会让他付出代价,但他现在被困在界中界内。”

    “他有一个女儿,亲生女儿,也是如今的无血疆朝之主。”在说这番话时,白泽的目光就没离开过绝尊,他在仔细观察对方的神情变化。

    绝尊不屑道:“所以呢?你是想让本尊以大欺小?”

    白泽眼珠一转,继而说道:

    “你的徒弟嫁人了。”

    “嫁人???!!!玄儿他......不对,你说的是月儿吧。”绝尊瞪大了双眼,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还好最后寻思过来他说的是自己的另一个徒弟。

    白泽点了点头:“对,还是两女侍一夫,当然以后可能会三女,四女,五女,甚至十女,百女侍一夫的情况。

    对方是大乾皇朝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本就是寻常事。”

    “你说什么!”绝尊感觉心中一股郁气将要冲出体外,本来知晓媚邪月嫁人就让他有些不满。

    毕竟重新收她为徒时,对方表现出了对武道极其坚定的决心,以及那股对于变强的执着和渴望。

    结果这没几年就嫁人了是什么鬼,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吗!

    若真的是两情相悦的话,绝尊还是能勉强理解,可二女侍一夫这事着实让他没法忍,他绝尊的徒弟怎能如此卑微的作践自己!

    特别之后还可能出现十女,百女,千女侍一夫的情况,这让他本就不满的情绪直接爆炸。

    “告诉本尊那个男人的名字。”

    “冷初洛。”白泽暗松了口气,这样两个在魔界瞎搞,一个在人世捣乱,那自己这边就可以先召集七圣想法子破解困住妖帝的阵法了。

    绝尊点了点头,身上的颓气一扫而空,此时无论是他,还是魔祖以及杀皇,所表露出的强大气场才符合曾经作为魔界至强者的威严。

    “诸位,止步吧。”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在场四人神色一惊,因为这四个碎空境高手,竟然没有一人察觉到对方是如何出现的。

    随即他们同时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黑衣男子正坐在悬浮在半空中的漆黑王座上,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们。

    “是林陌,没想到他已经回来了。”白泽神情凝重道。

    “这个名字.......”杀皇微微皱眉,“是刚才你说的灭掉我魔杀众的元凶之一?”

    “没错,不仅是魔杀众,凶瞳魔国的覆灭也与本君有一些关系。”林陌的目光越过他们几人,看向万魔深渊中心处。

    在发现帝一没有现身后,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随即他的双眼微眯,很显然在认出杀皇、魔祖和绝尊这三者后,林陌已经隐约猜到了帝一的选择。

    “那就别废话了,小子纳命来!”突然传出的暴喝声,让林陌的眉头一挑。

    只见杀皇一跃而起,本还有所压制的杀气瞬间化作一方血海,向着林陌迎面扑来。

    林陌左手食指轻轻敲打了两下扶手,趴在其怀中的黑炎有些不满的摇了摇小脑袋,然后抬起头对着面前的血海一声怒吼!

    无穷无尽的混沌之力化作一个巨大的扭曲漩涡,将这漫天血海一点不剩的完全吞噬磨灭!

    而在万魔深渊上方,隐约浮现出一尊由灰雾组成的恐怖身影,其中一双充斥着残暴和疯狂的赤红双瞳正死死的盯着停滞于半空的杀皇!

    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刚才本君已经说过了,止步!”

    下一道天边一道银红之光划过,沉寂的万魔深渊内的原始魔气开始汇聚,一场血宴暴动即将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