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异界当教授玉生琴免费阅读 > 第十四章 惊动了整个棋宗!下
    虽然方老是齐国棋宗的大佬,不论是修为还是水平都是齐国顶尖的存在,但他毕竟是一个人,要论证推演天汉棋局这般的大动作,容不得出现一丝的马虎,这样的事决不可能是他一个人能完成的了。

    而且,围棋也是分为诸多流派的。

    有擅长清源流派的,也有专门修习古武棋路的,还有专门研究诸圣战法的等等,虽说大家都是棋宗之人,但对围棋的认识绝对是大相径庭的,每位棋宗大能都有自己最独到的招式与风格!

    像是天汉棋局这样几百年来都无人破解的棋局,它之所以这么困难,就是因为这棋局是绕过了围棋中的一切浮华而直击棋道本源的!所以,想要推演论证叶夕到底是不是解开了天汉棋局,那必须要聚集棋宗这些各个流派中最顶级的大能才行!

    虽然方老很想自己将这棋局推演出来,这虽说比不上解开棋局,但推演、论证、确定这棋局的解开,也绝对是青史留名的存在!但是事实摆在这里,方老也知道,单凭他自己一个人,是绝对无法完成推演的。

    所以,他叫人了!

    ……

    海天学府的大礼堂里。

    五年一届的“人族棋宗交流大会”正如期举行。

    今年齐国能争取到棋宗这么大的盛会,这无疑是棋宗对齐国的认可,而海天学府能承办这次盛会,这又无疑是齐国对海天的认可。礼堂内,坐着的都是来自人族十国棋宗各大学府、世家的大能,能参加这种盛会的,无一例外都是棋宗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可以说,整个海天学府对这次的交流会,都是十分的重视,可谓是不敢有一点差错!

    “校长,方老那边说有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亲自处理,实在是来不了了。”

    “啥东西?”

    海天的校长有点懵逼,方老作为海天棋学院的大佬,不仅仅代表的是海天,而且还代表着齐国棋宗方家,而且他不是早就来学府了么?怎么突然说不来就不来了?方老不来,这不仅是棋学院少了一位老教授,更是少了方家这么一位代表啊!

    “算了,不来就不来吧。”

    校长也没办法,别看他是校长,感觉是整个海天大学最有权势的人,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的。有许多学院的老教授,根本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的。毕竟,他才四十多岁,人家那些老教授不是大能就是泰斗,甚至都有他的授业恩师,这叫他咋管?

    所以,算了,随他去吧,反正校长也没治。

    少了方老一个人,问题也不是很大,交流会依旧如期举行着。

    不过,就在这时候,礼堂里一位齐国的棋宗大师的助理忽然走到了他跟前,弯着腰小声道:“柳老,刚才方老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找你,你看……”

    “胡闹呢!”

    柳老教授面露不悦,皱眉道:“天大的事也得等交流会结束了在说,现在离席算是怎么回事?”

    “他说是有人解开了天汉棋局,需要您过去验证推算!”

    “什么?有人解开了天汉棋局?”

    “对!文玉传信中是这么说的!”

    “快走!”

    柳教授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哪?带路!立刻给方老传信,说我马上就到!”

    柳教授连个招呼都没打,熟视无睹般的径直大步冲出了礼堂,独留现场一片人惊愕不已。

    “什么情况?”

    “刚才有人出去了?”

    “好像是齐国海天的柳教授,他干嘛去了?”

    “可能是去厕所了吧。”

    “哦~”

    虽然众人十分的惊诧,不过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有点事出去一会很正常,人非圣贤,必有三急嘛。

    ……

    王阳纯教授,作为齐国五大学府之一的华龙学府棋学院的泰斗,这种盛会他也是一定会来参加的。此时,他的助手也接到了方老的文玉传书。

    “什么东西?”

    王老教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在说一遍?你确定是有人解开了天汉棋局?”

    “对!您看看,这是方老传过来的信息。”说着,助手直接将文玉给递了上去。

    王老急忙抓过来自己查看了一番,结果顿时脸色大变。话都没说一句,直接闷着头就往外冲。

    ……

    “什么?方老找我?”

    陈海,作为帝都棋宗陈家的上一代家主,在齐国棋宗中拥有着超然的地位,可谓是齐国当世不多的棋宗泰斗之一。

    “方老说有人解开了天汉棋局?这不扯淡呢么?”

    “这是文玉传书,您自己看看吧,想必方老不会拿这种事和您开玩笑!”

    “嘶!还真是!走,快带路,去看看!”

    急匆匆的陈老也离场了,同样的是连个招呼都没打。

    ……

    一个、两个、三个……不大会的功夫,大礼堂里齐国二十多位顶级棋宗大能、泰斗全部火急火燎的离场了,甚至没有一个人解释一句,完全都是急匆匆的闷着头就往外冲,生怕是耽误了什么一样。

    看着这二十多位急匆匆离场的大师,海天校长那是一脸的懵逼啊!

    这特么你们是搞锤子呢?

    啊?

    先是方老无故不来了,然后你们丫的又全都闷声退场?

    啊?

    一句话不说全他么跑了?

    这他么是把老子往绝路上逼啊!

    对我有意见你们他么的当面提啊,有必要这么搞老子么?

    真他么是一帮活祖宗啊!

    这可是全人族的棋宗交流大会啊,不带这样玩的啊!招呼不打一个就全溜了?

    这特么也太草率了!

    这让其他诸国在那么看齐国?

    这样齐国皇室怎么看海天学府?

    海天校长脸都绿了!

    而其他诸国的大师们也都开始议论了起来。

    “这什么情况?”

    “齐国这些人怎么突然都离场了?”

    “这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简直岂有此理!”

    “齐国棋宗本就弱势,本次大会能交由齐国操办,那是大家给齐王面子,没想到你们齐人这么不懂得珍惜?哼!”

    “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简直是不可理喻!”

    ……

    一时之间,大礼堂里响起了各种各样的怒喝声、训斥声,看得出来,大家也是被齐国这手操作给气的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