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异界当教授玉生琴免费阅读 > 第十七章 兴奋的海天校长!
    棋宗,作为人族十三大宗之一,拥有着无上的威严与荣耀!如今十三宗百年内无新圣,作为一宗的大师泰斗,那绝对是一国乃至是在整个人族中都是中流砥柱般的存在!

    像是方老、柳老这些人,他们身为棋宗大能,不论是走到哪都是受万人敬仰的存在!而且,这还不是一位两位的棋宗大能,这是足足有三十多位的大佬啊!

    有学府的教授!

    有棋院的院长!

    有望族的家主!

    甚至都有圣人世家手持圣器而来的代表!

    这样的一群人,甚至都足以打一场国战了!

    这样的一群大佬,走到哪都能随随便便引起当地的震动,甚至是他们随便一位都是威震一方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的一群大佬,此时此刻却全都无比尴尬的站在茶楼外,一个个的扯着嘴角,站在叶夕的茶楼门口,大眼瞪着小眼,满脸的不知所措。

    “这、这……”

    “怎么办?”

    “哪个该死的玩意让人家叶大师滚出去的?”

    “真是丢人啊!”

    一群人扯着嘴角都不知道说啥了,方老更是直接对着这群助手骂道:“你们真是不长脑子?叶大师是他么什么身份,你们让他滚出去?我看你们简直是活腻了啊!”

    “棋宗的罪人!人族的罪人啊!”一位老教授捶胸顿首的骂着。

    柳老教授对着大门口叫道:“叶大师,你看看门啊,刚才就是误会啊!”

    “对对对,误会啊!我们不是有意的,大家心里绝对是尊重你的啊!”

    “叶大师,你开开门啊,我们还没推演完呢啊!”

    一群六十多岁的老教授,站在门口就是一阵央求加嚎叫啊。

    说真的,此时叶夕门口都已经不知道围了多少人了。

    三十多位的老教授、上百位的助手们,最外边还有一群挤过来看热闹的。说实话,这时候早就已经找不到方天鸣那群人的人影了,早就不知道被人挤哪去了。

    叶夕也是个愣头青,他才不管这帮人是什么身份呢,任凭你在外边怎么吼怎么叫,他根本不搭理。

    这群大佬叫了一会,见叶夕不为所动,也就消停了。

    但是,让他们走那是不可能的。

    一群人就这么聚在了茶楼门口,开始商量起了对策。

    “老方啊,现在怎么办啊?”柳老教授一脸的愁容,“你们刚才记住了多少?有没有把图谱全都记下来的?”

    方老摇了摇头,叹道:“哪来得及啊,就那繁琐玄奥的落子,别说是记住了,就是给咱们看都还看的一脸懵呢,更别说记住了。我们手里倒是有些推演过的图谱,但是最后那精华的百分之二十完全没有啊!”

    “唉,这可咋办呢?”

    “这最后最关键的图谱一定要拿到啊!”

    “还有这年轻人,一定要好好拉拢,这简直是我们齐国棋宗的大兴之人啊!”

    “这人简直就是我们齐国棋宗的希望!”

    “那现在怎么办?”

    “是啊,他死活不开门,我们还能直接破门而入?”

    “破门而入?别闹了!虽然这小伙非常年轻,但他可是破解了天汉棋局,我们必须给他足够的尊重!”

    “对,这不仅是尊重他,更是尊重我们棋宗!”

    说真的,就叶夕这茶楼的大门,也就挡挡小毛贼行,要想挡住这群大佬,那简直是做梦一样!别说是这群大佬们了,哪怕是方天鸣动起手来,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大门击碎!

    别看这群人总是和和气气的,张口闭口就是下棋,但你要认为他们只会下棋,那你绝对连咋死的都不知道!

    就门口聚着的这些人,随便一位都是弹指间翻山倒海的狠角色!

    棋宗,可是位列人族十三大宗之一的存在!

    像是方老他们这样的老教授,虽然不是圣人,但一身修为也绝对是高深莫测的!

    众人之所以不用强,那是因为叶夕破解了天汉棋局,让众人打心底里尊重!要不然以叶夕一个普通人的状态,任凭他棋力再怎么高超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今天就不走了,就和他耗!我就不信他不出来!”方老直接道。

    “行!那我们就等!”

    “看谁能耗过谁!”

    一众大佬纷纷应和,索性大家直接坐在了茶楼大门口,要死等叶夕出来!

    一群头发花白的棋宗大能,溜达达的坐了一排……

    这可把跟着来的那些助手们给看傻眼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

    那都是齐国棋宗的顶梁柱啊,什么时候姿态这么低过?

    “快!快给教授搬个椅子来!”

    “不用!我就坐在台阶上!”

    “茶水呢?赶紧给老师端茶去!”

    “不喝!叶夕一天不出来,老夫一天不吃不喝!”

    “教授,您们先回去,我们在这等着行不?到时候叶夕一出来,我们立马通知您们?”

    “不行!”

    “对!我一定要亲自等他出来!”

    看着一众大能们那决绝的眼神,助手们都是不自觉的倒吸了口凉气啊!

    幸好这附近没什么文人骚客,要不然把这场景给描绘下来,到时候一传播,那齐国棋宗的面子还往哪放?

    助手们急的是脑门冒汗啊,不过幸好这时候海天东门那边呼啦啦又来了一群人,倒是不用再让这些助手们头疼了。

    海天学府吴校长托着肥胖的身躯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他脑门上也都是汗水,蹭蹭几步穿过人群,就到了门口前,看着眼前这一幕,身为齐国五大学府之一的校长,吴长天直接就懵逼了!

    这是搞什么?

    整整齐齐坐了一排,这鸡儿你们在人家门口讨债呢?还是集体要饭呢?

    这时候一个助手上前给校长解释了一番,吴校长就更懵逼了!

    啥玩意?

    有人解开了天汉棋局?

    就是棋宗那个十大未解棋局之一的天汉棋局?

    我操啊!

    吴长天二话不说,直接掏出文玉就开始叫人,他都不是用文玉传书,而是直接用文玉连音,“那个谁,大礼堂里的那些棋宗的人都走了么?”

    “啥?已经走了?”

    “那那些文人骚客呢?”

    “也都走了?靠!去哪个客栈了?行了,先别去了,把他们都给我追回来!就说我们齐国在围棋领域有了重大突破,其他的不用说明白么?”

    “我在哪?我在北门的神仙居门口,我告诉你,如果十分钟之内我见不到人,那你就去看图书馆吧!”

    吴校长一脸激动的关闭了文玉,虽然他不是棋宗出身,但能成为海天的校长,那也绝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草包!

    天汉棋局啊!

    这代表着什么吴长天高低也是知道的!

    这可是困扰了人族几百年的棋局啊,竟然被自己国家的人给解开了?

    这必须得装逼啊!

    下午交流会的时候被那群人给好挤兑,这时候有这么长脸的事,那必须得大肆的宣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