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异界当教授玉生琴免费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苏圣世家!
    茶楼。

    二楼,卧室。

    冯玉已经走了,卧室里只有叶夕自己。

    他把屋里收拾了一番,随后便靠在床上,研究起了那个文玉。

    叶夕把文玉拿在手里,仔细的打量着。这文玉通体黑色,呈长方形,通体扁平,四周有鎏金,而且两面都还刻有复杂的纹路。其中有一面中间写有“海天学府”四个大字,另一面中间写有“叶夕”两个大字,在这两个大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写着海天棋学院教授的字样。整体看上去,给人一种既神秘又高贵的感觉。

    文玉,这东西说珍贵也珍贵,但说不珍贵也不珍贵。因为,这基本有点小成就的修士都能弄来一块的,当然,你要是个普通人那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因为,这个东西不是你能在哪买到的,基本都是什么大组织给签发的。

    像是叶夕手里的这块文玉,就是海天学府给签发的。

    文玉是联通文界的东西,而文界虽然是个虚无缥缈的世界,但里面却是连接着整个人族,甚至异族那边也有文界。

    文界是谁创造的,距今已经不可考了,但大家都知道这是文宗某位先贤弄出来的。文界的诞生,也被誉为是对人族影响最大的几件事之一。

    文玉的使用也很简单,不需要修为,直接用意识连接就可以。

    叶夕意识微微一动,便进入了文界当中。

    这里分为两个大部分,有公共世界,也有私人世界。

    公共世界里就是大家畅所欲言的地方,而私人世界里的消息,则是外人看不见的。像是别人给自己传讯又或者是呼叫自己,都是在私人世界里进行的。

    而在公共世界里,还有许多小的分类,像是十三大宗、十国秘闻、圣人世家等等。

    反正闲着也没有事,叶夕就浏览起了公共世界里的消息。

    “昨日,北方三郡出现妖兽!造成数十人伤亡!目前朝廷已经派出人手绞杀!”

    “文宗大诗人赵书文于近日将来造访齐国!”

    “昨日海天叶教授接受采访实录!《叶夕四句》成为文坛爆款!”

    “华龙等四大学府联合声讨海天学府:无耻至极!”

    ……

    这里面的消息五花八门,而且大家的评论也是数以万计。让叶夕高兴的是,他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有许多关于自己的报道。

    像是之前的天汉棋局、海天讲棋,还有后来的《横渠四句》等等,在文界里都引起了不小的反应。

    看起来,这东西是个刷声望的好地方啊!

    紧接着,叶夕又开始漫无目的的看了起来。不过,很快有一条消息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苏圣世家的或将与赵国赵圣世家联姻!”

    叶夕眉头微皱,看了看这篇文章。

    “近日,有消息称苏圣世家准备将大小姐苏汐嫁与赵国宗亲赵圣世家的公子赵欢。据分析,苏汐的无奈远嫁,很可能是因为苏圣世家的内部权力争夺……”

    看完这篇文章,叶夕好像明白什么。

    文章中详细的分析了苏圣世家为什么会想将苏汐嫁到赵国——

    苏圣世家,可谓是齐国鼎鼎有名的大世家,先后出了一位半圣和一位亚圣。苏圣世家的建立者,乃是乐宗半圣苏弦,而后经过十几代的传承之后,苏家又出了位绝世天才,也就是后来的文宗亚圣苏士!

    在当年,苏圣世家可谓是如日中天!

    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发展后,慢慢的苏圣世家内部也就逐渐出现了两股势力!

    一股是传承自半圣苏弦的乐宗一脉,也就是当今的族长一脉;另一股是传承自亚圣苏士的文宗一脉,也是如今苏圣世家内部势力最大的一脉。

    文宗一脉势力庞大,实力雄厚,但族长却一直传承在乐宗一脉的手里,这就直接导致了两脉的矛盾。

    而苏汐就是乐宗一脉这一辈最有天赋的人,而且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任的苏家族长。所以,这一切就很好解释了。在经过文宗一脉的不断运作之后,最终迫使苏家不得不将苏汐远嫁赵国,为的就是打击乐宗一脉。

    其实说白了,苏汐的联姻,就是苏家内部权力争夺的结果。

    显然,苏汐是不想远嫁的,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苏汐才会让叶夕娶她,为的应该就是想要留在齐国。

    “妈的搞了半天原来我是个工具人啊!”

    叶夕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便不由得撇了撇嘴,开始他还以为是苏汐这大美妞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呢,搞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不过说真的,这事还真就是巧合,或者说是天意。恰好苏汐因为联姻的事心烦喝多了酒,恰好那一晚叶夕也喝多了,更巧的是同是喝多了的两人还相遇,甚至俩人还在醉酒中发生了夫妻之实。

    而苏汐之所以让叶夕娶自己,也是无奈之下的补救之举了,

    ……

    叶夕在茶楼里浏览者苏圣世家信息的时候,殊不知,苏圣世家里已经快要翻天了。

    在海天郡西部的郊区,在靠山的位置,有一片庄园,大门口上书一块鎏金的匾额,写着“苏园”。

    这里,就是苏圣世家的所在。

    此时,苏圣世家两脉的重要人物全部汇聚在大殿之中。苏家当代族长苏离高坐其上,殿中两侧分别坐着两脉的族内大能。

    气氛,相当的紧张。

    “苏汐枉顾苏家颜面,与人私通,简直是苏家之耻!”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怒气冲冲的说着。

    “对!联姻已经定下,甚至都要昭告天下了,这时候偏偏她失了守宫砂,还说什么要与他人成婚?简直是荒唐!”

    “苏家没有这样的子女!”

    “简直是愧对族长对她的一番栽培,更是对不起我苏家的列祖列宗!”

    “一定要严惩不贷!”

    “如此恬不知耻的行径,简直不配作我苏家之人!”

    “必须严惩,实行族规!”

    一众文宗的人气氛异常,咄咄逼人。但是,乐宗一脉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毫不畏惧的回击着。

    “简直是笑话!”苏汐的父亲讥笑着反驳道:“我苏家与赵家的联姻本就没有确定下来,哪来的毁约一说?”

    “就是!”苏汐的二叔也应和着说道:“汐儿触犯那条族规了?不就是嫁人么?嫁给赵家和嫁给别人有什么区别?难道我堂堂海天苏家真的需要和赵家联姻?我看你们这些鼓动联姻的人才是枉顾列祖列宗的脸面!”

    “我苏家什么时候需要去联姻了?”

    “小汐想要嫁给什么人,那是她的自由!她失了守宫砂,那是她自己的事,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当今风气开放,未婚先育都已经屡见不鲜,甚至王族中的公主都过先例了,这也算触犯了族规?还严惩不贷?简直是无稽之谈!”

    “我看小汐找的那个丈夫倒是挺不错的,比那什么赵家公子强多了。”

    一位文宗的大佬反驳道:“简直是强词夺理!不守妇道怎么到了你们嘴里倒成了吃饭喝水一样常见?”

    苏汐父亲:“妇道?小汐还是少女,哪来的妇道一说?”

    “你!”

    这把文宗众人给气的,但文宗就是文宗,人家就是玩文字的,怎么可能在扯淡中输了呢。

    文宗的一位族老淡淡说道:“如果按照你们这么说,那以后我们苏家子女都可以如此随便了?就算是与他人有了婚约也可以随便悔婚?那谁还敢与我苏家缔约?更何况,苏汐的婚约是族长点头的,他擅自毁约,是不是不把族长放在眼里呢?如果苏汐的做法没有不妥,那是不是可以认为,族长说的话对我们苏家族人没有什么作用了呢?”

    这老家伙一下子就把毛头对准了族长,这话一出,顿时让乐宗一脉的人不知道怎么反驳了。