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最新章节 > 第554章 王老
    于队长出门出门后,先去买了一些礼品,如给孩子吃的糖,给老人喝的营养奶粉,还有一些保养品;这才往省城这边的政府家属大院走;到了家属大院,经过门岗的人通报才见到了他的战友。

    他这位战友的媳妇在省城人民医院工作,靠着这层关系,于队长成功从医院买到了三袋一次性口罩;也是他运气好,再晚来半天,顾忌医院的口罩也不会对外出售了。

    钟毓秀、严如山等人看到这些口罩,顿时松了口气;召集宅院里的人到堂屋汇合。

    “口罩放堂屋左边那张小桌上,出门必须戴上,需要就去拿;不用省着用,这种口罩是一次性的,只能用一次,反复使用的话需用酒精反复消毒才能使用。”一口气说明注意事项,“反复使用麻烦不说,还不保险,因此,我不建议大家反复使用。”

    口罩戴出去,若是真有病毒在上面,酒精消毒也不一定能杀死。

    人类生存的环境越发恶劣,在后世,那是稀奇古怪的病数不胜数。

    “好的,钟同志。”

    “钟同志,外面已经这么严重了吗?”必须佩戴。

    龚招娣满目震惊,“出门买菜都这样了?”

    “对,昨天上午发了通告,通知大家出门带口罩;不过,当时没多少人在意,下午的时候爆发了大范围流感,大家这才重视起来。”于队长出言解释。

    王大丫、龚招娣从流感开始没出过门,自是不知这些。

    “我们知道了,出门一定戴口罩。”

    有了口罩,钟毓秀和严如山一人拿了一个口罩再次出门;这次在严如山的带领下,找到房东家,房东住的地方距离宅院不远,是个巷子小院。

    “叩叩叩。”严如山上前敲门,过去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大门大开,门口站着一个老人家,一米七二的样子,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深刻可见;他见识严如山来了,随行的还有一个姑娘,多少猜到了一些。

    “是严先生啊!你们这是.......”

    “王老先生,这是我妻子,姓钟;我们过来是想和您二老谈谈宅院的事儿,不知可还方便?”严如山彬彬有礼的询问,王老神色不动,只是侧身让开道,单手做请。

    这意思很明显。

    严如山与毓秀对视一眼,夫妻俩迈进门槛,进了小院;院子里摆着一套石桌石凳,墙边做了木架和棚子,木架上放着一些当下季节所处的蔬菜干,瞧着是还在晾晒。

    “屋里坐吧。”王老先生开口。

    严如山和钟毓秀道谢,跟着王老走近他家堂屋;堂屋里陈设简单,一张八仙桌,四条凳子,桌上放着一个暖水壶和几个茶杯,再无其他。

    “坐。”王老先生指了指左边的位置,他则绕道去上位落座。

    严如山夫妻二人并排而坐,两人同时抬头看向王老先生,默契十足。

    “王老先生,我知道您和您的夫人对宅院的重视程度,若非真的喜欢,我不会一再的来讨人嫌。”说完,他借花献佛,给王老先生倒上一杯热水送上,“我家爷爷也很喜欢那座宅院。”

    看他一眼,王老先生接了热水,“那座宅子是我家老宅,传承好几辈儿的人了;到我这里,六.四年被打上了臭老九的名号,老宅院连同祖上的产业都被收走了。这么多年了,我手里还有一些宅子没收回来,可能等到我们死也收不回来了。”

    严如山、钟毓秀相视一眼,静静听他诉说。

    “老宅,我本来是不想卖的,只是,我和老伴儿年纪都大了;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做其他的了,宅院放在那里,要么生灰,要么租出去。”王老先生抬头望着严如山,目光炯炯,“若非看出你也是同样有底蕴的家族出来的人,那宅院我不会租给你。”

    所以,还是放着生灰的。

    钟毓秀道:“王老先生,问一个冒昧的问题,您知道您老宅的那些家具吗?”

    “多少知道一些,我爷爷说过,老宅的家具所用木头和漆都是好东西;要是在盛世,那是值些钱的,不过,在懂行的人眼里那也是值得收藏的好东西。”王老先生道:“实不相瞒,我对木头之类的东西兴趣不大,它们再值钱我也没兴趣;宅院被强行征走后,那些家具都受了一些损伤丢在老宅库房里,没被人拖去烧了都是它们有运到。”

    钟毓秀看了一眼严如山,他怔了怔,好似明白了什么,轻启薄唇,“您放心,若是宅院卖给我们,必定好生维护它。”

    王老先生低头喝水没说话。

    严如山等了好一会儿,本以为这次又要空手而归,不想王老先生垂首道:“你们能出多少价?”

    “G省这边的时间我了解过,像您家这种老宅院占地面积广,用的都是老式好建筑;用料都好,虽然有破损,但它们的价值还在。您要是愿意,加上宅院里所有的家具,我们给的价格是三万,您看合适吗?”

    王老先生道:“价格高了吧?”

    老人耿直一问,钟毓秀不由莞尔,“这个价格是我们一家人商量后决定的。”

    王老先生沉吟片刻,在他们二人期待的目光下微微颔首。

    “三万,你们给的价格很公道,让我再考虑考虑吧。”

    “您慢慢考虑,我们一家人在G省还有停留一段时间;您若是愿意,可以通知我们。”为了不引人反感,他们之后不打算再来这边。

    否则,就跟逼迫人做生意一样。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王老先生把严如山夫妻送出家门,紧闭院门;回到卧房,床上躺着一位老太太,戴着眼镜在看书,听见动静放下书本看了过去。

    “谁来了?是那不孝子?”

    “不是,要是不孝子早就闹腾起来了,还能等到现在?”王老先生说起那个儿子就头疼,态度发生很大改变。

    老太太没生气,知道不是不孝子,她就放心了;反而继续心平气和的问他。

    “那是谁来了?咱们家在这附近没什么交好的人家。”

    “不需要交好,那些人一听说咱们被下放过,一个个跟看瘟疫一样。”终究还是气不顺,王老先生平复了一下心情,坐到炕沿,道:“是租咱们家老宅院的租客来问我们老宅院出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