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异界当教授玉生琴免费阅读 > 第十三章 惊动了整个棋宗!上
    叶夕的茶楼门口,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带着两三个中年人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二伯!”

    一见这老者,方天鸣率先迎了出来,来人正是海天学府棋学院的方正老教授。

    “方老好!”

    “见过方老教授!”

    四周的人见到方老,各个都神情激动,纷纷问好。

    方老朝着众人微微点了点头,随即便冲着方天鸣问道:“天鸣,你说的那个人在哪?快带我去见见。”

    “是。”

    在方老面前,哪怕是桀骜的方天鸣也恭恭敬敬的,乖乖的把方老带进了屋里。

    这时候,叶夕已经做到了桌前,正品着茶。

    “二伯,就是他,说自己解开了天汉棋局。”方天鸣指着悠然喝茶的叶夕道。

    “他?这么年轻?”

    方老先是一愣,随后一皱眉,不悦的对方天鸣说道:“你这不是胡闹么?”

    方老有点生气的看着方天鸣,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解开了天汉棋局?这种鬼话你也信?

    虽然方老碍于身份没有明说,但是方天鸣却能理解二伯的意思,于是连忙道:“二伯,是他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解开了,而当着我的面演练了一局,不过侄儿愚钝,实在是没看懂。侄儿怕耽误了大事,所以才请您过来看看的。”

    方老面无表情的瞪了方天鸣一眼,随后又看向了叶夕,看了他一会,才缓缓说道:“年轻人,你出自哪家哪派?”

    叶夕摇了摇头,坦然道:“无门无派。”

    “那可是出自哪家学府?”方老又问道。

    “小子愚钝,没上过学。”

    “那一定是师从高人了!”

    “也没有,没有老师。”

    叶夕一个三连否认,彻底让方老的耐心耗尽了,皱眉道:“那你说自己解开了天汉棋局?这不是胡闹么!”

    “方老教授,我是不是胡闹,这不是你说的,您请看这个。”

    说着,叶夕指了指桌上的棋盘,“您看看这个,我像是在胡闹么?”

    顺着叶夕手指的方向,方老低头看了过去,本来眉头紧皱、面露不悦的方老,在看了几眼之后,便顿时瞪大了双眼。

    “这、这是天汉棋局?谁人将此局下到了这个地步?”方老就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瞬间双眼瞪得老大,脸上挂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态。

    看方老这状态,旁边的方天鸣都懵逼了,难不成叶夕这货真的解开了天汉棋局?

    “天鸣,这棋局是谁下的?”方老激动的抓着方天鸣的手问道。

    “他、是他……”方天鸣呆愣愣的指了指叶夕。

    “小子,真是你?”

    “自然,如假包换。”叶夕笑笑。

    “嘶!”

    方老当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叶夕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眼前的棋局虽然不一定是真的将天汉棋局解开了,因为像是天汉棋局这样的存在,不是谁来看一眼就能确定的!这可是人族几百年来都没人能解开的棋局啊,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能确定?

    “怎么样?”叶夕轻声问道。

    方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盯着棋盘出神的看了许久,最终才道:“我能看看解棋的步骤么?”

    “我没写……”

    叶夕双手一摊,他的确还没来得及写出完整的解棋过程,不过他又道:“但是我可以现在给你写出来看看。”

    “现在?就在这?当场写?”方老都愣了,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自然。”

    说着,叶夕摊开纸墨,就开始一页一页的勾勒每一手的落子点。

    很快,第一手的落子就写好了。叶夕随意的将一页纸递给方老,方老小心翼翼的接过,郑重其事的看了起来。

    “这一手……有些普通啊,这么下可以解开天汉棋局?”

    方老有些怀疑,不过很快后边的路数也相继出来了。

    第二手!

    第五手!

    第八手!

    “有头绪了?!”

    “这一步太关键了!”

    “我的天!神来之笔啊!”

    “好好好!”

    方老不断地推演,发现叶夕的每一步都暗含玄机,简直是妙不可言,让人不自觉的沉迷其中。

    不一会叶夕就给出了前二十手的行棋布局,以及各种应对棋局变化的方案!

    此时,茶楼里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已经完全被赶出去了,哪怕是方天鸣都被方老给轰了出来。大厅里只有叶夕、方老和他的三个助手。

    说真的,关于天汉棋局的研究,棋宗各脉从未停止过,不过至今为止都没有人能找到什么头绪,更别说破解了。这和之前的那个世界里其实差不多,之前天汉棋局也是一直没有人能找到破解的方法,直到百年前风圣横空出世,一举将天汉棋局破解!但是这个世界没有了风圣,有的只是叶夕!

    “嗡嗡嗡~”

    忽然,正在专注推演的方老腰间的文玉响了起来,不过方老理都没理,还是助手帮忙查看了一下。

    一个助手看完信息后,便对方老道:“教授,时间已经到了,大会已经开始了,要不我们……”

    “什么大会,不去了!”

    根本没等助手说完,方老直接就给打断了。

    看这情况,助手只能无奈的苦笑一下,握着方老的文玉,给那边回了消息:“院长,方老这边临时有事,决定退出本次大会。”

    原本今天是海天学府举行“人族棋宗交流大会”的日子,人族十国棋宗的大能基本都会到场的,方老作为海天学府乃至整个齐国棋宗的大能,按理说无论如何都得到场。

    可谁能想到发生了这事?

    人族棋宗交流大会的确重要,可在方老这种沉浸在棋道中一辈子的人物来说,能有什么事比解开天汉棋局还重要的?

    虽然方老还远远不能确定眼前这年轻人是不是解开了这天汉棋局,但最起码他看到了希望!

    难住了整个人族几百年的棋局,竟然在一个茶楼中被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小子推出了一个新高度,甚至是,解决了?

    这怎能不让方老震惊?

    “这个尖是什么意思?”

    “嗯?这一步怎么突然换了路数了?”

    “不对啊!这里做飞好像没有道理啊!”

    “啊?怎么弃子了?明明是形势大好啊?”

    突然,方老在推演到二十多手的时候,被难住了。

    虽然方老是棋宗大能,但棋道是千变万化的,其中流派更是数不胜数,像是破解天汉棋局这种事,还真不是他一个人能推演的了的。

    “这一步飞?嘶!不行了,快去请柳天喜柳教授来,他是做飞的高手!”

    终于,方老自己实在是推演不下去了,他必须叫帮手了。

    虽然助手们看不懂咋回事,但还是立马照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