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书后我被偏执暴君娇宠了 > 第166章 皇上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第166章皇上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翌日,郭匡这队异常招摇的队伍,堂而皇之地出了城。

    一路都看见大队神色肃然的官兵在盘查行人。

    不少官兵都已然知道这排场极大的人真是当今丞相之弟,且昨夜皇上亲自去客栈排查过,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是以,郭匡一行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只除了回头率高一点,竟是一路顺利。

    他们抵达南江时,住进了郭匡早已准备好的一所宅子里。

    第一件事,自然便是去拜访刘世。

    郭匡已然知道,许落先前大病一场导致的容貌变化,只是因为服用了刘世研制的化颜丹,是以,才到南江,就迫不及待地带了许落去求解药。

    而今许落是郭匡的侍女,袁让是郭匡的侍卫,出行倒是半点不用担心。

    他们到临江医馆时,许落讶然地发现,顾家二公子顾驰渊竟然也在。

    彼时医馆没有病人,顾驰渊正陪着刘世下棋。

    一个温润谦和,一个儒雅俊秀,二人又都是一身白衣,临窗而坐,一人执黑子,一人执白子,江风吹得二人衣袍飘飘,倒真是一幅可堪入画的绝美图画。

    只可惜,柜台后捣药的段宿,脸色就不大好了,面沉如水,眼里笼着重重阴霾。

    见刘世有客来,顾驰渊起身,谦恭有礼地告退。

    他未曾见过郭匡,是以不知郭匡是谁,只是目光掠过郭匡,微微点了点头,便先行离开。

    刘世带着郭匡等人去了后堂,一进屋,就掩上了门。

    他打量着许落,“许姑娘?”

    许落颔首行礼:“是我。还要多谢刘公子那颗化颜丹。”

    “能帮到许姑娘就好。只是,”

    刘世眼里分明有疑惑,“许姑娘从何知道,我有化颜丹?”

    这丹药当初他秘密研制,乃是他数年的心血,除了段宿和府里的老管家姚伯,不可能有外人知道。

    许落就知道刘世会问这个问题,“刘公子还记得,当初你也问过我,为何知道你会医术么?”

    她淡定地说,“我回答说是因为机缘巧合——我知道化颜丹的存在,也同样如此。”

    刘世对这个答案很显然不太满意,“机缘,什么机缘能让许姑娘对我的秘密,洞若观火?”

    “师父,我姐姐是神算公孙闻的高徒,自然能知道旁人所不能知。”

    郭匡帮着许落解释,“您就甭问啦,问了也是白问。”

    刘世有些好笑:“见到你姐姐,就开始嫌弃师父多话了?”

    “没有,我不敢嫌弃师父。”

    郭匡道:“师父你就快点把化颜丹的解药给姐姐嘛,让姐姐早一点变回原来的样子。”

    刘世点头,起身从药柜的一格中,取出一个小药瓶,递给许落:“这里就是化颜丹的解药,许姑娘服下,即刻便可恢复容貌。”

    当初刘世研制化颜丹的目的,只是为了装病,不是为了死,自然是有解药的。

    许落接过这解药,犹豫了一下,“我想等我见到爹娘再说。”

    郭匡不解,“为何?”

    “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不改扮,也不会有什么事。”

    许落说,“反倒是以前的容貌,太打眼了些。”

    她一天没见到许元明夫妇,一天就不能放下这颗心。

    总还是怕被顾骁野的人找到。

    若真的又被抓回去了,到底还是现在的模样比较安全些。

    袁让明白许落的意思,“那也好,落儿先把解药收好,等见到伯父伯母再说。”

    郭匡一想也是,若是恢复了以前的样子,真出点什么事,反倒是节外生枝。

    外头段宿敲了敲门,问了配药的问题,郭匡自告奋勇地出去了:“我去帮段大哥。”

    许落微笑着看了眼刘世:“刘公子当初,怎么会答应教他医术?”

    刘世含笑道:“还说呢,他在我这医馆外,接连来了一个月,我不答应,他就不走。他说,你说我是个厉害的人,他定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看他小小年纪,倒还颇有一番志向,就答应他了。”

    许落:“……”

    想不到郭匡为了学医,也是付出良多。

    刘世又道:“你也知道,我身份特殊,也是怕牵累他,所以我让他每天晚上来找我,他还真是好学不倦,每晚必来。我教完我该教的,先去睡了,他还在那里琢磨,倒是肯吃苦,也能吃苦。”

    他似是有点庆幸般,“这孩子,在医术上很有天赋,举一反三的能力竟是比我还强数倍。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许落心道,嗯,果然差生都是潜力股,只要找到了想学的,愿意学的,那就能走上逆袭之路。

    她想到顾驰渊:“对了,刘公子怎会认识,顾家二公子顾驰渊?”

    能在一起对弈,两人关系应该很好才是。

    “几个月前,他晕倒在江边,是我和阿宿看见他,救他回来。”

    顾驰渊病得不轻,他一番救治后,才算治好了顾驰渊。

    他博学多识,容貌谈吐不俗,为人又谦恭有礼,与刘世一见如故。

    本来顾驰渊是打算离开南江的,因遇见了刘世,竟是从此在这里留了下来。

    “他似是与南江太守有旧,后来在府衙里谋了个职务,清闲得很,是以有空常来我这里,与我对弈喝茶。”

    刘世在南江城认识的人,除了段宿外,基本都是病人。

    能够有个和自己意趣相投很是聊得来的人,自然颇是欢欣。

    许落心里莫名有点同情起段宿来。

    这俩人走得这般近,向来将自己心思深藏于心的段宿,得是忍得有多辛苦。

    怪不得方才进来,看到段宿身上的低气压都快漫出来了。

    从临江医馆离开,几日后,便是韩知礼的寿宴。

    许落不想多生事端,不曾告知韩知礼自己的身份,就连袁让也没有现身,只随着郭匡以侍从侍女的身份,去了韩府。

    不过几个月不见,韩谨柔已然如同换了个人一般,脸颊稍稍圆了些,恢复了以前的莹白红润。

    倒是韩卿卿,似乎有些心神不属的模样,眼神时不时地偷偷瞥向……顾驰渊的方向,带着少女的羞怯与小小的欢喜。

    许落站在一角,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所以这算不算是千里姻缘一线牵,韩卿卿到底还是和顾驰渊相遇,从此算是真正找到了喜欢的人吗?

    ?  ?发错了一章呜呜,本来准备明天发的.....

    ?      标题标错了,改不了得明天才能改,不过内容是连贯的,大家将就看先~~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