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异界当教授玉生琴免费阅读 > 第十章 没空搭理你!
    棋宗望族方家的方天鸣将要对战最近声名鹊起的茶楼老板叶夕!

    方天鸣是什么样的水平?棋宗的修士心里是再清楚不过的了!那是年轻一代少有的翘楚!

    也正是因为有他的参与,所以导致这场对弈备受关注!

    现在各大棋馆里都在闲谈这件事。

    “这个叶夕是谁?有资格和方公子对弈?怎么之前没听说过啊?”有人还没听说过叶夕呢。

    “你不知道叶夕?”同伴给有些惊讶的解释道:“这位爷也是狠人呢,之前不显山不露水的,可第一次露面就把苏圣世家的苏小姐赢了,之后又横扫了十多家棋馆。别看叶老板不是棋宗之人,但这棋力绝对不俗!”

    “那可不,我看方家的公子想要战胜叶老板也不太容易,叶老板那手恐怖的七星连珠式,到现在还无解呢,也不知道方公子回用什么招式应付?”

    “我看不太好应付。”

    有些人还是很看好叶夕的,当然更多的人是看好方天鸣的。

    “呵呵,你们是不是太过小瞧棋宗望族了?”

    “就是,方家在整个齐国棋宗都是能排的上号的,家族底蕴之深厚,绝对是外人能以想象的。虽说叶夕最近还无败绩,但你们谁能知道方家没有对付他七星连珠的妙手?”

    “人家的底蕴可深厚着嘞!”

    “我们束手无策的招数,在方家这种棋宗望族的眼中,兴许只是小儿科呢。”

    “我看还是方公子赢面更大!”

    “我觉得也是!”

    “姓叶的还是不行。”

    “叶老板可是赢了苏小姐的,你们说他不行?”

    “呵呵,叶夕能赢苏汐小姐,主要是他的棋路之前大家谁也没见过,可现在他的七星连珠式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要想在借此出奇制胜的赢下方公子,你觉得还现实么?”

    “就是,哪怕是让苏汐小姐再来和叶夕下一场,估计叶夕也绝无胜算!”

    “嗯,叶夕下来下去的就那么一个招式,只要破解了他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这群人给分析的是头头是道,仿佛忘了当初叶夕是怎么一个个上门虐他们的了。不过不得不说,他们分析还真是有道理。以目前叶夕展露出来的水平来看,他还真是只用一个路数,只要破了他的七星刀式,似乎叶夕还真就啥也不是了。

    而且方家还真有个实力,叶夕的七星刀已经现世这么长时间了,估计方家这种大家族早就研究出来破解的方法了。毕竟七星刀并不是什么真正无敌的招式,只是前世某位棋圣所开创过的非常小的一个招式罢了。

    当然,此时此刻的叶夕,已经完全不关心这些了。

    他正忙着研究天汉棋局呢,什么约定、方天鸣啥的完全已经被他抛之脑后了!

    ……

    三天时间,眨眼而至。

    开合棋馆,这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了,附近棋宗的人几乎是听到消息的都赶过来了,甚至还有许多棋学院的学子,也过来凑热闹了。

    方天鸣早早的就到了,“通知苏小姐了么?”

    “回公子的话,早就通知了。”随从答道。

    “怎么说的?”方天鸣问道。

    “额,这……”随从支吾道:“苏小姐没怎么说。”

    “没回复?”

    “嗯。”

    “算了,等我赢了这家伙之后亲自上门吧。”

    方天鸣看上去信心满满,仿佛已经赢了叶夕一般。反正也是,在方天鸣的眼中,叶夕还真算不得什么人物。虽说他弄出了一个什么七星连珠,但只要把这个招式破解了,叶夕还能有什么手段?

    而七星连珠也的确是被方家破解了,要不然方天鸣也绝不会贸然的就和叶夕挑战!当然,破解这个招式的人不是方天鸣,是方家的长辈,不过这都不重要。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瞅着就要到中午了。

    方天鸣眉头紧皱,“叶夕这家伙怎么还不来?”

    “我已经派人去催促了。”

    两人约定的时间是中午,这眼瞅着时间就要到了,可叶夕还连人影都不见呢,难道是这家伙想要托大?非得最后一刻才到?

    想到这,方天鸣心里一阵别扭。自己这身份都早早地到了,结果却被一个茶楼老板给摆了谱?

    “哼!”

    方天鸣满是不悦的冷哼了一声,眼中也露出了一些冷漠的神色,准备一会叶夕来了,非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不过,众人等啊等,这都等到中午了,甚至时间都过了一些了,可叶夕还没来呢!

    这下子,就连一种来围观看热闹的观众都炸锅了。

    “什么鬼?”

    “叶老板人呢?”

    “这眼瞅着时间都过了,他怎么还不来?”

    “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难道是怕了方公子?不敢来了?”

    “不会吧?”

    “我去啊!寻思过来看热闹呢,结果啥也没看到,这个胆小鬼不战而降了?”

    “真是没种啊!要是我,哪怕是输也得来!这是脸面问题啊!”

    棋馆里乱哄哄的一阵嘈杂,大家都觉得叶夕是害怕输所以才不来了的,这些话倒是让方天鸣好受了一些。

    “既然叶夕爽约,不敢前来应战,那……”

    方天鸣面带微笑,正要宣布叶夕爽约退缩自动认输呢,忽然茶馆门口有一随从进来了,这随从正是之前去催促叶夕那人。

    一见这人回来了,大家齐刷刷的向她看去了,哪怕是方天鸣都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问道:“怎么样?叶夕呢?还能不能来了?哪怕是迟到了也没关系。”方天鸣倒是无所谓,在他看来叶夕来不来都一样,反正自己肯定赢定了。

    但是,这随从的话却让人一愣。

    “公子,那个叶夕说他忙着呢,没时间搭理你。”这随从也是耿直,啥话都跟说。

    这句话一出,棋馆里瞬间就安静了。

    鸦雀无声啊!

    方天鸣愣了!

    围观的群众愣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等来等去等到最后竟然等来了这么一句话?

    啊?

    他说啥?

    忙着呢?没空搭理?

    我操啊!

    你是真尿性啊!

    这是赤楼楼的不把方天鸣放在眼里啊!甚至往大了说,这是根本不把方家人放在眼里啊!

    “姓叶的!你他么的放肆!”

    这把方天鸣气的脸都黑了啊,嗷嗷直叫啊!

    “跟我走,我看看他到底忙啥呢!”

    方天鸣大手一挥,呼啦啦的带着众人气冲冲的朝着神仙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