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传奇聊天群会调酒的小橘顶点小说 > 第三十六章 今晚,杀个痛快!
    亚索呆呆地看着这个站在他身前,如同山岳一般牢固的背影。

    逃亡多年,亚索早已习惯了与死亡同行。

    亲人背叛,敌人追杀,没有人保护过他,而且,他也并不需要。

    可是,此刻这个沧桑疲惫的剑客,眼里仿佛有了光。

    王腾淡淡道: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老大啊?”

    亚索微微一愣,连忙起身恭谨道:

    “见过群主大人!”

    王腾微微点头,斜睨着身后的老头,不屑道:

    “你看我干嘛?是不是也想过来打我啊?”

    只见那黑蝎旅团为首的老头双眼血色弥漫,充斥着无尽的仇恨和愤怒,与此同时,他双手飞速结印,秘宝葫芦再现,吞吐着诡异紫光,要将王腾收进领域。

    “是你!!冤家路窄啊,哈哈哈,交出异源体,寡人留你具全尸!”

    王腾翻了个白眼:

    “张嘴闭嘴寡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空巢老人啊?”

    他同时运转前字秘与乱古帝术,一缕缕九彩神霞自眉心射出,化作一道识海场域,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乱天秘术,永恒放逐!!

    虚空扭曲,十方皆灭,天地中也不知道出现多少虚空深渊,延展向不同的位面,形成一片时空乱穴。

    “乱古大帝的....乱天秘术!”

    “他真是北帝王腾!”

    “看来被叶凡击败后,北帝破而后立,修为大进,已臻入斩道王者之境!”

    “奇怪,北帝为何会与圣体联合对敌?难道他们已经冰释前嫌了?”

    “不知此时的他,与圣体孰胜孰弱!”

    众人惊呼,可以确定,北帝王腾强势归来!

    黑蝎老头反抗,催动万丈葫芦,以滔天紫光瓦解。

    然而,这种秘术太奇异了,一旦发动,数不清的虚空深渊层叠,烧毁一片还有另一片,无穷无垠。

    “呼!”

    一声闷响,虚空深渊将葫芦秘宝吞没,而后另一片深渊又来包容,相互重叠,将其打进了无尽的虚空乱流中。

    渐渐的,无尽层叠的虚空全部消失,永久的闭合,葫芦秘宝被打入了谁也不知道的小次元空中,就此消失。

    老头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

    他仰仗的无敌秘宝,就这样被废掉了。

    “北帝太可怕了!”

    “乱古帝经之精妙,单凭此法就可见一斑!绝不弱于虚空帝经!”

    诸雄皆发毛,从头凉到脚,乱古大帝的这种秘术,可怕的近乎妖邪,这次王腾放逐的是法宝,倘若放逐的是人,那将永生永世沉沦虚空次元之中。

    一旦进入那样无垠的次元空中,几乎很难再有回头路了,直至命元耗尽而亡,根本不可能找到归路。

    这是一种无敌的秘术,为乱古大帝所开创,是以弱击强的极道帝术,任你天大的神通,一旦被打中也将被永远的放逐。

    王腾心里冷笑。

    你们一个个都是会奔跑的积分啊,一定要亲手杀死才行。

    放逐虚空,让你们免费穿越……那太浪费了。

    王腾一声低喝,双手在用力划出,天空出现一个巨大的十字裂痕,虚空大裂缝延展开来,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总有吞噬万物之力。

    一片片燃烧着黑炎十字星域出现,像是一颗颗星辰连珠,交叉在一起,悬在另一片虚空中,形成巨大无比的黑洞,向老头攻去。

    黑蝎老头挥舞摇光的圣剑,圣兵之威化作不知几千里的剑气,斩向十字星域!

    惊人的大碰撞爆发,圣兵剑气,仿佛能烧毁诸天,与这片十字星剧烈碰撞,无尽的灰烬冲起。

    一片又一片的道之伟力冲击,如海啸拍打堤岸,似银河冲击古星,成为一片绝望之地。

    然而,剑气虽坚不可摧,却逐渐被星域上的黑炎缓缓蚕食,当一切尘埃落定,十字星域狠狠打在了老头身上。

    黑蝎老头大声惨叫,握着圣兵的手炸裂开来,黑炎逐渐蔓延到整只手臂,他咬碎了钢牙,斩断自己的一条臂膀,以求保命。

    王腾返回遮天世界后,虚无吞炎逐渐被新的大道法则接受,并与乱古帝经的秘法相合,威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他大手一挥,摇光王的圣剑飞到他的手中,剑身不住颤抖,仿佛有什么东西要透体而出。

    王腾皱眉,在剑身上设下禁止,圣剑才逐渐安静了下来。

    这是圣人级别的兵器,无论是摇光王还是黑蝎老头,都无法发挥出它真正的实力。

    它蕴藏着大恐怖,一旦失控,将是一场灾难。

    黑蝎老头捂住伤口,发号施令道:

    “害死少主的正是此人!他身上有异源体!谁能拿下他的人头,旅团奖励一片诸天之叶!”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几十个黑袍人眼睛都红了,齐刷刷攻向王腾。

    铺天盖地的法宝、千奇百怪的法术砸了过来,甚至连天皇子的几万甲兵,都一拥而上。

    一时间,仿佛黑云压城,海啸来袭。

    王腾战意凛然,轮回之剑燃起熊熊黑炎,战袍猎猎作响,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冲向大军。

    “今晚,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