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 第119章 佳人西洲
    “我…不是我……”

    乓啷一声。

    伏西洲扔掉手中的木棍。

    “你都看到了!”

    既然都看到了,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要分快点儿跟我说分手,别磨磨唧唧的,像宿长玉说的跟个小白脸似的,扭扭捏捏!“

    “那小洲怎么不主动和我说分手啊?”

    怎么主动?

    她瞅着许留观那张脸明显开不了口,自己刚到手的男朋友还没捂热乎呢!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要说分手,她有些不甘心,也有些难受,说不出口分手的话。

    “知道你们都喜欢文静端庄、贤淑的,就跟古代大家闺秀一样,我不是,可惜了许留观,你看错了,和你接触以来的那个形象,都是我故意展示给你看的。”

    伏西洲穿着白色的羽绒服,盖到膝盖的地方。

    她本来长得就有一种温婉端庄的感觉。

    可此时脸上皱着眉,因为愤怒,再加上眼尾通红,鼻尖儿也被冻得通红,倒像是堆出来的雪人似的。

    这样子在许留观看来…可爱极了。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许留观突然提到这。

    “怎么会不记得?在郊外那个旅游景点,温泉山庄的小竹林旁,我穿着旗袍,你当时夸我很温柔,有一种江南水乡走出来的女子的感觉。”

    果然,男人都喜欢娇小温柔依人的…!

    伏西洲在一旁踢着墙角,很不高兴。

    人家有闪婚,她这是闪恋,处上没多长时间的小对象就没了!

    “不是。”许留观开口。

    “你说的那次是我们第二次见面,而第一次……”

    许留观这话,让伏西洲的眼神看过去。

    “第一次就是在这里,四时酒吧。”

    “嗯?”

    伏西洲有些懵。

    她一直以为自己和许留观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那次郊外温泉。

    也是那次许留观夸自己长得温柔端庄,所以她才以那样的形象去接近许留观。

    “那时你喝的有点儿微醉,一个男孩儿过来找你的麻烦,可却被你给打了回去,直到把那来找麻烦的男孩儿打趴下,当时那模样可真是…飒爽英姿……”

    听到许留观这样说话,伏西洲也想了起来。

    有一次她自己来四时酒吧喝酒的时候,碰见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孩子,上来就对自己动手动脚的,甚至想要拖拽她,她当时是直接给那男孩子打进了医院。

    她依稀记得自己那天晚上下手挺重、打的挺猛的。

    “所以……”

    伏西洲看着许留观隐隐还有点激动。

    “我并不是因为你的温柔端庄,当然也并不是因为你的飒爽英姿,只是因为是你而已,你怎么样都是你,我都喜欢。”

    “!!!”

    瞧瞧!

    这不比她那个大直男前男友好多了!

    伏西洲本来因为想起之前在宿长玉身边受到的委屈而微红的眼尾,此时瞬间被许留观所感动,蒙上了一层水雾似的。

    她抽抽鼻子,而后直接奔着她的小男朋友去了。

    哇的一声就哭了。

    本来许留观自从与伏西洲认识到现在以来,两个人就没什么近距离接触,就连牵个手都没有,更别提被伏西洲突然抱上来的事情,让许留观立刻红了耳根。

    而伏西洲之所以总叫许留观小男朋友,并不是因为许留观的年龄比她小,相反许留观比她还大两岁。

    不过是因为许留观在她面前跟个愣头青的小伙一样。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早说啊?害得我在你面前辛苦装了那么久,累死我了……”

    “我…我看你努力让自己变得淑女起来,觉得还蛮可爱的。”

    宿长玉那边还很不甘心。

    他不相信有人会喜欢这么暴力的女人。

    “兄弟,你可要想清楚,这可是你一辈子的事情?”

    “前男哥,我想清楚了,谢谢你给我让位置。”

    许留观很礼貌,甚至还上前两步,伸出手,似乎想要握手。

    “果然是小白脸,对你女朋友的前男友都能这么客气,看来是怕挨揍,是吗?”

    许留观依旧是微笑。

    “小不小白脸的,只要小洲喜欢就好。”

    宿长玉还是不甘心,甚至撸着袖子与许留观贴的很近,两个人的气势有点剑拔弩张。

    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许生一走近。

    “西洲,前男友?”

    “…嗯。”

    “怪不得是前男友,原来和你没缘分。”

    “你怎么就看出和我没缘分了?难不成不和我有缘分,和面前的小白脸有缘分吗?”

    “那是我大哥。”

    许生一似乎有点不高兴。

    不过听到许生一说出:那是我大哥这话,许留观的情绪明显有点儿波动。

    “更何况,我大哥和西洲才是正缘。”

    “你又不是什么算卦的,凭你一张嘴,怎么就断定他俩是正缘?我才和西洲是正缘。”

    宿长玉长得本就粗壮,说这话时,语气更是凶,可是许生一丝毫不惧他的气势,迎上他的目光。

    “难道你不知道那句…留观四时曾邂逅,佳人西洲?”

    这话一落,那边的许留观与伏西洲齐齐竖起大拇指。

    “我妹厉害!”

    “许许文采一流!”

    伏西洲想了想,她和许留观还是四时酒吧第一次见面,果然啊!

    正缘!

    而宿长玉只有眼巴巴的看着伏西洲被那个小白脸带走…!

    ————

    当慕逢歌得知白玉萝卜是许生一种的,而自己家买白玉萝卜的钱,都会进了许生一的口袋,她吵着嚷着,让家里不要再买白玉萝卜。

    这件事情被慕家知道后也很震惊。

    “逢歌,你说的是真的?”

    “我和妙妙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

    “那这许生一得有多少钱啊……”

    慕夫人思考了一下。

    “不过许生一和慕意成有婚约,慕意成也姓慕,若是许生一带着嫁妆嫁进咱们家……”

    “对啊!许生一肯定有钱,而且上次咱们家给她的两千万,若是她再嫁进咱们慕家,那些钱不还是姓慕?”

    慕逢歌这么想想还是挺开心的。

    “这么些年老爷子都不喜欢慕意成,到时候他的婚事还是得我给操办,他也没什么钱,都得我出钱,到时候我总得收点费用……”

    母女二人想的很美,此时的慕意成这面。

    慕老爷子来看自己的孙子,此时人就坐在沙发上。

    ……

    题外话:取自歌曲?吹梦到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