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落朝天歌 > 第十七折 部署(卷七完)
    冰魂说话的时候,却见那红唇里一吐一吐的,竟然是一条分叉的蛇信。

    冥弑天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看着那一张摄人心魄的媚眼,他笑道:“你大概是新魔族里唯一长得过得去的了。”

    冰魄含情脉脉地眨巴眨巴眼睛说:“多谢魔皇赞赏,冰魄求您垂怜。”

    说着,她撇开了自己的视线,将自己最柔软的脖颈送上前。

    冥弑天冷哼:“这些雕虫小技就别在本座面前卖弄了!”

    他话音刚落,就出手伸向冰魄的黑袍。

    当他的手再出来的时候,手上竟然多了一只没有毛的秃头怪物。

    那怪物长得奇丑无比,一双眼睛大大地长着,猩红的舌头耷拉在獠牙外面,因为牙齿太长嘴巴没办法闭合,口涎流得到处都是。

    而冥弑天掐住的地方,正是他长得不像话的脖子。

    这怪物被抽出来的瞬间,那美艳的角色女子像是泄了气的皮囊,软软地掉在了兜帽里。

    冥弑天哈哈笑道:“人都说你冰魄美貌天下无双,结果却是个奇丑无比的大妖怪。”

    冰魄的真身,正是那只小头长颈的怪物。

    它吐着舌头,像只哈巴狗似的喘着气说道:“魔皇火眼金睛,属下自然逃不过您的发言,不知道您想让属下去做什么事情呢?”

    冥弑天有些嫌恶地甩了甩手,悠然道:“自然是让你去享尽人间富贵荣华了。”

    冰魄重新回到了那副皮囊之中,绝世美人再次回来了,眼神妩媚风流地挑眉说道:“那奴家可要多谢您的恩赐了!”

    “去吧!”

    冥弑天对着她耳语几句,随后一挥手,一阵黑雾袭来,正在躬身行礼的冰魂便消失在了屋内。

    余下三人见状并不惊奇。

    这便是魔皇的力量,他现在尚且没有收集完整全部的灵魂碎片就能如此厉害,等到所有的碎片到手,天下便是唾手可得的囊中之物!

    冥弑天对着剩下的三人吩咐:“冰魄是个没心机的,把她打发了,我们好聊剩下的事情。”

    他们也不问,冰魄到底去了哪里,只静静地坐在位置上听候差遣。

    冥弑天也知道,这些人深知自己的脾性,所以不会轻易开口说话,没得惹恼了自己又是一顿恐怖的炼狱之罚。

    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沉吟对众人说道:“如今,仙界内乱未平,想来已经是岌岌可危,我们大可以趁此时机渗入仙界内部,将神魔井打开,释放旧日的同伴。你们觉得如何?”

    这时候,那个叫做残月的黑衣人再次站了起来。

    他微微拱手说:“魔尊,并非属下有心僭越,只是您数次招安,那些人都不识好歹,不愿意前来归顺,您现在还有打开神魔井的必要吗?”

    冥弑天笑容森冷,看着残月说道:“你又不是真的年纪大,装什么糊涂呢?”

    残月身形一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有些发抖。

    “那些人不愿意归顺,不过是为了往日花缔的脸面上罢了,若是他不在了,你觉得那些人还能够老老实实地呆在魔界不出来吗?”

    魔族的天性就是嗜血杀戮,冥弑天笃定,那些人就不是安分守己的性格。

    只要杀了花缔,一切都好解决了。

    “可是,”残月有些犹豫:“可那花缔也不是个善茬,我们之中还没有谁能够突破他的结界,彻底打败他!”

    “怕什么?”冥弑天皱起了眉头。

    残月看他快要生气了,不敢再说反话。

    “我会让你们之中的一人去魔界,自然有十足的准备,你们只要按我说的去就是了,废什么话?谁愿意去?”

    等他说完,残月连着往后退了几步,缩回了椅子上。

    就听另一人嗤笑一声站了起来。

    “残月,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胆子小啊?”

    说完,他看向冥弑天道:“属下愿意自请前往!”

    “你?”见是他站了出来,冥弑天有些举棋不定:“你这废物,上一回的伤势养好了吗?”

    一提起上一回的伤,安阳眼中闪过一丝羞愤的神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两个无知小儿愚弄了!

    安阳作为魔界活得最久的魔王,他把墨骨和凤幽称之为“小儿”也不为过。

    他一捏拳头大声说道:“魔皇大人,往日之耻不必再提,今日属下领命,一定铩羽而归!”

    “好,”冥弑天颇为欣赏地看了他几眼,一摆手再次让黑雾带走了他。

    现在只剩了残月和另一个黑衣人。

    残月跳出来说:“属下愿意领命去对付凤凰宗!”

    冥试探笑道:“你倒是会捡轻松的事情做啊?”

    残月掀开了自己的兜帽,竟然露出了一张稚童的脸。

    他脸上堆满了笑容,搓着一双像是老树皮一样的手说:“属下自然是知道,您知人善任,会把属下派去最合适的地方的。”

    对此,冥弑天不置可否。

    他扭头对剩下的一人说:“念因,你觉得呢?”

    那人坐在椅子上,像是真的石化了,不说话,也没有动作。

    冥弑天一拍脑袋:“呵,瞧瞧本座这记性,都忘了你不会说话了。”

    他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就让残月捡了这便宜吧!”

    这话的意思是,同意残月去对付凤凰宗了。

    残月笑得见牙不见眼,连脸上的表情都出现了一丝裂痕。

    他自己丝毫不知,仍旧谄媚地阿谀:“多谢魔皇大人,您英明啊!属下对您的钦佩,那是没办法形容……”

    冥弑天懒得听他废话,直接一脚把他踹进了黑雾里。

    就剩下念因了。

    冥弑天再次离开座位,将手里的黑色小蛇放到了念因的头顶。

    只见那条小蛇顺着兜帽游了进去,蛇尾掀开了兜帽的一侧,露出下面的森森白骨来!

    冥弑天摸着触手冰凉的白骨,感叹道:“真是可惜了,你说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帮着花缔来对付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那边,小黑蛇已经从念因那句骷髅身体里游了一圈出来了,兴致盎然地回到了冥弑天的胳膊上。

    “念因,你就替本座去应付仙界那群蠢货吧。”

    说着,冥弑天在念因面前打了个响指。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念因原本泛着幽光的空洞双眼瞬间迸射出红色的光芒,他机械地从椅子上起来,忽然,一双爬满了血丝的眼珠出现在那一对空洞之后。

    “属下,遵命……”

    念因的骷髅手冲着天上一招,一把泛着寒光的骨头镰刀飞到了他手中。

    这镰刀通体骨白色,刀身是不知道什么巨兽的獠牙磨锋利做成的,刀柄则是两截人骨拼凑而成。

    在这人骨刀柄尾端,还连接着长长一条骨链,骨链上又有一柄削铁如泥的骨刀!

    伴随着一阵黑雾腾然而起,念因也随之消失在屋内。

    冥弑天看着四个不同的方向,唇边绽放一丝诡异的笑容。

    “好戏,要开场了。”

    “六界,终将臣服于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