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冰界神女录 > 第23章 张寒被杀
    正午将歇,下午将近。

    小荷镇,赵氏乡菜馆中,雪素等人坐在桌旁低头吃饭。由于三人都已很饿,故此吃饭之际并未有太多谈话。

    桌上摆放的菜很是常见,一巴掌大铁碗中装有淡黄色鸡蛋羹,装至八分,其中撒了些许胡椒粉,红黄分明。

    一木制小盘中,装有一清蒸鲤鱼,那鲤鱼长有八寸,重有半斤,其上零散洒落着绿葱,鱼身两面各有七道刀痕。

    一陶瓷小碗中,装有若干寸长辣椒碎片,亦装有若干鸡丁,以及葱姜蒜。另一盘中装有黑木耳。剩下的大碗中,装有丝瓜鸡蛋汤。

    几人右手拿的是七寸长竹筷,圆圆方方的,把柄端是金属头,其上印着几行小字。左手拿的小碗中,装有白花花的大米饭。

    雪素很是喜欢吃鱼,又许久未食,致使其腹中无食,甚是饥饿,故此吃的较为急促,但她从小吃鱼,倒不至于被鱼刺卡住喉咙。

    雪玉峰虽然也很饿,但却斯文依旧,不慢不急,细嚼慢咽,待得吃下一口饭后才去夹菜。

    武方虽然是个粗人,但却是有家室的人,吃饭的样子虽谈不上斯文,但也并非狼吞虎咽,更未有过失礼。

    就这样,几人吃着饭菜,喝着汤。约莫一刻钟,桌上的几道菜,被吃的差不多了,虽然剩下少许,却也在情理之中。

    “哥哥,就是你吃的最慢了,下次能不能快一点?”雪素向雪玉峰说道。

    “小素,吃饭要细嚼慢咽,像你那样狼吞虎咽的吃,会被别人笑话的。”雪玉峰解释。

    “哥哥,那你会笑话我吗?” 雪素笑着问道。

    “当然会了。”雪玉峰不假思索的回答。言罢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哥哥真坏。”雪素说道。

    武方见状暗自偷笑。

    “好了,小素,我们该回去了。”雪玉峰出言催促。言罢扶着雪素,一起站起身。

    接着,三人去到柜台结账,武方和雪玉峰虽然相识仅一日,却也生出了兄弟情谊,结账时未有客气。

    雪玉峰结了账,花去半两银子。

    结过账后,几人缓步走出饭馆,待得走出饭店,行于大街闹市之中。到得此时,已然是下午时分,街道上的行人也已减少了几分。

    雪素等人边走边谈,刚走到东街不多久,几人便与守镇小队擦肩而过。守镇小队有十人,身高一致。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守镇小队走的较为匆忙,不问可知,有大事发生,武方见状不解,拦下一兵卒问话。

    雪素兄妹也跟着停下,虽然他们并不在乎发生了何事,但多知道一些,总该是好的。

    “小六子,小队为何走的如此匆忙?发生了何事?”武方冲那兵卒问话。

    “方才官府接到人报案,说那张家少爷被人杀害了,让我们赶紧过去看看。”那兵卒回答,言罢意味深长的看了雪玉峰一眼,随即便转身走了

    “哥哥,张寒他死了?”雪素闻言很是惊讶,同时心中掀起一阵波澜,颤抖着问道。

    雪素仍然喜欢张寒,虽然张寒在危机时抛弃了她,但昨天张寒如果能够向她道歉,她还是会嫁给他。

    “小素,难道你还喜欢他吗?”雪玉峰担忧问道。

    “哥哥,我们去看看吧。”雪素并不接话,转而出言请求。言罢注视着他,期待他的满意答复。

    “那好,我们去张府。”雪玉峰答应了她。言罢摸了摸她的头,又拍了拍她的背,随即几人转身往回走。

    “武兄,真是麻烦你了。”雪玉峰冲武方说道。

    “老弟,不必客气。不过此次张家少爷被杀,大家都会怀疑到你头上来,你还是小心为妙。”武方出言提醒。

    雪玉峰点头示意后,沉声说道,“此次张家少爷被杀,只怕多半是那吴昊所为,哼,无耻盗匪。”

    武方并不接话,虽然吴昊嫌疑大,但却没有证据,他身为士兵,自然不会像雪玉峰那样猜测推理。

    雪素闻言很是伤心,她亲眼见过吴昊动手杀人,也觉得是吴昊杀了张寒。不管是吴昊还是张寒,她都喜欢,谁死了她都不会开心。

    现在她心里想的是,张寒虽然抛弃了她,但却情有可原。而吴昊是盗匪,杀人如麻,虽然救了她,但依旧是盗匪。

    吴昊此次杀死张寒,下次会是谁?不问可知,便是她那亲哥哥雪玉峰,现在她的脑子里思绪万千,开始记恨吴昊。

    “哥哥,我被劫走那天你去找张寒,他跟你说了什么?”雪素思绪良久,低声询问。

    雪玉峰闻言沉默片刻,叹息一声,沉声说道,“他说,你长得好看,土匪不会杀你,会让你做压寨夫人的。”

    雪素闻言稍感欣慰,因为张寒没有嫌弃她,但无论如何,张寒抛弃了她,她依旧记恨他,现在他死了,她也释然了,只是一股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不禁落泪。

    张寒是她初恋,都说初恋难忘,雪素亦是如此,尽管这段恋情并不完美,但无论如何,都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无可改变,也无可逆转。

    雪素沉思良久,出言询问,“哥哥,你现在还恨张寒吗?”

    “他已经死了,我还恨他干嘛。”雪玉峰随口回答。

    “那哥哥,你说大家会不会认为是我们杀了张寒?”雪素担忧问道。

    “他们爱怎么想就随他们想吧,从小到大,我们受的非议还少吗?”雪玉峰无奈回答。

    “老弟不必担忧,我是你的证人,我可以证明你是清白的。”武方闻言叹息一声,出言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武兄了。”雪玉峰说道。

    ……

    谈话间,几人拐了一个弯,走到了南街。和平时期死了人,而且死的还是张家少爷,看热闹的人是少不了的,尽管守镇小队尽力疏散人群,但还是有很多市民不愿离去。

    武方虽然只是普通士兵,但他从军十余年,在小荷镇兵营中威望颇高,守镇小队见他来,连忙为他开路,实则不需要,他自己也可,但人多力量大。

    不久,雪素等人便已穿过人群,走到南街尽头处,而张府便位于此处。

    张府不大,只占地一亩,门外装饰虽然华丽,却不及侯府半分。雪素等人也无暇顾及这些,只是快步走进了张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