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葡萄无牙澳洲风云1876 > 第570章凌厉反击
    发生在昆士兰州的恶性野兔投放案很快被英国《泰晤士报》转载,相关新闻很快登上了欧洲各主流媒体报刊,引起了广泛的对花旗国不利的舆论,这对花旗国造成了相当大的外交压力。

    至于红堡与班牙人的交易,绝大多数的欧洲媒体都没有给予报道,因伦敦《泰晤士报》也仅仅是花费了手指头宽的篇幅,刊登了一则短讯。

    在欧洲社会中,没人关心太平洋上的两座小岛属于谁?

    瓦胡岛什么鬼?

    塞班岛又是什么鬼?

    即便是在华盛顿,绝大多数政界人士对此也不以为意。

    没道理只有美国人能买阿拉斯加,别人不能买太平洋上的小岛,这种逻辑在哪里都说不过去,而且红堡与西班牙人的交易,与美国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只有真正具有地缘战略敏感性的花旗国政治家,才会对此深感忧虑。

    花旗国海军部长本杰明·F·特雷西在1889年2月份的一次国会质询中,曾经就此表述自己的观点;

    “英国人购买了瓦胡岛之后,并不会在那里修建一座游乐场,而是将会作为重要的海军前进基地使用,将英国海军的影响力向东南方向延伸了9000公里,跨过宽阔的太平洋,抵达了美国鼻子底下……”

    他的这番言论受到了伦敦方面的嘲笑,英国海军部次长菲利浦-霍华德中将对此回应道;

    “华盛顿的妄想狂已经到了必须治疗的地步,伦敦只能对此表示遗憾,对于光荣的皇家海军而言,这个地球上的所有海洋都是帝国舰队的游泳池,从渥太华到加勒比海诸岛,帝国舰队拥有充分的补给港口。

    我要提醒华盛顿的是,请牢记不要把手伸到英国所属领地,觊觎别人盘子里的食物是不礼貌的行为……”

    熟悉内幕人都知道;

    诺福克公爵家族与澳洲昆士兰伯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尤其是家族次子乔-霍华德少将,代表着澳洲羊毛制成品流通英国及欧洲的商业利益。

    他也是促成昆士兰伯爵向维多利亚女王陛下登基50周年庆典捐献四艘“威严”级铁甲战列舰的始作俑者,并因此荣获女王陛下颁发的圣-乔治勋章,晋升海军少将军衔,双方瓜葛极深。

    海军部次长菲利浦-霍华德中将,就是乔-霍华德少将同父同母的亲兄长,这其中是否存在着利益输送问题,值得深思。

    但是显然没人愿意在这种小问题上,去诘难大英帝国的顶级豪门,那纯属没事找抽型的傻瓜。

    对于昆士兰州而言,大树底下好乘凉,伦敦方面的强力表态减少了大部分压力,轻松就承受了。

    美澳关系原本就不好,再坏能坏到哪里去呢?

    1889年2月底的一天

    红河谷市司法机构对“恶性投放澳洲野兔案”中,涉案的“弗莱彻”号船长,大副,二副等共计7人执行了绞刑,同案犯共计16人执行了鞭刑,另有11名同案犯移送矿山苦役营,等待他们的将是漫长而又非人折磨的苦役,能否活着出来只能靠上帝保佑了。

    判决执行后

    红河谷市的华人团体纷纷走上街头,用传统的舞狮舞龙划旱船表达兴奋心情,载歌载舞的庆祝这一大快人心的判决,城市乡村到处洋溢着浓浓的民族自豪情绪,伯爵大人的威望,通过此次事件空前提高,再度收割了一波热烈的崇拜情绪。

    1889年三月七日

    红堡凌霄阁

    李福寿携带妻小从青龙市龙湖宫度假返回不久,休息了两日后驾临凌霄阁处理政事,整个人显得精神焕发,活力充沛。

    如今繁琐的日常公务由九司分担,只有重大事项才会呈报道案前,这让他轻松多了。

    当李福寿迈着轻快的脚步踏入东书房,辛长君,范仲斋,田山三人早已等候在此,见状齐齐施礼。

    “诸位不必多礼。”李福寿径自走到桌后坐了下来,目光扫视了一下三人说道;“都坐下说话吧。”

    “多谢老爷(伯爵大人)赐座。”

    政务司长辛长君察觉到伯爵大人心情不错,率先恭手行礼说道;“伯爵大人,微臣有事回禀。

    “嗯,说吧。”

    李福寿随手翻了翻案桌上码放整齐的卷宗,从上面取下一份翻开来阅览,耳朵却听着下属的汇报,这是他长久以来练就的一心二用之法。

    众人见怪不怪,辛长君组织了下语言,沉声说道;

    “外交特使克里德曼在传达美方不满之后,于五日前启程前往墨尔本,据南方传来的消息显示;

    维多利亚州长杰夫-布里吉斯在州长办公室会见了美方代表克里德曼,双方就共同关心的南北方问题,移民,贸易,旅居澳洲美国人的公平法律地位和社会待遇问题坦诚交换了意见,达成了共识。

    美方外交特使克里德曼在会见后的记者采访中表示;

    州长先生的睿智和博学多识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相比较北方某位傲慢的贵族大人更显亲切和平易近人,他本人对此行取得丰硕成果表示期待……”

    说到这里

    辛长君拿眼偷瞧了一下高居上位的伯爵大人,见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于是继续说道;

    “当记者问到关于恶意投放澳洲野兔案相关判决时,美方外交特使克里德曼先生这样回答;

    我们对美籍金矿场主乔治-内维尔受到的相关指控深表关注,上帝作证,这是一位上帝虔诚的仆人,是令人尊敬的昂格鲁-萨克逊绅士,我本人与州长先生对此取得一致看法,认为此案应该由更专业的伦敦上诉法庭审理,而不是鲁莽的早早作出结论,我们对此深表遗憾和不安。

    另外,克里德曼先生还谈到了正在进行中的新南威尔士州沿海铁路南延线项目。

    他表示;

    这一项深刻改变澳洲南北形势的重大工程,开工前应该充分征询各方意见,考量各方利益得失,而不能因为某个贵族独裁者的一意孤行而强力推进,这严重损害了南方州的利益,美方对此将保持持续关注……”

    “好了……”李福寿突兀的一声断喝,吓得辛长君心中一激灵,剩下的话全都咽到肚子里去了。

    这个花旗国搅屎棍真让人恶心,能够对付的办法却不多。

    清晨和煦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带着丝丝凉风,东书房里的气氛却是一片凝重。

    李福寿轮廓分明的脸上隐现怒意,他深吸了一口气后平复情绪,抬起头来看着辛长君说道;

    “州政府方面要对克里德曼不负责任的言论做出激烈反应,并且向花旗国外交部提出抗议,此事通报驻欧外交代表唐昭仪,责令他与伦敦斡旋,共同应对美国牛仔伸过来的脏手。

    大英帝国的内部事务,什么时候轮到手指甲黑乎乎的美国牛仔指手画脚,说出去岂非让人笑掉大牙?

    州政府方面另外拟一份正式通告

    对花旗国在西部大开发中肆无忌惮的残害、杀戮印第安人予以严厉谴责,相关报道联系欧美友好报刊舆论予以转载,尽量扩大影响力,给我搞臭他们。

    我要让欧洲社会留下一个普遍印象,花旗国牛仔不但粗鲁,愚蠢,而且满手血腥,正在对印第安人实施上帝都无法饶恕的暴行。”

    辛长君匆忙的笔走龙蛇记录下来,回去以后立刻着手办理。

    昆士兰方面一直保持着与欧洲舆论界的良好关系,一直通过各种名目的公司进行投资入股,输送利益,已经具备了不可小觑的舆论影响力,这是他们的优势。

    花旗国做的烂事儿并不鲜见,在其他殖民大国或多或少都存在,谁的屁股都不干净,舆论界的作用就是压制对己不利言论,放大对方的负面作用。

    发泄了一通之后,李福寿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目光凌厉的扫视了一下众人后说道;

    “除了州政府方面的行动之外,命令驻美机构搜集一下这个克里德曼的黑料,别以为轻松的说几句恶心人的话,就可以拍拍屁股离开,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知道了,老爷,秘书处马上就着手办理此事。”

    “嗯,开发建设瓦胡岛的计划出台了没有?”

    “回禀老爷,正在草拟中,我们会催促相关规划方面加快进步。”

    “别等了……”李福寿大手一挥,神情冷峻地说道;“即刻安排进口两套大型水泥转窑设备,准备建设物资,今天是3月7号,最迟不得低于月底,瓦胡岛的珍珠港建设项目就要给我正式启动,依托这个条件优良的深水港口,重点建设钢筋混凝土码头和海岸重炮台,相关费用由内库房全额列支,这些美国佬最不希望什么……我就做什么,要求在三年内,将珍珠港建设成为固若金汤的前沿海军基地,一切建筑规划围绕着这个目标去进行。”

    大BOSS既然发话了,下面人自然无有不遵。

    这一番组合拳般的凌厉反击,纵然是花旗国恐怕也不好消受吧?

    如今的花旗国在欧洲政治舞台上几乎看不到身影,政治地位差不多等同于后世的韩棒子或者加拿大这些国家,连意大利王国都比不上,典型的经济强国,政治侏儒。

    李福寿发泄了一通方才感到念头通达,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敲打桌面,考虑一番说道;

    “我们与花旗国的关系也不能取决于某个搅屎棍,还是要从大局出发缓和关系,这样吧……以昆士兰州长的名义发电祝贺本杰明·哈里森继格罗弗·克利夫兰后,当任新一任花旗国总统。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是1889年3月4日宣誓就任总统,今天是履职后的第三天,现在发贺电应该还不算晚。

    作为修补双方关系的一种努力,相信他们也能看得出来,至于前任政府的恩怨,与本届政府没有丝毫相干。”

    “遵命,老爷,我回去立刻拟电发出。”范仲斋一口应了下来。

    相比较前面的几件事,这件事可以说是最没有难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