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世界求生:我能预测吉凶龙蛇枝 > 第274章 老任
    武者对自己的身体十分了解,方鹿也不会例外,左肩突然发痒,这肯定是不正常的。

    他还来不及查看,肩头处肉突起,内里穿的是鬼校服,不会被突起的肉撑裂。

    肉越来越大,就似有什么要长出来一样。

    方鹿迅速掀开左肩的衣服一看,他的左肩长了一个拳头大的肉瘤。

    系统有信息浮现:诅咒的肉瘤,将会在十二个小时后出现第一次变化,请小心!

    会发生什么变化?

    方鹿脸色微凝,诅咒发作起来比他想的还要快,但十二小时……也就是说在这十二小时内,还是安全的。

    思及这一点,方鹿冷静下来,他向着山下走去,越是靠近山下的房屋,他的脚步就越缓慢。

    这聚居地住的可能不是人,而是鬼,在这个特殊小世界,需要步步小心。

    十分钟之后,方鹿走在街道上,街上人来人往,这里的建筑有些似他们夏国近代南方的红瓦房,人们的穿着不算太现代,大多以黑灰棉衣为主。

    方鹿已经向人打听到这地方叫安平镇,从表面上看,镇里的人都很正常,但实际上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镇里的人对方鹿的奇特穿着、肩上肉瘤都视而不见,这一点也并不奇怪,毕竟以前小世界也有过类似情况。

    只是镇上并没有客栈,因为很少有外人来这里,偶尔运货来镇上的商人都是居住在民家内。

    方鹿没有急着寻找住处,说不定晚上在镇外休息更安全,他在继续观察,也没有急着寻人询问白希诺的信息。

    白希诺三个字可能是一种禁忌,一旦问出来,将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安平镇说不上大,但也说不上小,一时间也没有遇上其他九个参赛者,他们会在哪里呢?

    “这位兄弟,你看起来很面生,是从外面来我们安平镇的吗?”一个面相和善的中年男子走过来笑着问。

    方鹿打量了一眼中年男子笑道:“是的,老哥好眼光。”

    中年男子保持笑容道:“别的不说,镇里的人都知道我老任记忆力好,镇上的人不敢说认得全部,但大多都认得,不知兄弟叫什么名字,来安平镇又是为了什么事?”

    “我叫张三。”方鹿报了个假名字:“只是路过发现这里,就进来逛逛。”

    “原来张兄弟是来游玩的。”老任热情说:“我们这里地方小,但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走,我带你去四处转转。”

    “这不好吧?”方鹿迟疑着说:“会不会耽误你干活?”

    老任哈哈笑道:“我最近没什么活计做,闲着也是闲着,当然我给张兄弟当导游也不是白做的,张兄弟得请我吃饭喝酒,可以吗?”

    方鹿笑了笑,“这当然没问题。”

    “那还说什么,走,张兄弟应该还没吃饭吧,我认识一个厨子朋友,炒菜绝对是一把好手,包你吃过回味无穷……”

    老任热情说着,并让方鹿跟他来。

    方鹿跟在老任的身后,偶尔应着话,他的脸却是没有任何笑意。

    老任带着方鹿钻进了一个无人巷子。

    方鹿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快速靠近,他没有转身,那人靠近了沉声说:“别动。”

    老任这才停下脚步,满脸笑意看着方鹿,只是脸上的笑不再憨厚,反而变得有些阴郁起来。

    方鹿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有一个中年男子正用亮晃晃的匕首指着他。

    “老任,你这是什么意思?”方鹿缓缓问。

    老任笑道:“张兄弟,我也没办法,没想到会遇到镇上劫钱的,他下手可狠了,听哥的,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给他,可别因此丢了小命。”

    方鹿转身回头,他精神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的状态,从老任接触他就是如此,毕竟这肯能是白希诺又或者其他参赛者消灭竞争对手的陷阱。

    就算现在,方鹿也没有放松警惕,这未必就是一次简单的抢劫。

    “不想拿出来是吗?”

    持刀男子脸一沉,手里匕首就朝方鹿捅来。

    方鹿微微眯眼,持刀男子手里的匕首消失了,持刀男子愣了一下,他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肩头,匕首正插在他的肩头上,有血从伤口处渗出。

    持刀男子这才感到痛,痛得他想大喊出声,只是他的嘴被方鹿伸手罩住,整个人被提着转了过来,手脚奇异无法动弹。

    方鹿提着这人转身看着老任,老任面露惊色,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得他连什么都做不出来。

    方鹿把匕首拔了出来,痛得那人发出呜呜声,眼泪都流下来了,却还是无法动弹。

    方鹿看着带血的匕首,笑道:“老任,你说如何处理这贼人?”

    老任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他突然毫不犹豫转身撒腿就跑。

    方鹿一扔手中匕首,一点寒光在空中划过,准确钉在了老任的左腿上。

    老任整个人摔在地上,痛得他直吸气,但他不敢大声喊叫,因为方鹿已经站在他身边居高临下看着他。

    老任怀疑自己要是大声喊叫说不定对方会杀他灭口,他低声哀求道:“是我们有眼无珠,你就饶了我们吧?”

    方鹿听着老任的哀求声,但还是警惕四周的动静,只是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难道只是一场意外,“你们是怎么盯上我了?”

    “我听人说镇上有外人来,所以就盯上你了。”老任老实回答。

    “镇上很少有外人来吗?”方鹿又问。

    “似你这样的,一年也没几个。”老任说,“走访亲戚的还是有不少的。”

    “那你们靠抢钱怎么生活?”方鹿有些意外说:“难道你们连本地人都敢抢吗?”

    小镇可不算大,真抢了本地人,说不定很快就会暴露了。

    “我们不是专业的,今天只是突然起了歹心。”老任回答:“好兄弟,我们猪油蒙心,以前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方鹿冷笑,把手中的人扔在地上,“敢在我面前说谎,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吧?”

    老任怔了一下,“我真没有骗张兄弟你。”

    方鹿没有说话,他只是抬脚,精准踩在了老任腿上的匕首上。

    老任痛得想放声大叫,但喉咙如同被堵住一样,不能发声,脸色发白,汗水不断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