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作为反派我怕过谁 > 第18章 怀疑中
    “这个嘛...”道天博想了想,也难为逃命之际他还得空整理衣衫保持风度,继而道,“它通体由石头组成,却无半点灵力,唯独那对眼睛闪烁,与其他部位不同。想来那便是它的命门所在...”

    如此说着,将手中折扇甩了出去,那扇子一角击中那石蛇眼睛,顿时炸开一大块碎石。

    可惜这只能令石蛇的速度顿了顿,片刻之后石头碎片重新堆积,快速聚拢恢复了缺口。

    “我习的是金系功法,对它没什么效果。你们怎么看?”道天博耸了耸肩,无辜道。

    九音沉默了。

    除非有自带的天赋属性,妖修修行更在意依靠天地灵气锤炼自身肉体筋骨,没有指定的功法可言。眼前这种情况,单纯靠它用盲力与之相搏显然极其不理智。

    “我学的倒是木系功夫,只是...”李薛萝迟疑道。她断不敢以身犯险近距离与巨蛇抗衡,而就在刚刚不久之前,适合此类情况的武器却不能再用。

    她忍不住再次瞥了一眼道天博,怎么想都觉得这人出现得蹊跷,像是特意弄坏她的武器。

    那么问题来了,他是如何提前得知这幽冥山需要长弓来对付,又是如何知道,他们将会陷入这样的绝境的?

    “哎呀,我不行了,实在跑不动了!”这个时候道天博突然说道。

    九音也跟着停住脚步。

    不知道是不是它的错觉,以此刻逃命的速度,便是整个万妖岭都该跑了两圈,可偏偏眼前依旧是前路无限的山体甬道,头顶依旧是一线天的青色。

    李薛萝在他怀里道:“前辈发现了?我们又回到原地了。”她指了身后,不知什么时候那道大开的石门竟然就在不远处。

    道天博见此连忙往门外跑,转瞬就扶着门壁喘气道:“看来这地方不欢迎我,我就不进去了。你们自便吧。”他说着竟然就在门槛上一屁股就坐下来。

    九音见此脸色黑沉得厉害,显然很不甘心。

    这一停歇,那石蛇带着劲风扫面而来。

    “滚!”九音猛地呵斥道。

    这是妖修的威压!

    相比于人类,妖兽之间更崇拜强者。强者的威压能威慑对手。它实力虽然打折,血统赋予的崇高却从未消失。

    那石蛇被威压所摄,竟然一下子静止不动。

    但是只这么一下,更多鲜血从九音的口鼻中涌现。眼见它摇摇欲坠,李薛萝喊道:“前辈?!”

    察觉石蛇又有动静,此刻危机当口,容不得她多想,手心之中多了一把种子。

    ”去!”轻呵一声,种子带着灵气飞了出去,立即渗入石蛇缝隙。

    那道天博凑过来好奇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李薛萝哪有时间回答他,兀自结了手印催动灵力。在石蛇重新活动之前,那种子以石头为质,瞬间生出无数根坚韧的藤蔓,将这个庞然大物给严严实实包裹起来。

    道天博眼睛一亮,打了折扇笑道:“好巧的心思。”他说着自顾伸手,竟然从石蛇身上捻出一粒黑色的小石子——就是李薛萝刚刚扔出的种子中的一颗。

    李薛萝见此心中又是一沉。这些种子经她培育,一直养在丹田当中,算得上和她心意相通。刚才情况紧急,她一口气都用上了,按道理一旦灵气催动,这十二颗种子都会发芽,怎会单单遗漏一颗?

    而此刻遗漏的这一颗,已然和她失去联系,再无感应。

    这道天博...绝对有问题!

    这么一缓,九音才一下子跪下来,一口鲜血呕出来。因为契约的关系,李薛萝也觉得心口狂跳,甚至能感觉生命流逝的寒意。

    也是这样,给予那石蛇的威压松弛,这个全身庞大的家伙再次扭动起来。倘若李薛萝修为更高,她催生的藤蔓韧性更强,只要给予时间,磨死这石蛇也是时间问题。可惜她只是金丹修为,那些种子温养的时间也不算长,不足以真正制服这古书中才有神奇物种。

    眼看就要被这石蛇挣脱开藤蔓,李薛萝手掌翻出一把青色匕首。

    那石蛇转动眼珠,冷不丁和她目光对视。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星辰宇宙。

    ——在这石蛇的眼瞳里,似乎藏着另外一个世界。

    那样美好的世界,实在容不得任何暴力和血腥。

    然而这念头只带来李薛萝片刻的迟疑,下一秒她果断的刺下去,准确无误的插中那石蛇的眼睛位置。

    星辰崩碎,宇宙坍塌。

    预想中类似石头的坚硬并没有传来。李薛萝嗅到空气中传来的一股血腥味,只感觉刀尖像是戳进一个极其柔软的东西中,紧接着她觉得眼睛一热,那石蛇眼眶中竟然飚射出许多鲜血,一些渗入她的眼睛里,令她觉得天地都是一片红色。

    一瞬间她实打实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对于修士来说是很少见的。

    修士并非感应不到热冷,而是自筑基后身体灵气自动给予保护,不再为普通的寒暑变化担忧。

    然而戳破石蛇瞬间,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消除不掉的寒意,那股冷冽穿透那层灵气保护,渗透到她的骨髓,如同新生稚子被扔到冰天雪地中。

    与此同时,李薛萝便发现自身灵气都难以运转,筋脉四肢中的灵气像是变成了不能搅动的泥潭,放开的神识也处处碰壁,并不能侦查更远的地方。

    最为奇怪的是,身边的九音不见了。

    连同被藤蔓包裹的石蛇一并,消失了。

    眼前还是山壁之间那条甬道。

    但是又有一些不一样。

    李薛萝觉察脚底黏糊糊的,低头一看,下意识让了一步,认出向自己渗过来的并不是什么液体,而是一摊鲜血。

    顺着这摊鲜血看过去,不知什么时候甬道两边堆积满了尸骸。他们穿着老式的铠甲,像是刚刚死去不久,一律青白色扭曲的面孔。

    地面上五脏六腑、尸体碎肉流了一地,沙石和兵戈也被染成一团团的暗红色。空气中还传来令人作呕的浓稠血腥味。

    这里成了战场!

    虽然四周一切都昭示这是个幻境,李薛萝还是控制不住生理上的恶心,皱了眉头。

    她回头看了一下身后敞开的大门,大门矗立,之外的阳光显得格外的鲜亮温暖。

    她有一个直接想法,只要离开大门,这个幻境便可以结束。

    但是她潜意识中并不愿意。

    相比于离开这里,她更想知道这幻境更深处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