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传奇聊天群会调酒的小橘顶点小说 > 第二十一章 斩道成
    一股温润之力,自狠人大帝的指尖传来,化作一汪清泉,流淌在王腾的血液之中,温养着他的经脉,恢复着他的伤势。

    最终,清泉驻足于仙台,化作了几千枚古字。

    轰隆。

    脑海中仿佛天雷乍起,神音缭绕,各种异象层出不穷。

    狠人大帝深深的看了眼王腾,身体也渐渐模糊,最终化作了一缕雷光,消散于天地间。

    王腾定睛看向仙台上的古字,震惊得无以复加。

    “飞仙合道,九炁含烟,神胎云驰,径冲九天,上闻仙前,令朕长生,世为仙真,随心所愿,莫不如言.....”

    这是飞仙诀!!

    王腾狂喜,情绪激荡无比。

    “狠人大帝竟将这无敌功法,传给了我!”

    九秘之斗字秘,可以模拟任何攻击,演化各种攻杀神术,是天地间最顶级、最可怕的一种杀伐之术。

    而飞仙诀,是狠人大帝为了对抗斗字秘自创的一种盖世神术!

    它展现超越人体极限的攻伐力!

    修到高深之处,可从原本的身体中蜕变出一个新我,飞仙而去,化出一个神胎!

    此神胎攻击力举世无双,若是大帝施展,斩仙戮神,破灭一切敌手,九天十地都无人可抗衡,这就是惊艳古今的狠人所开创的秘术。

    这种秘术,绝世犀利,盖世绝伦,决不弱于斗字秘!

    王腾对着虚空深深一拜:

    “传道之恩,永世不忘!我会替你照料好小囡囡的,不让她受到欺负。”

    过了良久,域外虚空中缓缓飘来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

    “善。”

    王腾心中有些疑虑。

    “狠人大帝为何会传经于我?

    难道是因为....我这丰神如玉,俊朗无比的容颜?!

    又或者是我与她一样修炼了斩我明道决,从而蜕出神胎。

    我得到了乱古大帝的传承,传说中,乱古大帝曾得到狠人部分功法,最后证道成帝...

    如此说来,我与狠人的渊源颇深啊,如今她传经于我,又添一份因果。”

    前字秘与因果大道之法同时运起,王腾双眼紧闭,推算着一切。

    “咳”

    不过多时,王腾喷出一大口鲜血,神色渐渐萎靡。

    他运转道痕之力,却只看到了被茫茫混沌遮掩的未来,刚要再进一步,便被一股极恐怖的力量打入凡间,身形具裂。

    仿佛一个棋子,在这天地众生所化的棋局之中,受人摆布,心身皆不由己。

    王腾睁开双眼,眼神坚毅。

    天劫还未消失,雷海依然还在,不过最恐怖与危险的劫难已经过去了。

    只见他大手一挥,千万道雷电本源同时入体,淬炼着肉身与神魂。

    轮回之剑悬浮在他面前,共同磨砺。

    王腾一步步登天而起,破开雷劫,龙凤圣兽为他开路,三千道痕在他身后逐一演化,异象丛生。

    他以漫天雷劫为火,将三千大道的道痕逐一铭刻在轮回之剑上,淬炼着自己将来的帝兵。

    剑颤如龙吟,与他合而为一。

    王腾斩破一切阻挡,继续登天。

    最终,他来到了来到了天劫最深处,混沌雷海。

    这里每一道雷霆都蕴藏着一丝混沌之气,凶威滔天,可摧毁一切。

    王腾大惊,此等恐怖景象,即便是肉身神胎的他,也完全抵挡不住。

    若想引混沌雷霆淬炼肉身,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身死道消。

    恐怕只有圣人,才能安然度过。

    他眉头紧皱,看着即将结束的斩道天劫,做了最后一件事。

    轮回之剑携着三千大道道痕,刺入了这雷海之中。

    王腾准备在这混沌雷海,锻铸自己的证道之器!

    混沌闪电仿佛一条条雷龙,劈打着轮回之剑。

    仅仅一瞬间,剑身便崩灭了无数次,又艰难的一次次重组。

    每一次重聚剑身,都会变得更加坚韧,久而久之,甚至吸收了几分雷海中的混沌之气!

    若非它是轮回大道为引,三千大道道痕所化,早已灰飞烟灭,即便是王腾自己踏足其内,也根本支撑不了一息的时间。

    王腾心神一动,他将数千字飞仙诀,铸进剑身之中,此经乃是狠人大帝书写,神妙无双,一次又一次的消失,然而他却不放弃,铸炼了千遍万变。

    最终,他几乎耗尽了心神,难以为继时才停下来,至于经文消失与否他并不在意。

    此剑在锤炼中有这样的至高道法为火,混沌雷劫为锤,用来锤炼,足矣!

    突然,雷霆劫海缓缓消散,天罚消退,域外的虚空,恢复了久违的死寂,一切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南柯一梦,恍如隔世。

    王腾独立宇宙中,所有电芒与光华都不见了,亦真亦幻,让人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无垠的星空,真实的景象是冰冷与黑暗的,枯寂无声,是永恒的死静。

    各种奇景消失后,一切都恢复了过来,没有一点声息,亘古常如此,只有一个黑发的男子独立于苍茫之中。

    斩道结束,显然他成功了!

    这一劫,王腾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此刻的他并没有激动和兴奋,而是心如古井,静静的体会着身体的变化。

    他眉心闪烁,世界之门打开,他取出一席白衣,穿在身上。

    最后,王腾仰天长啸,仿佛那九天银河垂挂下来,浑身气息犀利如剑,轮回之剑劈将开来,剑气十万里,十方皆动。

    王腾身形一闪,朝着前方古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