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开局扮演天机神算 > 第322章 欣赏
    杜正伦听着他们的对话内容,心里一阵的悲凉,觉得虞世南有可能会赞同了这一举措。

    这样很不可取,但他目前又无法改变什么。

    李忆安又道:“虞公这么说,算是赞成了?”

    虞世南没有直接承认,而是笑道:“我只是说欣赏,不是赞成,但也佩服你的胆识,若是让我年轻三十年,也不敢折腾这个出来。”

    只要欣赏就够了,看来在某些方面,还是说服了他。

    虞世南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心中以国家为重,考虑清楚各个关键,心态也在潜移默化间改变了。

    “那个桑基鱼塘,我能不能再去看看?”

    虞世南又说道。

    “随时可以,处默你们带路!”

    李忆安把丈量的事情,交给长孙冲去忙活就够了,他们的出现,大概是巡视一下,监督一下,防止下面的人乱来,如果在有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指导一二。

    这一次不用去太远,在这附近,就有一个实践中的桑基鱼塘所在,也是李忆安最先提出的那个,已经逐渐形成规模,看起来发展得更好。

    虞世南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古人就实行过桑基鱼塘,吴越两国曾有文献记录,‘五里七里一纵浦,七里十里一横塘’,后来被遗忘掉,李詹事却又重新起用,做得不错。”

    李忆安说道:“不过是因地制宜,发展适合的农业。”

    “因地制宜!”

    虞世南赞赏道:“这个词不错,但我还有一个疑问,刺史府借钱给百姓挖鱼塘,若是真的失败亏钱了,刺史府收不回那笔钱,百姓把田地挖成这样,要复原又得一大笔花费,李詹事会如何处理?”

    李忆安自信地说道:“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敢提出这一模式,那是有足够的把握不会失败,如果真的会,已经是把蚕农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度过了,那么应对的方法,就在丈量土地上面。”

    虞世南恍然大悟道:“到时候土地丈量完毕,可以重新分配,这里将不再重要了。”

    杜正伦冷哼一声道:“那岂不是浪费人力物力,还浪费了这里的土地?”

    李忆安解释道:“当然不会浪费,其实养鱼,也是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如若桑蚕失败,这里完全可以发展养殖业。”

    “养殖业?”

    又是一个全新的词,虞世南第一次听到,随后点头道:“李詹事考虑得很周全,我也相信不会失败。”

    他把这里都记录下来,到时候整理成奏章,送去长安。

    各种功劳加起来也很多了,希望就算是李忆安会遭到天下世家的反对,也能通过这样来帮他挡一下。

    虞世南能做到的,唯有如此。

    在田野间,一直到了下午,他们才回去。

    回到刺史府,杜正伦不解地问:“虞公,真的要支持李忆安如此做?”

    虞世南含糊其辞道:“我只是说欣赏,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

    都已经欣赏了,那不就是支持!

    “虞公,我们都是世家的人!”

    杜正伦又道。

    虞世南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郑重地说道:“我是世家的人,但我更是国家的人,没有了国,何来的家?”

    杜正伦不以为然道:“世家,从来不是依据国家而存在。”

    千年的世家,百年的王朝。

    自古就是这样。

    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国家都没有了,世家还能活下去。

    “杜公,你这话,形同谋反,我就不传出去,希望以后你说话的时候,得好好想一想再说出口。”

    虞世南轻哼一声,拂袖而去。

    杜正伦回想起刚才脱口而出的话,额头满是汗珠。

    李忆安不知道他们又在议论自己的事情,但随着丈量土地的实行,先试点后推广的政策,算是正式开始。

    回到家里后,李忆安看到方诚来找自己。

    “先生,茶叶都好了。”

    方诚带来了十多斤,已经制好的茶叶过来说道:“之前下大雨,被冲走一些,剩下的我们救回来,保存得很好没有受潮,你看质量怎么样?”

    李忆安捻起闻了闻,味道是不错了,续道:“泡茶!”

    周楠连忙去煮水,陈硕真这个小尾巴懂事地清洗茶具,把他们的天目盏拿出来准备喝茶。

    “方诚,你看我做一次喝茶的流程,以及是各种礼仪。”

    李忆安看着水煮沸了,开始拿出茶叶和茶具,按照后世的那种喝茶的礼仪,认认真真地给方诚讲解了一边,又道:“以后茶叶,得和天目盏一起,捆绑销售,至于如何捆绑,你们自己想办法,但是这一套礼仪,你必须记下来,回去后在整个长安推广。”

    喝茶的流程虽然比较多,但那些文人雅士,向来最喜欢这一套,他们觉得高雅,便会效仿。

    茶叶已经被他们贴上高雅的标签,天目盏多起来现在不值钱,但也打上和茶叶在一起的标签,就是用来喝茶,喝酒喝水都会掉价,价值很快又会提上去,唯有这样才可以把茶山的利益给最大化,让那些国公不亏钱。

    至于后来的青花瓷,根本不需要刻意的运营,已经是供不应求。

    方诚听着吩咐,不敢怠慢,很认真地学习,把李忆安的每一个步骤记在心里,然后还亲自演示了一遍,直到李忆安满意了才停下来。

    “差不多了,有空再熟悉一下,找一批肯学的人培训一段时间,等到这一趟大船回去,就让他们带回去,在长安传授给其他人。”

    李忆安满意地说道。

    “先生我知道怎么做了。”

    方诚点头说道。

    “不就是喝茶,先生你们还弄得那么麻烦。”

    宇文妍就看得不是很懂:“还不如我们在大漠的时候好,大口喝酒,这才叫舒服。”

    听着她的话,众人都笑了起来。

    “妍儿,你的性子不收一收,以后真的嫁不出去!”

    李长歌提醒说道。

    “我还从未想过要嫁人,不过长歌你别把我赶走了,我在你家里蹭吃蹭喝,还可以保护你。”

    宇文妍马上说道。

    “就是你想嫁,都没有人敢要你。”

    李忆安说道。

    “先生你是不是找打!”

    宇文妍扬起拳头凶巴巴的说道。

    “妍儿不要听忆安胡说,你多好啊!”

    李芊轻声道。

    “还是芊芊姐对我好。”

    宇文妍满脸得意地仰起头。

    这种忙完下来,又休闲的感觉,真的是种享受。

    “你们先喝茶,我去看一看姐夫。”

    李忆安算着时间,差不多又得换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